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末班车上的小女王-第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泪子沉默了,她听懂了,那个被丢弃的魔女连体婴儿,就是困曼。她还记得在巴可耶娃小酒馆时,她看见的,困曼后背上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脸……
“但是谁也不知道是男的那方吸收了女方,还是女的那方吸收了男方,到现在还没人知道究竟困曼是男的还是女的,也许是双性……我倒是听说他对身为连体的双胞胎,也就是那张脸非常好,好到都…………为了让另一个看到世界,而挖走我的眼睛,到现在,再怎么憎恨魔女当初丢弃他自己,还是丢不掉作为魔女血统那种肮脏的基因,他为了报复魔女,翻身做了一个护士,天天骑着针筒到处用魔法治病救人,不断拉拢人心,打算用口碑和人脉彻底击垮魔女。看似好多人拥戴着他,但是他指不定用谎言和卑劣的手段干了什么……”
“啊我想起来了!!”
泪子突然大叫,她刚刚想起来,在巴可耶娃小酒馆,管不得会那样子,听了龙先生一席话才大概猜出了真相。
作者有话要说:大爱龙!放上鼠绘一张【比例残了】




、第八章 魔女城的音乐家

第八章魔女城的音乐家
“怎么了?”
龙不解地问,眉毛也紧簇在一起。
“我,我刚才在巴可耶娃小酒馆的时候,那个蜘蛛人服务生说他很感谢困曼,因为困曼帮他摘除了被蚊子叮咬而感染的手臂,我一直觉得不对后来就被困曼推到蜂窝里去了。现在想想,被蚊子叮咬没一会儿就能消肿了,最多痒痒一会而已。根本不需要做手术摘除啊!”
龙表情更差了。
“那个死人妖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你说的没错,被蚊子咬了就是会肿,一会儿就恢复了。之所以困曼会那样,是因为蜘蛛人的手臂是非常好的药材和配方制作高级材料。我听说在魔女城堡里也有个蜘蛛人,估计手臂肯定也保不住了……”
果然是这样!泪子突然觉得有点胸口疼。这种感觉她都有了十几年了,这感觉也有可能是看到一群人围攻一只可怜的小动物,当它被弄得遍体鳞伤时的心痛感。不知不觉地,泪子又开始摆起腿,摆到前面,摆到后面……她无意识地看着龙的侧脸,并问道:
“龙先生……你应该很强吧?为什么会被困曼袭击并挖了眼睛呢?”
龙先沉默了半分钟左右才说:
“啊,其实……那个……我在和困曼战斗时真是很累,他体积小,飞来飞去的,我巨大的身躯抓不住他,后来他总是在我头上盘旋,我就随口说的‘你抓不住我的弱点的,因为我的弱点在尾巴……’”
泪子还在摆腿的时候,突然抵抗惯性停了下来。他注视着龙一副还是没表情的脸,但是气氛百分之二百地变了,现在,泪子才明白过来,为什么龙先生这么健谈,跟自己说这么多,一些该说的,不该说的,龙先生全说出去了……
挖眼睛的其实不是困曼,是龙他自己……
龙尴尬地把脸埋在白手套中,随后又抬起头脸红地吼道:
“我知道这是我不好就这样我能交到朋友才怪了,怪不得我一直是一个人,守卫城堡一个人丢了眼睛还是一个人,魔女也怪不得什么都不告诉我,我果然命该孤独一辈子……”
泪子继续惯性摆腿,她不会安慰人,龙和她沉默了,泪子低着头不敢看,谁发脾气她向来不敢吱声,只能听到龙的喘气稍微有点急。
“对不起龙先生,我是不是又说了不该说的话?”
泪子悻悻地抬头,龙也看着她,一只纱布下的眼睛竟然流出血泪……
“啊!龙!龙先生!”
泪子急忙伸出手,用右手抹掉了龙的血泪,龙的皮肤很冰冷,但是泪子抹掉泪后血继续涌出,快速地顺着龙的毡帽的系在他下巴上的细绳,从脸颊滑落到下巴,滴答一下浸在他衣服上,然后马上消失,和红色的军服融合在一起。再次滴下一滴,同样的结果……
“我没事,刚才喊得太猛,大脑可能撞头盖骨受伤了所以流出来的。”
……
虽然很容易说出秘密什么的,但是撒谎的技能还是不高。泪子即使不算太了解这个世界,但是还是觉得龙的解释有点违和……
“那个,泪子,如果……即使你有秘密的话,你愿意和我,做朋友吗?”
“诶?”
“抱歉,我朋友太少了,我很发愁,我当然是希望有亲近的好朋友的,但是我是龙,所有龙的家族都要走这个步骤——稀有的单传,给魔女看门,吃了自己父母成为独立,即使受伤魔女也不会给你什么福利之类的……”
原来当只龙也是不容易的。可是他突然说出这种话来泪子也犯愁,有朋友她当然希望有,但是像龙这样会透露很多秘密的人,会不会到时候自己也会放弃这种朋友呢?不过,能有龙这样愿意和自己聊天的人,自己也想要啊,何况自己有什么秘密呢?说出去也没什么的吧?
一阵冷风突然无预警地吹来,就像泪子躺在荆棘之中时出现的不明的旋风似的,甚至比那个还要冷。泪子刚要脱口而出的“愿意和龙先生做朋友呢。”突然被龙的一阵猛推咽回去了,泪子向后踉跄几步终于站稳了,却看见龙一副着急的样子朝她一挥右臂:
“快逃!魔女他们来了!”
腿简直比神经更快一步地朝后逃走,但是刚踏出两步身体就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不论怎么挣扎都没用,但是看到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就像是——在巴可耶娃门口被困曼绑住隐性藤蔓的似的。龙也不动了,他双手呈不自然的姿势背对在后面,应该也是被那“藤蔓”缠住了。
“多么可爱的黑发女孩子,是龙你的新朋友吗?”
周围一阵大笑声,听着很像老妈的麻将友似的。一群身着黑色的魔女们骑着扫把从天空降落,离天空还有五米的距离他们便撤下扫把,就像踩在风上一样降落在地面上。
一个魔女走近泪子,她穿着纯黑色的,有点像短旗袍似的衣服,黑色的魔女帽下是血红的短发,她粗鲁地攥住泪子的下巴直接托起来仔细看。
“是人类耶,真是是人类,看样子独它又给咱们带新玩具来了!”
“真的啊!真胆大,直接跑来垂帘树林!”
说话的是后面一个有点矮的魔女,总共来了有五个人,其中一个瘦高,皮肤有点黑的魔女不屑地走过来,照着龙的后脑就用扫帚把就是猛烈的一击,一下子把龙打倒在地。
“孬种,不去找母龙繁殖也不找那人妖把眼睛要回来,还有闲工夫在这里闲聊。”
“算了不理他了丽莎(lisa),反正咱们魔女城堡光是入口就没人突破过,有没有保安也就无所谓了。他爱怎么着怎么着吧,不愿意咱们就用‘咱们的手段’人工让他生出儿子来。”
泪子听到这里也忍不住了,龙先生那么好,为什么那么对他呢?
“喂!龙先生也是为了守护你们的城堡啊,你们为什么不去找困曼帮龙先生夺回眼睛?”
……
发现泪子竟然从旁插嘴,那个短发魔女猛然抓住泪子的头发朝上扽,疼到不行的泪子眼泪都流出来了,滴答滴答掉落在地面上,长出几朵婴儿手杂草。
“臭小鬼犟嘴什么?我们整天都很忙的!哪有功夫管那俩杂种?”
“算了,把她带回去吧,没时间耗在这儿!”
叫做丽莎的黑肌魔女迫不及待地骑上扫把,像直升飞机一般地直着就飞上天空,两个魔女在泪子身旁飞起,那隐性的藤蔓真的是被她们拉起来似的,泪子就这样被魔女们带上了天空。在泪子没被恐高症折磨得失去意识时,她一直看着趴在地上,后脑被打出血而且无法动弹的龙,他背后的衣服上也印着大门上有的红色的眼睛的咧着笑的嘴,但是外面红色部分和他红色的军服融合在一起。他的龙翅膀也毫无生气地瘫在身上……

耳朵旁边传来呼呼的风声,泪子死死地闭着眼睛绝不睁开,她大概知道现在离地面是多少高度。睁开眼睛光吓就差不多半死了。
“这孩子,还害怕高呢?能当女王就怪了!”
一个魔女这么说,其他魔女都附和地哈哈大笑,那些笑声到泪子那边都被风声带走了。没一会儿,风变小了,泪子觉得她们停下来了,她悄悄地睁开一只眼,能看见自己在半空中。突然身体下降了,泪子的心都漏跳了一拍。魔女们好像把自己慢慢地放下来,没一会儿眼前一片黑……
穿过黑色之后,仿佛进入了一个火山岩石一般颜色的地方,看上去就像一片橘红色,周围是教堂一般的彩色玻璃,玻璃之间是橘色的火山岩石雕像——有背着乌龟壳的猪,有着鹰一般翅膀的松狮狗以及有着猫脸的蜥蜴等等。当身体下降直到泪子双脚碰到地面,她看见了,这里就是个教堂,前面还有神父的讲台,后面还有祷告的桌子,除了这五个魔女,还有其他一些魔女,有的骑着扫把飘浮在空中,有的站在祷告的桌子之间,看着泪子讨论着什么……
“又是闯入世界的异物吗?”
一个深沉的声音传来,泪子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但是教堂里立即安静下来。所有魔女都看着神父讲台,泪子也看着那个台子,她突然发现——那个木质的台子,上面像家里柜子一样的木质纹理,形成了一个人的脸,周围的木头纹理围绕着“五官”,变成了皱纹,那桌子上的纹路,像一张痛苦的老人的脸。那纹理还在变,真的像脸说话时候一样,“五官”和“皱纹”在扭曲着,仿佛吸食毒品时的嗑药者看到的场景一般……
“愚蠢的巫人们还在策划……”
泪子想捕捉那纹理的移动,盯着看一会儿就眼花缭乱,根本跟不上那皱纹的变动,没十秒钟就想合上眼睛歇息一会儿。这个教堂还是火山岩石的颜色,感觉很暗,看不清楚更加眼痛了。至于那神父一般的声音贯穿在耳朵里仿佛进入了洞穴。
“审判的圣物,将她打入地牢,地牢……”
咔哒咔哒响起马蹄声音,一只没有头颈的马啪嗒啪嗒地走来,刚开始只是看见是没有脑袋的马,仿佛背着什么行李。走近了,在光下看清楚,才发现,那是一只奇怪的生物——马的身体,根本没有脖子,该长脖子的地方是菊花瓣一样的凹陷,里面有只竖着的眼睛。眼睛的眼白是生肉一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