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末班车上的小女王-第2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乐夼朔⑸哪谝桓鲎呦蛑┲肴诵值堋4耸保蝗灰桓霾淮蟮纳碛俺逑蚰歉瞿幌伦颖ё∷耐罚纫膊∷母共俊;姑挥腥朔从矗悄蝗徊弊优缪詈蟛弊佣铣梢话氲粼诘厣希赖氖焙蚴且涣尘帧
“唔……哎……真抱歉我太擅长攻击的……这把刀我借一下……”
那个穿着一身蓝色的古代唐服,袖子上面溅着血的女孩子转过身,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上面还刻着巴可耶娃酒馆。
“独……独它……那是切水果的那个……”
魔女们看见拿着刀的独它,都露出十分复杂的表情。跟在独它后面的蚂蚱少年,只是躲在树后面,连站都不敢站起来地,看着四周的情况。他们在龙撞上城堡之前,就跳进垂帘树林里——其实是独它拽着蚂蚱下去的,蚂蚱因为抓着没有四肢的鱼人,所以鱼人也下去了,五足猫看见鱼下去了所以也就跟着跳下去,反正猫是不怕摔的。
“那个巫女……没想到还能有脸过来……”
“索性让她和她的亲朋好友相聚好了……一个人,孤独吧?”
一个用魔法捆绑住龙的魔女,嘴上十分毒舌地说道,眉毛也较有兴趣地抬起。手上的魔法同时用力起来,几乎要压断龙的肋骨。斯派帝夫也稍微坐起一点儿,看着被龙的袭击时候撞翻的音乐台子,和正在把脸捂住蜷缩成一个球的巴比。

“要不要靠过去……啊还是不要的好,作为朋友需要帮忙,独它都过去了。可是我这么弱会给他们添麻烦的……啊,但是他们都过去了我们怎么可以躲在树林里……可是过去是失败了被当成是魔女的‘艺术品’怎么办……要是泪子他们知道我们临时退缩……”
“你真的很烦啊……”
五足猫戳戳躲在树后唠唠叨叨的蚂蚱人,并指指东北方向的天空:
“你不是眼神挺好的么?看看困曼他们到没到啊?”
蚂蚱少年刚一回头,一股风突然袭来,骑着针筒的身影迅速地从垂帘树林上方飞过,急刹车一般地停在城堡前面,整个身影都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在地上掀起一股沙尘。
“……啊,到了……”
“用你废话?”
五足猫用爪子在蚂蚱人的腿上狠狠抓了一把。旁边的树林子里,传出长长的一声“吱——”的惨叫。困曼放下抱着他脖子的泪子,脸上挂着一副严肃的表情。
“我们到了……”
众多魔女面面相觑,实在搞不懂这是怎么一回事。

“喂喂!惊喜是不是太多了点儿?一个接着一个的,连那个□生的人妖杂种怎么都来了?过来给我们开PARTY吗?”
那个毒舌的,捆缚住龙的魔女,嘴上依然不饶人地说。困曼斜眼看了一下被困得肋骨要断掉的龙,嘴上“切”地一声就朝着他走去。
“啊?过来打算给姐姐我下跪吗?你X的快点儿把裙子掀起来让我看看你个人妖下面是什么结构的,说不定做我们的玩具还有新的玩法呢啊哈哈哈……咕……”
在大家还没看清楚什么的时候,那个魔女突然从嘴的地方被切分了,倒下的身体上,可以看见她下牙齿和舌头,被切掉的上半个头部,跌落在困曼脚下。穿着白色魔女服的困曼不屑地踩在那上半个头上,脚上一用力,头部被踩得稀烂,一个完整的眼珠子也随着头部的碎裂迸溅出来。
“嘴张得太大了……”
整个魔女群突然吵闹起来,全部都是对困曼的咒骂。泪子看着那些群骂的女人们,头疼地捂住耳朵,如果有哪个地方可以坐下,她绝对会使劲地前后摆腿。没一会儿,树林外面突然传出一些动物的叫声,魔女们的咒骂声音也小了。
“擒贼先擒王。一会儿再陪你们……所有人,一块走吧!”
泪子突然被困曼抱起来,他骑上针筒就飞了起来,泪子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抱着她的困曼突然手持魔法的东西,直接朝着城堡的墙上打,随即墙上出来一个大洞,跟着两个人就进入城堡,伴随着打击石灰墙的烟雾。
泪子捂住头部,在进去之后才敢睁开眼睛,眼前是那个教堂一样的地方,墙上有着各种动物结合体的雕塑,教堂忏悔的椅子,最前面是那个台子,台子上面的花纹,是一个老人的脸。之前被带到过这里面,这里是他们审判自己的地方,也是第一次看见圣兽的地方。
忏悔的长椅上,坐着不少魔女,听到墙壁被破坏的声音,都站起来回头看。泪子看见,最前面的那个是叫做丽莎的黑肌魔女,当她看见自己的时候,那表情有点觉得不可思议。
“我亲爱的女王啊,那个木材桌子就是他们的‘神父’,我最想灭了的,就是它。因为这里是魔女审判和祷告的地方,不允许打架,所以周围有魔法的一种网,可以降低魔女的魔法,所以我可能无法充分保护你,你用你那个不知哪里学来的风的能力保护你自己吧,如果那些人能来帮我更好。”
看见困曼的一瞬间,所有魔女都摆出一种准备攻击的架势,这里的魔女也有男性,穿着那次看见的西服不西服,魔法服不魔法服的衣服。不过这里的女性魔女,穿的衣服和外面那些魔女不太一样,下摆好像更长,但是开叉却比较高,衣服也不是纯黑而是透出一点紫色。
“啊!是那个女孩!杀了圣兽的那个!”
一个离得近的魔女突然指着泪子说道,她有着很高的个子,但是脖子上有明显的一块疤痕,好像是战斗中留下的。远处的神父台子,上面的木质花纹突然开始动了,是那个老人脸。
“罪人都集中了吗?那就一起审判,一起灭亡吧。”
讲桌上木质花纹组成的脸,扭曲着表情,说着有点神神叨叨的话,说不上来的什么感觉,这个讲桌神父,也许就是这个宗教的话语吧?
“逆天而生的怪胎,杀戮圣物的刽子手,扰乱我等清净之地的罪人们,由神的指示,抓住他们,欧门(OMEN)……”
困曼突然放下泪子,做出攻击的架势,诸多魔女也把手放在胸前,接着也是做好攻击的姿势。外面突然传来惨叫,有女人的,也有动物的吼叫。泪子突然意识到,没错,革命正式开始了!她悄然回头,看见外面的空中飘浮着一只长着翼龙翅膀,却有着狗一般身体的怪人,张开血盆大口,把一个被拍掉半个脑袋的魔女的身体,塞进嘴里大快朵颐地啃着,下一秒,几个魔女突然出现,用一个钢丝一般的东西缠住那动物的翅膀的腰部,紧接着拉紧钢丝,紧到它的腰部都喷出了血红的液体,翅膀也随即割断。
它坠落下去了。但是泪子不敢往下看,不知道再往下看会是什么——也许是血海,淹没了整个城堡。在泪子看向外面时,一个心脏带着浓稠的血浆,从下面飞上来,“啪——”地掉到自己所跪坐的地上,因为挂不住,又掉出去了。
泪子觉得精神有点崩溃,但是不这样做又不知道魔女会残害多少生物,看看那一屋子装在瓶子里的器官就知道了。
“杀戮的刽子手?明明杀害生物最多的,是你们魔女城堡的家伙们才对吧?你这个神父怎么当的?被淫贱的魔女们蒙蔽了眼睛吗?”
困曼突然这样说道,也同时朝前走去,泪子知道他手上已经开始准备攻击了,同时泪子自己也尝试着放空思想,变成风。
……
意识无法放空?
泪子试了试,身体好像如同瞌睡一般,彻底放空也放不了,只是像个懒惰的汉子,睡也睡不着,但是用力也无法用力。
现在身体变不成风了?是困曼说的那个限制魔法的吗?这个对变成风的这个类似能力的也会影响啊?
“去死吧!怪胎!”
那个高个子魔女突然冲向困曼,白色的身影急忙回击,虽然看不清什么,但是那个高个子魔女被困曼打飞了,撞在左边的祷告的椅子上,力量之大把椅子撞成了碎片,几个碎片飞过来,泪子很想站起来,但手只是撑着地面,站起来很难。
好像有什么东西穿过身体了。
泪子看向旁边,是飞过来的木头碎片,穿过自己的身体,掉在地面上。再看看身体,好像穿过几个小洞,接下来它们又慢腾腾地愈合了。
是说还有变成风的这个能力,但是因为魔法限制的缘故变成跟烟雾一样,能穿过能透过,无法砍断,却没办法自由行动吗?
那真是一点攻击力都没有了。
正在泪子这样想的时候,身体里面突然有什么大的东西穿过去了,全身无力的泪子只是看了看洞旁边,是被打伤的困曼,他扶着地面爬起来,再次擦擦嘴边的血准备攻击过去。
……
困曼说,最想弄死的,就是那个讲台木材花纹脸的那个“神父”,那么,是不是杀了那个桌子,困曼的痛楚就会消失呢?泪子扶着地面站起来,朝着那个讲桌走去。
意识依然放空的泪子,现在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地,朝着教堂内前方的讲台桌子行进,仿佛一切全部按照本能去走,速度也提不起来,就
像僵尸一般的速度,步行在祷告的椅子中间的走廊。在和困曼战斗的其中一个梳着马尾的卷发魔女发现了她,立即用束缚用的缰绳打算抓住泪子,但是飞出去的透明缰绳只是穿过了泪子的身体,抓住了椅子腿,而泪子的身体,还是像一团烟雾似的,再次集合在一起,无意识地朝前走着。
“哎?怎么会?啊……”
卷发的魔女被困曼一脚踢飞到教堂的墙上,把蜥蜴身体的猫的雕塑的腹部砸出一个大坑。
“不会让你对女王做什么手脚的!”
卷发马尾的魔女从凹进去的大坑里再次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女王?你说那个人是女王?她是人类吗?哪里是人类啊,分明就是是怪物嘛!别开这么离奇的玩笑好不好?你个下贱的人妖!”
正在困曼打算下一步了结她的时候,他们进来的那个大洞那边突然传来轰隆声,墙被打裂开了,龙变成原先的样子,用身体撞开城堡的墙,掉下的石块四处飞溅,穿过了泪子的身体。
龙突然俯身,独它和抱着鱼人的蚂蚱他们都从龙的脖子上跳下来,看着独自在中间走得很慢的泪子,跟梦游似的,但是魔女打架时的四处乱飞的东西,掉落在她身上,也跟穿过空气似的。
“泪子!”
“女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