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末班车上的小女王-第1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你确定是困曼……飞着,抱着我?”
泪子简直不敢相信了,但是从在荆棘丛昏倒到无缘无故出现在魔女城堡附近,这也无法解释了。蚂蚱人一副“那是肯定的”表情,四只手都叉腰地说教式了。
“必须的,我对自己的眼神非常有信心!!比如说!你看你衣服上,虽然非常不起眼,但是我能看出上面有一些蓝紫色的液体,我保证之前没人看出来过对不对?”
泪子低下头看,确实超级不起眼,甚至要仔细看才能看出来,上面印在衣服上的蓝紫色液体,是在一玻璃管捅在圣兽眼睛上,拔出的时候,溅到身上的血迹。之前还真没人注意到呢,甚至是自己。
“不论速度,清晰度,记忆力,甚至未来的东西我都几乎能看得到,何况是飞着的困曼带着你了,当时我看见你被困曼带走的时候我真是吓到差点咬舌头,但看你一副无力地被他抱着坐在针筒上,我就担心你是不是被困曼施了魔法或者昏倒了。那,你那时候没事吧?”
泪子摇摇头。
“没事,只是晕过去了……”
蚂蚱人插在腰上的四只手安心地放了下了。
“那就好,不过,你是从楼梯爬上来的吗?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啊!这才想起来,还没跟他解释呢。
“那里……那是个洞穴,我从那儿爬出来的,至于从哪里来的,那就是个很长的故事了……那个,蚂蚱先生,你说这棵树是垂帘树对吗?”
蚂蚱人点点头。
“那么,这棵垂帘树,是不是没有心脏?”
“啊?”
蚂蚱人一副从来没听说过的样子看着泪子。
“垂帘树是有心脏的吗??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啊?”
诶……这个怎么解释啊,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垂帘树是有心脏的吗?
“是不是……因为我从打几乎一出生就呆在这里,所以不知道吗?对不起,我吊在这里几乎一辈子了,看见的就只有这一小块地方,偶尔困曼那人妖或者别的生物会过来,给我说点什么,我才知道点东西。那个,你是叫泪子对不对?”
泪子点点头,亏得他能记住自己的名字。
“是的蚂蚱先生,我也是想到你把这棵树的叶子几乎吃得差不多都比较稀疏了我才想到这棵垂帘树没心脏。谢谢你,要不是你告诉我这棵树是垂帘树也许我一直都不知道呢!”
蚂蚱人突然脸红了,然后一副想扭头,但是被垂帘树的葡萄藤似的小枝固定着也没办法扭头的样子。
“没……没什么,不过,你找没心脏的垂帘树做什么呢?”
“这也说来话长了,解释起来就太往前了,反正是和遗迹有关系的。我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这棵没有心脏的垂帘树。”
不过确实奇怪,因为在垂帘树林醒来的时候,泪子看见的树都是包着人皮的,可是这棵树,看上去和普通树没什么太大两样,仔细看看树皮,好像也是缝的,但是颜色很深,就像是老年人的皮肤,所以才分不出是树皮还是皮么?
泪子走到大树的树干旁边,学着壁画上显示的,取出那血玻璃管,两手握住“指针”的两头。不知为什么,那血玻璃管就像是一个有着六只眼睛,无数条触手的
婴儿,拿着刀叉朝自己大叫“我饿!”似的。所以泪子很紧张,也很谨慎……
玻璃管掰断的一瞬间,泪子手都在颤抖,当血流出来洒在地上时,她急忙按照图画上显示的,绕着这棵垂帘树的树根走一圈。在走完一圈的血渍后,泪子发现手里拿着的玻璃管,里面还有一定量的血,看样子是自己太过紧张了。
!!
玻璃管瞬间在手里化成粉末,最后刮来一阵海风,粉末消失在空气中了。泪子站在大树的左边,看着眼前的歪脖树,没什么变化……

呼呼呼呼……呼呼……
突然起风了!
泪子急忙捂住头,风打在身体上有一点疼。
真是好大的风……之前都没有起过如此之大的风!蚂蚱人的身体都随着大风飘起来了,他好像还嚷了什么话,但是完全被风声淹没了,只能看见他四只手抓住树枝的样子。
轰隆隆……隆隆……
打雷了?
泪子睁开一只眼往天上看,天上没有金色的雷光,但是有金色的鱼尾巴,在乌云里穿梭……这是个什么天空啊?仔细一看,穿梭的不是菱角分明的雷,而是鱼,鱼以很快的速度,像在海里游泳似的在云里跳跃。突然有只鱼伸出头盯着这边看,泪子吓了一跳,然后那鱼立马“飞”走了。
喀喀喀……咔咔……
眼前的垂帘树,从中间的半树干部位分开了,因为是歪脖树,所以前面歪脖的那个部位就像是很重一般地往背对大海的方向倒下,而剩余部分还是立在那里,像个斜着砍断的竹子一般。风变小了,然后逐渐地消失了……
啊……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喂!!!!”
泪子晃过神来,也是受到蚂蚱人先生的大叫才惊醒过来,再一看,蚂蚱人已经被倒下的歪脖那一侧的垂帘树压在下面,因为树顶还有一定角度可以支撑地面,所以蚂蚱人变成了脸部几乎贴在地上但腿部还可以曲起的奇怪姿势。
“泪子,你杀了这棵树吗?不是吧不是吧?!我可不要失去我的食物啊!”
……那个……发生什么了,我也不知道啊……
泪子走近劈开的垂帘树干之间,在立着的犹如竹子似的树干上,写着什么字。泪子走过去,看看那字:

你无情
你不哭不笑,不喜不悲,不远不近,不卑不亢,不因他人哭泣而伤心,不因别人生气而愤怒,不因他人高兴而兴奋,不因别人恐怖而害怕

你无形
你刀砍不断,雷劈不开,火烧不燃,水淹不死,却能刮起燎原之火,令大海兴风作浪,吹起一切尘埃,甚至拔起大树之根

你不傲
无人可以拥有你,使用你,支配你,叛逆你,你可以为人带来凉爽,也可把人撕裂成碎片,可以飞到世界各地,也可改变世界版图
——致我亲爱的王/女王
这是什么?诗歌吗?致我亲爱的王,女王,是写给王的信吗?谁写的?也是童谣吗?这么短……
童谣里就有风儿呦的句子,这里面也有风,不过也是三段,完全不一样呢……
不过壁画上所示的,还有遗迹里童谣所写的,这些都是最后一步了,那么,这个就是最后的诗歌,最后的谜题了吧?这个诗歌里写的,确实都是事实呢——风是气压不一样产生的,确实不是生物,没有感情。而且化为无形也没有人能够切断它,十二级台风什么的,确实很可怕呢……飓风烈风的,被人类成为天灾之类的,但是这不是自然选择会出现的么。
泪子看着那诗歌,不知不觉,坐在树干劈开的位置上,直直地看着那诗歌最后一句里的“王/女王”。
作者有话要说:蚂蚱人【分明是个小受……】




、第十三章 让身心化为无形

小时候,课桌椅都是下面空的,有时候,自己就会把脚伸到外面,有男生走过来,会恶意地在白球鞋上踩一脚,然后瞪自己一眼,嘴里说什么然后走掉……
啪——
不好的记忆突然被拍掉了。

父母突然吵起来了,因为在被窝里,所以也不知道他们在吵什么,为什么吵架。哗啦一声,什么玻璃制品突然碎了,母亲的额头上出现了好多血……
啪——
记忆被强行制止了。

本来是排队签名的,自己随便拿了一根签字笔,前面的男生突然开口骂她——那笔是那男生的,他不喜欢把笔借给他不喜欢的人,所以脏话都出来了……
啪——

本来是排队打饭的,后面一个不怎么熟悉的女生说“我能排在你前面吗?”当然,人家也许有急事呢,当让她排在前面之后,后面的同学突然说“我是拍在侯迪后面的!你插队!”然后被扽到后面,后面的也说“我拍在她后面的!”最后从排队的最前面扔到了最后面,那时候好想哭……
啪——

铅笔盒总是放在最前面的,前面那个叫杨肖的胖男生总是把书包的挡布拿起来,放在自己铅笔盒上面,因为那样他可以打开书包方便些……
啪——

问前面的女生今天留了什么作业,她说不知道。问后面的男生,他说就是不告诉我。问左边的,不搭理我,问右边的,他骂我……最后跑去告诉老师了,他才把四周所有同学说了一遍……
啪——

父亲病重时候住院,自己跑去端茶倒水,最后累得中暑,被护士带到急诊,输了几袋液。最后病重的父亲说:“我还病着呢!你又生什么病!”旁边的病床的家属都来劝:“那是你闺女哎!”
啪——

每天上小学都是奶奶给灌水,上学之后总是不喝水,父亲打开水壶盖一闻,水都是臭的。之后变成不喜欢喝水了结果很容易发炎的身体……
啪——

全部坏的记忆,当想起来的时候,它们都像是吸大麻之后,一旦想起就毫不留情地打下去,就像大脑里面有个隔膜一样。好的事情……也想不起来,什么都不愿意去想,就希望大脑里面空空如也的。不过这样子很舒服,生活中不高兴的事情远远多余高兴的事情,那么,就让自己心智放空,像是……像是风一样,只是运动,不去思考……那是多么自然,多么平凡的事情啊!

“泪子!!泪子!!!”
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泪子猛然间睁开眼睛,然后身体垂直下落,重重地摔倒地上。
“泪子!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睁开眼睛,看见的是满是乌云的灰色天空。向声源转过头颅,看见的就是那用奇怪的姿势趴在地上,头几乎扭不动三十度角的蚂蚱人,正努力地扭过头看着自己,一脸的焦急……随后传来的,就是后椎骨的疼痛。
“天啊!太可怕了,刚才还说为什么你那边没有声音。我使劲扭过头,还用力扒开点树干。就看见泪子你飘浮在低空中,身体就像水似的好恐怖,你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告诉我……”
“发生了什么……事情?”
要说起来刚才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自己都不清楚。好像就是……被洗脑一样地,记忆全都被删除了,空空大脑地,就……怎么了?飘浮在空中了?真的好像风一样。
“对不起蚂蚱先生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