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末班车上的小女王-第3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印5崩嶙永渚蚕吕矗⒋涌罩薪德湎吕幢涑稍吹纳硖迨保谷环⑾值粼谧约号员叩氖且痪湟丫挥衅ち说呐说氖濉
“很强悍,我的王。”
独它突然出现在泪子身后,泪子看看那女尸,再看看独它,才知道这个是自己做的。
我不会这么残忍的,我没可能做成这个样子啊!
泪子急忙朝着独它摆手,但是眼前的女巫的嗓子上面的鲨鱼嘴只是笑笑而已。
“我知道,你不是有意做成这个样子的,这个能力看似不太好控制,战斗结束之后,我再看看。只要你好好运用这个风,就能带来福音的。”
泪子明白了这个意思,但是还是不知道说什么,此时有风突然刮过来,是魔女,又来了。
泪子正想着要怎么做的时候,突然一个大的白色蜘蛛网飞过来,直接罩住那魔女,力量大到直接把那女人打飞到地面上,独它抄起水果刀,就朝着魔女倒下的地方,迅速地冲刺过去。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自己,能帮上什么忙。
即使推不动城堡,自己也要推……
泪子再次让自己变成风,飞到空中,速度极快地飞,直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飞到多高多远,脱离意识地,泪子转身再飞回原来的路,还是极快地速度。脑子里一片模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正在龙和其他幸存的生物一起朝着斯派帝夫反方向的地方推动城堡的时候,几个活着的魔女也继续阻止他们,一个个勇士们在攻击中倒下,血液染红了地面。
但是城堡只是朝那边倒下一点点而已。

突然一阵飓风刮来,又冷又刺骨,直接刮在龙的后背上,差点刮掉一层皮。但是这风很有力,那顺风方向,让推动城堡的生物们感觉到那就是一股心理的力量,风的力量不但鼓舞了推墙的人们,而且把一些飘在空中的魔女也猝不及防地被刮飞到远处。
风的力量也推动着城堡的墙,那飓风犹如一只大手,大力地和生物们一起,把压迫他们很久的,独裁很久的魔女们的城堡,生生推到斜四十五度角。
“抓到你了!给我倒下吧!”
城堡里面还有声音,是困曼,他和丽莎还在里面打……
里面发出巨大的“轰隆”一声,城堡不用推,自己就朝着地面倒去了……
……
这算是大家推的,还是困曼毁的?
原来高耸的魔女城堡,从狂风中歪斜,倒下,从下面的砖块碎裂,到上面肉做的墙,如堆在一起的烂肉,混着砖瓦地混合在一起,渐渐倒下,原先是粉红色的肉墙,现在连颜色都变成深色的了。原先在迷宫里的那些骷髅小精灵,和长着血盆大口的手,见到外面的明亮之后都变得无力,然后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肉墙壁有的倒在垂帘树林里,一堆放在瓶子里的各种奇怪形状的器官掉出来,摔在地上,碎了,然后在绿色的液体间蠕动,也不动了。有点瓶子则是卡住,卡在树枝之间,捡回一条命。
虽然是安静了几秒,但是众多生物还是下意识地大声叫起来,所有战斗的生物,包括龙在内,都朝着天空大嚎,宣布着对于反魔女战争的胜利。泪子还是伴随着风的形态朝前无意识地飞去,那朝天大叫的声音,被风带到了岛的各处。

一块石头被踢飞了,本来着装是白色的困曼,现在几乎一身灰地从废墟里面爬起来,朝着没有力气变回人形的龙骑着大针筒飞着就是朝他一脚。
“谁啊?”
“不会等我出来之后再推倒城堡吗?”
“……”
龙一看是一身灰色的困曼,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看看他胸前那两个大眼珠子,蓝色的瞳孔也在瞅着自己。
“我现在的眼睛,是我以前的眼睛吗?”
“不是,不过现在那双眼睛归你了,要好好谢谢女王大人啊!多漂亮的紫色。”
……
还是想要以前的那个……不过这么说的话,困曼他肯定不愿意退回来。

跟龙发泄完了以后,困曼再次飞到原来的废墟里,接近树林的地方,有个人影躺在石头上面。她右手扶着受伤的地方,好像在治疗。
泪子随着风向,又回到原来的地方,那片废墟。当她看见困曼的时候,本能地朝着他飞去,变成原来的肉体,无力地跪坐在地上。
“这次也多亏得你杀了那个神父桌子呢,我亲爱的女王大人。”
每次困曼这么说的时候,总觉得他就像是他的外表眯起的双眼似的是半开玩笑的感觉。满身黑色血液的独它也走过来,手里是已经混着很多人的血液的水果刀。泪子站起来,还是很累地扶着膝盖,刚才好像飞得太远了,对于小时候身体还是体弱多病的泪子来说有点累。
“那——这个城堡,还有部分魔女和你们敬爱的神父,都失去灵魂变成一个空壳了,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呢?被我杀死还是自杀?”
困曼朝着坐在废墟上疗伤的魔女——丽莎,说道,不过他给的路,全都是死路一条。泪子看看困曼,再看看丽莎,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喂,死人妖,既然是丽莎你可以饶她一条生路吗?”
龙也挥动着翅膀飞过来,虽然搞不懂丽莎曾经给自己疗伤是出于什么或者真的是泪子求助于她,不过要是没她也无法飞那么远还恰好遇见泪子和蚂蚱人。困曼犹豫了几秒后,再次困惑地看着丽莎。
“你为什么不和我战斗?至少让我知道原因吧?还是说你真的看不起我?”
靠在废墟墙壁上的丽莎,作为魔女的小队长的衣服已经在战斗里被打得破破烂烂的,她边喘气边治疗腰部,说话能说出来,但是总是断断续续地。
“我,丽莎,身上流的血,和困曼你,身上的血液近似……”
丽莎放下治疗的右手,扶着地面,费力地站起来,朝着城堡脚部走去,困曼也没有阻拦她,因为他知道丽莎几乎没有攻击力和抵御力,困曼反而跟着她走,看她究竟想要干什么。丽莎一边走,嘴里一边说着,可能是因为伤势,说出来的话还是模糊的:
“魔女里面……被改造的男人……数量比女性……少得多……所以男人……可以无限地和女□配得到……后代……我的父亲……和母亲生下我后……再□的女性……就是困曼的母亲……”
正在跟着丽莎走的困曼突然停下来。
“你意思是你和我是同父异母喽?”
丽莎走的很慢,帽子都被风吹掉了。一头白金色,有如东欧女性的长发散落出来,随意地搭在肩膀上。
“父亲跟我说……就算不是……亲生的后代……也要……好好照顾……但是……没料到……生出来的却是……”
却是一个男女一体的怪物……
虽然丽莎没有说出来,但是大家都猜到了丽莎的意思。
“因为这个……她被……切掉四肢……缝住了所有穴口……关在……比迷宫更深的……父亲也……有连带责任……”
丽莎一边蹒跚地走,一边治疗自己的身体。直到走到城堡脚下,看着遍地魔女和其他生物的尸体,然后走进现在已经敞开的,能看见天空的,关押着斯派帝夫的地方。
斯派帝尔跪坐在地上,紧紧抱着斯派帝夫,已经分别好久的兄弟,斯派帝尔完全就是不撒手的样子。当他看见丽莎的时候,有一点警惕,但是当看到独它他们和丽莎在一起的时候,完全就不是警惕而是疑惑了。
“斯派帝尔先生,谢谢你及时帮我解围。”
独它朝着斯派帝尔说道,后者则是一副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然后再次紧紧抱住自己弟弟一副孩子气似的不撒手。丽莎跪坐在斯派帝夫脚边,手上用着什么魔法,直到看见绑缚在斯派帝夫脚腕子的地方,是一些丝带似的东西,丽莎直接伸出手,把两条丝带扯断,然后再次一副痛苦的样子爬起来,朝着左边的墙壁走去。因为城堡大量毁坏,离这里最近的水道的流水声都听得很清楚。
“魔法解除了……脚……可以伸出来了……”
斯派帝夫看看固定自己脚的地面,看上去好像不是那么容易弄出来的,龙看见这情况,直接走过来,伸拳打碎了地面。眼前的蜘蛛人试了试,果然可以把脚从石头里伸出来了。
“喂,那么用力的话,再把我弟弟的脚弄伤了怎么办?”
龙看斯派帝尔一副不但不感激反而觉得会弄伤了弟弟的脚而生气,不禁有点苦恼。
“你,恋弟情结不是一般的重!”

丽莎在墙上找了找,指着靠下面的墙角说:
“这里是……入口,我走不动了……”
困曼看看她指的地方,顺手在地面上敲了敲,确实有空的声音。他后退两步,手上用魔法把墙打穿,出现在墙壁里面的,是一个被漆成白色的向下走的楼梯。
困曼看看倒在墙边的丽莎,走过去就横着把她抱起来。
“一块走吧。”

虽然一方面想看看是真是假,另外也担心里面会不会有陷阱。跟随抱着丽莎的困曼后面,泪子和独它也跟了进去。楼梯不深,下去就是一个全部漆成白色的房间,连接着白色的楼梯,整个色调看着让人很闹心。
在对面的墙上,有一个肌肤雪白的女子,坐在一个白色的台子上,台子没有任何装饰,就像是素描时放实物的台子,那女人有着银白色的长发,睫毛从内眼角到外眼角,渐变地加长,到最外的眼角时,上眼的睫毛都长到几乎碰到额角,下眼的睫毛都超过了颧骨,整个眼睫毛配上她高耸的鼻梁,仿佛一只蝴蝶。但是眼皮是缝住的,被黑色的线用“X”字形针脚缝住,那无血色的嘴唇也被缝上,下针处是红色的伤痕,□的缝隙也被这样缝着。她的两条胳臂和腿一半多都被截断了,右臂和右腿断面以及左臂和左腿的断面放在一起,用针线缝制好,但是断面和断面之间还留着一厘米的缝隙,因为胳臂比腿细,所以看上去一副上大下小的感觉。
这就是魔女城堡肉墙壁大厅里那些放在瓶瓶罐罐里的生物们说的,困曼的母亲啊。
困曼放下丽莎,直勾勾地看着他母亲的脸,泪子看了一眼困曼,他好像是哭了,血从眼睛里流出,流到胸前的眼珠子上,眼睛也是看着他们的母亲,然后从眼珠子下面,也不知道是困曼的血泪还是那眼睛哭了,也有红色的液体渗出,划过困曼的腹部,弄湿他的裙摆,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