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哈佛-第1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把信递给方晴,转身跑出房间,然后一下子站住,轻轻关上门。我心里一阵空虚,满脑子都是方晴的愁容。她有什么心事?她和国内的男朋友不是早就分手了吗?肯定是他们又有了联系……可能她刚收到男朋友的信,说他结婚了,新娘美丽、善良、温柔、体贴。当然,实际远非如此,他只是在撒谎,好让方晴伤心。可恶的男人!也可能方晴一直暗恋着一个人,那人却浑然不知,因此她黯然神伤……
如我所料,方晴收到这封信之后没什么反应。众人面前,她照旧和我说话,但不再故意取笑我了。她也不和我单独相处。
有时我无缘无故想起上学期和方晴在一起的往事。我刚忙了一整天,无奈地坐在桌前,门上突然重重地敲了两下,接着是方晴的声音:
“看不看电影?意大利片!”
打开门,方晴的大眼睛闪着光。她掩饰不住兴奋,胸口一起一伏。我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到她圆润的乳房上。我马上转过头,脸红心跳,怕她责备我。然后她一招手,我就跟在她身后,欢天喜地地去看电影。
有时我们从Lamont或Hilles图书馆借电影,到RHall地下室的大屏幕电视上看。记得有一次我陪她去Hilles图书馆。她在顶楼的电影阅览室呆了很久,挑来挑去,最后把一摞电影带子全堆在我怀里。我们忘了向图书馆要个手提袋,所以我只好抱着这些电影跟她往回走。我看起来肯定像个小跟班,一个神气十足的小跟班。她大步流星地走着,突然转头打量我,大笑:
“你怎么仰着头,像抱着个奖杯?雄赳赳,气昂昂!”
说完,她往回跑几步,伸手从我怀里分过一些。我只顾往前走,她伸手时差点抱住了我。我和她贴得那么近,我差点吻到了她的脸颊,她温软的嘴唇离我的脖子只有几厘米……回到宿舍,我失望地看着方晴兴冲冲地去敲赵荣的门,还有其他中国学生的门,包括那个形容猥琐的朱德发的门——她要和大家一起看。
还记得有一次——那是感恩节前——方晴借了意大利电影《天堂影院》。那天刚下雪,空气凄冷凝重。我们在RHall地下室坐好,我不安地等着电影开始。灯光很暗。除了我和方晴,周围再没有一个人——有的没空,有的不在家。
小男孩托托没有父亲,迷恋电影。他宁愿不喝牛奶也要攒钱买票去镇上的一家小电影院,一个叫天堂影院的地方。在那里,他什么电影都看,电影院成了他的家,放映员阿尔弗雷多成了他的好朋友。阿尔弗雷多是个开朗大方的中年人。他把托托当作自己的孩子,给他种种关于生活和感情的建议,还教他放电影。最初,每次放电影之前,镇上的教士总要仔细查看,要求阿尔弗雷多把影片中男女接吻的镜头剪下来。托托向阿尔弗雷多要这些剪掉的镜头,阿尔弗雷多不给。逼急了,他就说今后会把这些镜头给托托,只是现在不行……后来天堂影院在一场火灾中夷为平地,阿尔弗雷多受了伤,双目失明。在新建的电影院里,托托当了放映员……长大后,托托爱上了一个叫埃莱娜的女孩,但女孩不爱他。他就站在埃莱娜的窗前一直等着,直到她回心转意。遗憾的是,托托的快乐很快被痛苦淹没了,埃莱娜永远离开了他……电影院新建以后,教士不看电影,也不要求剪掉接吻镜头。再后来,阿尔弗雷多死了,托托回乡参加他的葬礼。他收到了阿尔弗雷多遗留给他的礼物——那是天堂影院历年来剪下的接吻镜头,阿尔弗雷多把它们连成了一卷。一个个热吻在眼前绽放,曾经有过的爱情和对生活的激情在托托心里翻腾,他热泪盈眶。
电影里托托流着泪看着屏幕时,方晴正看着他。我看着方晴。她的侧影那么美。随着屏幕的闪光,她的脸庞一明一暗,嘴唇微微绷紧。我放肆地看着她俊俏的脸、她温润的嘴唇、她的胸脯,心里却一直害怕她会突然转过头来。

四、什么爱不爱情
周末的时候,赵荣常去PHall找丁宜圆,我有时跟着他去——RHall没有了方晴的笑声,冷清。赵荣和丁宜圆越来越亲密了。他们一起做饭,和同一层楼的中国人坐在lounge聊天。聊天的人当中有圣诞节那次帮忙煮饺子的徐国强。他总是端个大茶杯,安静地坐着,偶尔插句话。(如果有美国人在场,他说话就更少了。)有人问起去哪里买电器最好,他就说:“BestBuy。”有人问起去哪里买鞋最好,他就说:“DSWShoeWarehouse,或者Filene'sBasement。”聊到最后,他有时会加一句:
“今天有空,可以去超市买点东西,谁愿意和我一起去?”
如果没车的话,去超市有点麻烦,要提着东西走好一段路。徐国强有车,还有三个嗜好:一是开车四处转悠;二是见到路边的DunkinDonuts就停下车,买一样甜点吃;三是去超市买东西时捎带别人一起去。上学期他带几个人去BestBuy买电器,给了我们很多关于在美国生活的建议。他还在宿舍里举行过一些小聚会,招呼大家好好玩。
徐国强脸色和蔼而平静,时而却不自觉地皱眉,目光也很忧郁。因为没得到方晴的垂青,我对这种忧郁的眼神格外敏感,总觉得他有不平常的感情经历。
一天,我和赵荣从PHall回来,下楼梯时,我问:
“赵荣,徐国强好像有心事。”
“是吗?对呀,你还不知道吧,他刚离婚。”
我叹了一声。赵荣笑了:“人家离婚,你叹什么气!”
“人家离婚,你还笑。”
赵荣脸色严肃起来,也叹了一声,跟我讲了徐国强的故事。
徐国强的前妻叫蒋洁,是他在南京大学读硕士时的同学。他们不是一个系的,认识得晚,快毕业才确定关系。毕业后的那个夏天,徐国强跟她结了婚以后来到哈佛。一年后蒋洁也来了,先陪读,后来申请在波士顿大学读硕士。
“开始挺好的,”赵荣说,“两人分担家务,一起做饭、逛商店买东西。徐国强的为人你知道,不熟的人他都乐意帮忙,不论大事小事,自己的妻子当然照顾得更好了。后来蒋洁说她英语不好,要找人辅导,还说波士顿大学有个美国人乐意帮她。她每星期花三四个小时跟那人说英语,也就是聊聊天……”
“聊着聊着她就把徐国强甩了?”
“就是!就这么简单,像电视剧。过了不到一年,她就跟徐国强坦白了,说她更喜欢那个美国人!”
“啊?徐国强那么好的人!”
“好人总是被欺负——如今大家都很随便,什么都不在乎。”
“我想不通。结了婚的人,要负责任啊。国内大家也随随便便吗?”
“国内还不是一样!谁知国内怎么回事。现在女生以嫁给外国人为荣,谁还在乎人是好是坏……你垂头丧气干什么?这种事有的是。”
“没想到在我身边发生,总接受不了。徐国强打算再结婚吗?”
“不知道——”赵荣又一笑,用手捅了捅我的腰,“我觉得他跟方晴很配,你说呢?我们可以帮忙撮合撮合。”
“不行,不行……”
“你急什么!怎么不行!只要有人撮合,肯定行!”
这计划让赵荣很激动。他一边说,一边不停地搓手。我低头想了想说:
“确实。徐国强真心对人好……方晴要是嫁给他肯定很快活……”
“所以,徐国强肯定会喜欢她——这个想法不错——而且他们年纪相仿,有共同语言。”
“是啊……我怎么从来没想过呢?”看赵荣喜上眉梢,我一颗心直往下沉。
我开始怀疑方晴喜欢徐国强,因此对我不感兴趣。的确,徐国强什么都比我强——他为人好,年纪比我大,有生活经验。他又刚离婚,懂得感情来之不易,必然更加珍惜……比起他来,我不过是个小孩。哪个成熟的人会喜欢一个小孩?跟他恋爱、结婚?生儿育女?
我回想起圣诞节包饺子的事。那时徐国强看上去挺沮丧。可能是因为他刚离婚……会不会他跟方晴闹别扭,所以不高兴?还有,新年那天,方晴没去晚会,在房里呆着,闷闷不乐——会不会和徐国强有关系?
那天大家去BestBuy买电器,方晴想买个录音机,问徐国强哪个牌子好,他就不厌其烦地解释,连店里的售货员都没那么仔细;徐国强捎带我们上超市,丁宜圆和方晴总是最后买完东西出来,徐国强从来都在车里慢慢等她们,没一句牢骚。他对方晴没好感?说不过去。再说谁会不喜欢方晴?
上学期徐国强还开车带方晴、丁宜圆、赵荣去WhiteMountains远足。他和方晴可能就在那时好上了——山顶上,四面是斑斓的红叶……还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热烈亲吻……
想到这里,我苦笑一声。在给她的第二封信里,我对方晴说:“我将在远处仰慕你、想念你,不求任何回报。”现在呢?我竟然妒火中烧……如果徐国强喜欢方晴,我应该为他们高兴,祝他们幸福,而且还要……撮合他们……对,这才是我应该做的。
如果方晴对徐国强没什么意思呢?如果没有的话(我心里微笑着),我就不必撮合他们了。我可以继续在远处仰慕她、想念她……
我找机会观察徐国强和方晴。其实他们极少在一起,说话也不多。
一天,我和赵荣去PHall找徐国强。他正在厨房做饭,排风扇轰隆隆响。片刻,一盘子青椒炒肉丝做好了,色香味俱全,我和赵荣一人尝了一口。男人做饭能赶得上徐国强的,我还从没见过。
徐国强本科学计算机,赵荣问了他一些专业问题,又问选什么样的导师好。
“选那个年轻的,”徐国强说,“有的人已经七八十岁了,没多大影响力,往后你毕业,他写的推荐信也没多大分量。”
“年轻的导师好像很严。他几年前刚升正教授,对研究看得极重,学生都抱怨,说他不给人喘气的功夫。”
“那你要好好想想。在研究生院,导师对你的影响最大。”
“徐国强,”我突然问,“你近来经常碰到方晴吗?”
赵荣迷惑地看着我。他大概把“撮合徐国强和方晴”的想法忘了。
“方晴?”徐国强皱了皱眉,“好几天没见她了。你们不是住同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