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哈佛-第2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恰好方晴牵着丁宜圆的手进来。方晴问:“人呢,都散了?”
没人回答。赵荣担心地抬头看了看丁宜圆。
“不管他,”方晴把丁宜圆推到赵荣身边,“散了更好,咱们几个人吃蛋糕。瞧这蛋糕!真材实料,又好看又好吃,赵荣买的!”
“我才不吃他的蛋糕呢,”丁宜圆嘀咕着。
“小圆,我听你的,再也不抽了!”赵荣突然站起身,一把抓住了丁宜圆的手。丁宜圆低下头,把手埋进了赵荣的大手里。

十二、教授的头发和吃土的作家
回到宿舍,仿佛酒醒了,我后悔不迭:天哪!我真的对方晴说了那些尖酸刻薄的话吗?我真的像个小市民一样,斤斤计较,对她无理取闹吗?
我赶紧写了张字条。
方晴:
请原谅我今晚的无礼。也许我还是小孩子吧。你那么快乐,我应该为你高兴。祝你幸福。
毕小明
把字条从方晴房门下塞进去之后,我一个人出门散心。夜空静谧深沉。没有风,树影纹丝不动。草坪间的虫鸣时有时无。丁宜圆的生日晚会让人沮丧,但这都过去了。方晴的生活翻开了新的一页。我想起上学期我对她的痴迷。我想起爱丽丝,想起我们第一次亲吻的情景,我心里甜丝丝的……
回屋后,我给家里打了电话。约好在半夜十二点,我有时忙学习,有时心情不好懒得跟他们说话,往往错过了,所以已经一个多月没和他们通话了。电话的那一头,妈妈照旧嘱咐我吃好睡好,别为难自己,多跟家里联系。爸爸接过电话,告诫我要努力学习。我说赵荣和丁宜圆恋爱了,他沉默了片刻,说学习要紧,恋爱是成年人的事。
学期将尽,功课一阵紧似一阵。办公室不是准备考试的最佳场所,还是图书馆好。哈佛校园里大大小小的图书馆星罗棋布。其中Widener最大,正厅的天花板很高,人走进去觉得空旷,阅览室和藏书室一个接一个,整个建筑纷乱复杂,像个迷宫。但Widener并不收藏数学和自然科学的书,我闲暇时去那里涉猎社会学和历史等方面的知识,准备专业课则呆在CabotScience图书馆,或者A系的图书馆。A系的图书馆不大,里面的气氛尤其宁静悠远、远离尘嚣。一排排书架之间散布着几张古老而依旧结实的大写字台。墙上挂着获得过W奖或F奖的教授的照片,不少人白发苍苍。
记得我第一天来系里,就站在那里看照片,系里的一位秘书向我介绍教授和学生的情况。一位教授恰好进来,匆匆和我们打了个招呼,借出一本书,又匆匆走了。
“这是Q教授,他的照片在这里,”秘书指着一张照片说。照片上,Q教授和另外几位老教授在聊天。人们举着酒杯,笑容满面。
“当然,这是十多年前的照片了,”秘书说,“所以不像Q教授——现在Q教授头发少了。”
“少多了,”我说。
“对,一般来说,大家头发都少了。”
“看来要掉不少头发才能当上教授呢。”我盯着照片上头发稀疏的Q教授,若有所思。秘书一笑。
有时我还去燕京图书馆看书。那里收藏了大量中文、日文的书籍。图书馆建筑面积不大,门口立着两个石狮子。进了门,前台常站着一个和蔼的老头,五十多岁,戴黑框眼镜,风度翩翩。他是日本人,拿过三个博士学位,见人就礼貌地点头,日本式的口音磕磕绊绊。据方晴说,老头虽然乐于助人,总跑来跑去,实际上都是白忙——他忙了半天,你要借的书还是没找到。阅览室陈列着各类中文期刊,墙上有些中文字画,坦白地说,不算精品。
这天我在阅览室看书,身边恰好坐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此人已经谢顶,身子圆鼓鼓的,右手戴着一个金戒指,上面嵌着一颗钻石。他在一个笔记本上写字,龙飞凤舞,不时停下来翻翻杂志。我好奇地问他在干什么,他说他是作家,在写小说。他一直写到阅览室关门。一起出门的时候,我问:“您在写什么题材的小说?”
“噢,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原来是这样,”我笑道,“我以为作家都写大事。”
“其实写作的目的就是把无聊小事写得有意思,让人乐意读。”
“原来如此……”
作家见我在听着,兴奋起来:“我是农村出来的。农民的苦太深太重了!所以我要写小说——我要歌颂农民。我也是农民!”
“您看来挺关心他们的疾苦。”
“谁不关心自己的父老乡亲!我来哈佛进修一年,时刻都不敢忘记自己是农民。一想到这个,我就有了动力,小说就写得有意思。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展示农民的劣根性的。”
“不过,”我皱了皱眉,“您不是要歌颂农民吗?”
“当然,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作家说,脸上的表情很沉重,“但我的确深爱着农民。来哈佛之前,我回了一次乡下老家——那是一个贫瘠的小山村。可我的父母和兄弟都对我那么好。真的非常感动!一进村口,我看见母亲在老屋门口候着我,就连忙吃了一口土!”
“吃了一口土?”我糊涂了,“您摔了一跤?”
“不,我从地上抓起一块土,就塞进了嘴里!”
“您为什么要这样?”我更糊涂了。
“不知道!我把土塞进嘴里就嚼了起来。村里谁都猜不透我为什么要这样,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接着作家递过一张名片,嘱咐我有空买一本他的小说读读,就走了。回到宿舍,吃过晚饭,我又琢磨了一阵作家为什么要吃土这个问题,没想出所以然,就把这段奇遇添油加醋讲给爱丽丝听。近来我和爱丽丝有时闹些小别扭。她生气时从不大吵大闹,只对我冷嘲热讽,道歉讨好都不管用,她根本不理。我只好找机会哄她发笑。这次我成功了。
从爱丽丝屋里出来,我一眼看见方晴的男朋友站在她门口。他一边重重地敲门一边说:“方晴,你开开门!有话好好说。”
门内没有声音。他立刻又敲了几下。
“方晴,求你了!”
门内还是没有声音。他抬手整了整头发,转身挺胸而去。
我呆站在门口。方晴的男朋友欺负她了!为什么?他们不是好好的吗?
我顾不上什么了,急匆匆走到她门口,一言不发,也重重敲了两下。
“你走吧,既然没空!我一个人呆着挺好!”
方晴的声音里带着埋怨。我停了停,又轻轻敲了几下门,鼓起勇气说:“方晴,是我,毕小明。”
门开了。方晴红着两眼,脸色憔悴。
“方晴,你怎么了?”我冲动地说,“什么事这么伤心?有人欺负你吗?”
“没什么。小明,爱丽丝还好吧?”
“别提爱丽丝——她好好的。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吗?”
“我很好,”方晴把目光投向窗外。
“方晴,”我朝她走了两步,“我知道你有烦心的事。你什么都不用告诉我——只要你能高兴,我什么都愿意做!你要我做什么?”
“没什么。我现在高兴多了。”
“不!为什么你从不相信我!”我越说越冲动。方晴转头看着我。她的眼里含着泪。
方晴喜欢我!我脑子里一闪。错不了。那热烈的目光,居高临下却依然热烈的目光!
“好吧,”方晴说,“你把桌上那篇论文拿来——那篇中文的——帮我翻成英语,我们一起翻。”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烦躁地说,“这不是你最需要的!”
“拿你没办法!”方晴恢复了平常的语气,“你怎么知道我要什么?少废话,快翻译。”
我们翻译了几个小时。方晴始终没提她和男朋友吵架的事,我也没问。我很激动,每翻译一句都由此生发出各种联想……我毕竟是在为方晴效劳!虽然我没能劝解她,给她感情上的安慰,陪她喝杯咖啡等等——虽然不过是帮她翻译论文,可我还是在为她做事!她还那样认真地征求我的意见,一点嘲弄的语气也没有!

十三、爱丽丝不要我了
过了一天。我在爱丽丝屋里帮忙收拾东西,忍不住问她:“爱丽丝,我不明白——我有什么好,你这么喜欢我。你说说,为什么喜欢我?”
“看你得意的!谁喜欢你了?”爱丽丝递过来一个圆胖胖的水瓶,叫我把它放进盒子里。
“哪个盒子?”
“就是那个正面画着个圆胖胖的水瓶的盒子——瞧你,真傻。不过我就喜欢你这傻样。”
“天下傻瓜太多了,还有不少白痴,你却偏偏喜欢我。”
“不过你的头毛茸茸的,摸起来特别好玩——事实上我最喜欢你这一点。”爱丽丝使劲摸了摸我的头。
“那你买几个布娃娃就是了,何必找我?”我有点不快。
“嗯……你学习刻苦,碰到一个课题就钻研到底。还有,你长得也不坏。还有,你心地诚实,从不隐瞒什么。还有,你不像一般男人,只想和女人上床……”
这几句话让我飘飘然。
“坦白地说,”爱丽丝突然问,“小明,你对我有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没有!”我想也不想就说,脸上还带着笑。
“你别哄我。到底有没有?”
“真的没有!”
看着爱丽丝的脸,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这样一个至纯至美的女朋友。从此我什么都不能瞒着她了。
“真的?”爱丽丝还在问我,“你对伊丽莎白是不是有那种想法?”
“没有。”
“那方晴呢?”
“坦白地说,我的确有过——她比我大多了,肯定很有经验……”
爱丽丝勃然变色:“我就知道。你三心二意!你干吗不跟着她去?你被她迷住了……”
“可我只是在性的方面……”
“被她彻底迷住了!看看,你自己都承认了!你忘不了方晴。方晴在哪里,你的脚尖就指向哪里。见到她你很不自然,有时还特别激动……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好。”
她语气郑重,表情坚决。我慌了,凑过去吻她的脸,想讨好她。爱丽丝把头一扭,躲开了。糟糕——这个吻过分急切了。
前天的事在我脑海里一闪。爱丽丝一定是发现我匆匆跑进方晴屋里,所以生气了。我的脸一红,赶紧解释说:“爱丽丝你别误会,前天没发生什么。我帮方晴翻译一篇论文。她好像很忙……”
“我不是在说前天的事!什么?前天有什么事?你干吗不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