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调侃撒旦的契约恶妻-第5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她不会告诉他是她主动要求把他留下来过夜。然而事实是她被孩子坑了,章项允没有不洗澡就睡觉的习惯,否则他浑身不舒服。
“嗯……那个……”章项允吱吱唔唔了半天引起安瑞茜抬头看着他,手不停地在往背部绕痒。
“你要洗澡吗?”安瑞茜先问。
“嗯!”章项允点了点头,害羞地小脸通红,低下头又说,“可是……我没有衣服换。”
安瑞茜静静地望着他,然后站起来走进了房间配套的浴室,一阵阵流水声从里面传出来。她又走到衣柜前蹲下拉开了抽屉,好像在翻找什么似的,边说:“你到浴室里等着我。”
章项允跳下床,乖乖地走进了浴室,坐在浴缸边上等待安瑞茜。
不一会儿,安瑞茜拿着一套睡衣和小内裤走浴室,章项允立即站起来,她拿着睡衣蹲在他面前量度着他的身材,眼角冒有泪光,神情激动,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天啊,果然跟想象中的一样。”
章项允疑惑地看着她,任由她量度。
“你洗完澡之后暂时穿上这套衣服吧。”安瑞茜情不自禁地欣喜微笑,“放心,衣服和毛巾都是全新的,已经清洗消毒。”
“谢谢!”章项允接过衣服却不为所动。
“怎么不换衣服呢?我要帮拿你的校服去清洗。”安瑞茜没有离开意思,等着他换校服。只
“我……”章项允尴尬得别扭,他也是等她离开才脱衣服。
“你在害羞?好吧,我到外面等你,你得先把校服脱下来交给我。”安瑞茜翻了翻白眼,然后走出浴室,站在门口等他,这孩子从小受了什么教育?如此注重个人隐私。
“那个……”章项允从门后冒出来头颅,然后换下的衣服递给安瑞茜。
安瑞茜没好气地接过衣服,走出了房间前不忘记叮嘱:“不要洗太久喔,万一着凉就麻烦。”
她洗完衣服回到房间里的时候,看见章项允刚从浴室里走出来,衣服穿在他身上的尺码刚刚好,她满意地笑了,也恋可爱的。
“赶紧回床上盖好被子。”安瑞茜命令完毕后准备回浴室里收拾残局。站在浴室门口,她惊讶得目瞪口呆,浴室已经被整理得井井有条。
他在家里也会这么做的吗?章家不是没有佣人吧?应该没必要他自己动手,就算是普通家庭的孩子也不必为自己善后,何况是富家孩子。
好吧!别说小孩子难做到,连大人也不见得能这么做。例如他父亲,她记得以前章毅朗洗完澡后的浴室都是乱糟糟一场,把凌乱的浴室在次日落给佣人收拾,若不是她晚上还得用洗手间而自己稍为跟进一下清理后续的话,那个场面简直不堪入目。
这应该不是家教里的问题吧?但是仅说说她家的林允诺,丢三落四的习惯也够让她头痛,简直不是一个女孩子所为。唉,这绝对是家庭问题,要是有这么一个孩子的话多让人省心啊?
“请问有吹风筒吗?”章项允坐回床上,用被子盖住脚和身子。
安瑞茜从梳妆台的抽屉里取出吹风筒来插好电源,章项允伸手欲要接过吹风筒,她阻止:“风筒口很烫,让我帮你吹吧。”
“谢谢!”章项允收回伸出的手。
房内传出阵阵“轰嗡嗡”的响声,小孩子的头发又薄又细又短,两三分钟就被吹干了。
“早点睡觉吧,明天要还要上学。”安瑞茜整理好床铺,为章项允盖好被子后继续工作。
章项允在床上翻了几翻身,静静地躺着看着安瑞茜忙碌的样子,几分钟后又坐了起来。
安瑞茜不经意地看见他还未睡觉,问:“怎么了?灯太亮了吗?”
章项允摇了摇头,反问:“你常常都会工作到很晚?”
安瑞茜耸了耸肩膀,不以为然地回答说:“嗯……偶尔吧,做室内设计要想方案、画图,是很花时间的,有时候遇到比较挑剔的客人,修改图样也得忙到通宵,可我喜欢这份工作。”
她把房间明亮的灯关了,仅打开书桌上的台灯,继续未完成的工作。
章项允露出心痛的眼神,一语不发地躺被窝中,闭目送神,直到安瑞茜完成工作,洗完澡确定她躺在自己身边,嗅着彼此共同的沐浴露香气,安心地睡着去。



103。相处(二)
清晨六点,安瑞茜的手机发出阵阵铃声,不是闹钟面是电话铃声,她张开惺松的眼眸,来电显示是章毅朗的电话,她轻咳一声,清清嗓子再接电话:“喂?”
[对不起,瑞茜,这么早把你嘈醒了。]电话另一端的男人站在偌大的玻璃窗前,面对窗外无限的日出风景。
知道就好,最好真的有急事,安瑞茜心里不悦地低骂:“没关系,有事吗?”
[是这样的,因为昨天的那件麻烦事的关系,我要必须要到东南亚分公司一躺,不知道你能不能帮忙照项允一个星期呢?]章毅朗悠悠地点起一根香,嘴里囫囵吐雾。
安瑞茜随即醒了大半,眉头深锁反问:“阿博搞不定吗?”
[他分身不了啊,我妈昨天刚出国旅游了。]章毅朗扯开魅惑的嘴角。
“这样啊?”安瑞茜心不情愿地考虑着,然后回答,“那么我只好把他托给姐姐了,毕竟我这儿地方小,怕有照顾不周。”
[呃……其实,这件事跟我们两家集团的合作案有关,估计晚一点他们也会打电话给你了。]章毅朗语气中显得有所担忧。
“这么说斯韵和司臣都得留在我这儿了?情况很严重吗?”安瑞茜开始担心。
[是有一点严重,不过,我相信我们能够解决得了,不用担心。还有,福嫂昨天扭伤脚了,不能去你那边帮忙,要不你考虑一下把孩子带到章宅里照顾吧。那边地方够大,而且有佣人在家,你也不必那么辛苦。那么,姐姐和姐夫会比较放心,我们可以尽快把问题处理好。]章毅朗诚恳的口吻征求安瑞茜同意,他知道他的小女人吃软不受硬。
“唉!好吧,只能是这样了,等一下我送孩子上学后,再回来收拾几件衣服过去吧。”果然,安瑞茜同意了,看在姐姐和孩子们的份上。
[那就拜托你了。]奸计得逞的笑容早在电话的另一端表露无遗,章毅朗不忘虚伪地道谢后才挂上电话。
离真正闹钟响起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然而今天她要整理四个小孩子,再睡回笼觉是不可能的了,根本不够时间做早餐。
安瑞茜看着睡在身旁的章项允,他没有被来电嘈醒,仍然睡得正香,她放轻了动作下了床,走出了房间,还是先整理好隔壁房间那三个捣蛋孩吧。
**
偌大的办公室内响起另一个男声,章博好笑地摇了摇头,睇着大哥说:“我说大哥,你这么做要是让大嫂知道,她肯定不会原谅你。”
“只要能够让她再踏进章家一步,哪怕是小人所为我也愿意赌,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她和项允之间的问题。她是一个心软的人,看在孩子的份上总会选择原谅的。”章毅朗认真地看着弟弟。
“好吧,但愿如此,可是你别小看在六年前她那离开你的那么决心。”章博提醒着说。
“我知道,所以我必须要制造更多跟她相处的时间,只要能唤回她的心,无论要我付出任何代价我都愿意!是任何!”章毅朗的心里不是不害怕,过去她为他付出得够多了,最后她却被他伤心得连最爱的姐姐和金钱都抛弃不要就离开。这一次,该由他为她付出,好好把她捧在掌心里细心呵护。
**
安瑞茜轻轻拧开林允诺的房门,看见孩子们仍在酣梦中,虽然在这个时候把他们喊醒确实有点不忍心,但是今天不是假日,上学还是要去的,只能先从林允诺着手。
“Una,起床了。”安瑞茜孩子的耳边轻轻呼喊。
几声之后,林允诺有了反应,带着重重的起床气撒娇:“嗯~妈咪,再给我多睡十分钟好吗?”
“快七点了,再睡的话上学要迟到啦。”安瑞茜耐心地哄说。
林允诺坐起来,头发蓬松得像鸟窝,眼睛依然没睁开。
“来,赶紧换衣服,去梳洗一下。”安瑞茜把林允诺的衣服放在她面前,转到斯韵和司臣身边。
安瑞茜刚刚把两个孩子唤醒,也忙着帮他们换衣服,整理仪容打扮,而林允诺敌不过睡意自觉地又倒回床窝里呼呼大睡。
袁斯韵和袁司臣已经清醒了,自觉地走进浴室开始刷牙洗脸。
“林、允、诺!”安瑞茜恼火地咆哮,几乎整栋大楼都被她的咆哮声震动了。
林允诺立刻弹坐起来,勉强睁开眼睛,看着母亲。
安瑞茜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唠叨:“你每天都要我大呼小叫才肯起床?就不给我歇一歇喉咙啊?能不能有一天的早上是让我不费神啊?”
“你在星期六、日不就有得歇了吗?”林允诺没精神地反驳。
“你以为我是把这种呼喊当作闹钟来上班啊?我现在正式通知你,在我做好早餐之前整理好自己,否则连续七天,青椒就是你的晚餐。”安瑞茜翻了翻白眼,瞪着林允诺怒骂,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女儿的房间。
女儿除了相貌长得跟她像似以外,性格和饮食都遗传自章毅朗,这也不吃那也不吃,瘦得像一个营养不良的孩子,不知道的人还以她虐女了。
当她回到房间打开房间时,看见章项允已经坐在床沿,弯下身子自己在系鞋带,她本来准备回房打理章项允的,谁知道又是一幕让她惊讶的场面。
章项允听见开门便抬头看着房门方向,微愣了一下,然后主动问好:“早上好。”
“呃!早、早安!”安瑞茜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问好。虽然章毅朗的性格那么不讨喜,但是不得不承认,章家教出一个独立、懂事、知礼貌的孩子,“你不多睡一会儿吗?”
章项允摇了摇头,回答说:“我的生理时钟习惯在这个时候自然醒,再睡也睡不着。”
“哦,是这样啊,我以为是我喊得太大声把你给嘈醒了。”安瑞茜尴尬地自己认为。
章项允报给她一个礼貌似的微笑,安慰着说:“没有,刚才你在喊的时候我已经在刷牙了。”
安瑞茜看着他的笑容心头一热,虽然只是安慰的话,却是那么让人窝心和温暖,却又那么的让她心疼,她难以相信自己可以如此狠心丢下他不管,有点后悔当年的自己选择了不告而别。如果她能够多忍几天,也许一切都改变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