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魂溃 (背后灵系列之六)(完结)作者:水虹扉-第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可能是因为年岁过的太久,那双原本应该是漆黑的小眼,如今黄红交织,看上去恐怖非常。

  饶是薛白胆子大,也被吓的踉跄着退後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一旁的王宕同样目睹这幕,就不如薛白镇静了,连滚带爬缩到角落里,指着巨龟,尖叫出声。

  俞翡、李启明和裴封顺着王宕的手指看过去,同时倒吸一口冷气。

  五人就这样齐刷刷和那只睁眼的巨龟对望,因为恐惧和震惊,一时间竟没有人能有任何反应。

  巨龟的眼睛睁开了大约两分锺之後,从胸腔里发出一声类似轮胎漏气的长长叹息,又缓缓将眼睛闭上了。

  薛白第一个反应过来,她素来胆大,伸手去掀巨龟的眼皮,又将手放在它粗糙皴裂的脖颈处,然後对着四个同伴冷静道:“已经死了。”

  “不对!这里太奇怪了!”俞翡双臂环抱,只觉得凉气从脚底直窜上脑门,“我们立刻回去,立刻!”

  薛白反对,“我们说好的,明天早晨再做决定。”

  “我虽然不太懂,但听你们说的,那个什麽南北朝,离现在至少有上千年历史了吧?”俞翡神情激动,“一只龟能活这样久?完全违背常识!这里太古怪了,我们越快离开越好!”

  薛白站起身,走向俞翡,在她对面站定了,凝视她的双眼,“你又怎麽知道,你知道的常识,是正确的呢?”

  薛白说完之後,又转身望向其余三人,“你们当中,有没有人确切的知道,一只这样大的龟,寿命的长短?”

  三人被她此刻的气势镇住,面面相觑,摇了摇头。

  “所以说,这一点也不可怕。”薛白轻轻拍手,微笑,“况且,它现在已经死了,不会对我们造成任何威胁。”

  “更何况,我们现在返回,也不太现实吧。走了一天,大家都很累了。”薛白走到俞翡身旁,轻轻拍拍她的肩膀,“我觉得,你现在需要冷静。”

  俞翡咽了口口水,终於明白自己现在说什麽都是白费功夫。

  其实,她真的很想现在转身就走。但其余四人明显没有走的意思,要她一个人穿过那黑暗的甬道,不是不害怕的。

  无可奈何之中,俞翡铺好睡袋,赌气钻了进去,闭上双眼,并在心里暗暗发誓。

  到了明天,无论薛白如何舌灿莲花,她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俞翡虽然做出要睡的模样,但此刻时间还早,她心里又装着事情,怎能立即睡着?就这样假寐了一阵子,鼻端传来奶油的香气。

  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李启明的脸。

  “不管怎麽说,也要吃点东西再睡,不然会没有体力的。”李启明递给她一大块奶油面包、一瓶矿泉水。

  俞翡吃了一惊之後,脸顿时红了。她向李启明道了谢,坐起身,接过那块面包,小口仔细的吞咽。

  她刚才赌气般的举动,多少有些幼稚冲动。李启明年龄比她小,眼下却还要安慰照顾她,她感到很不好意思。

  心里同时有些隐隐作痛。自从方艾身亡,有四年的时间,她没有得到过异性这样的照料关心。

  俞翡很清楚,她对方艾的感情不是爱情,但这四年来她常常想到他。遇到困难的时候,午夜惊梦的时候,孤独寂寞的时候,甚至喝水的时候,吃饭的时候,她都会想到方艾,既怀念又痛苦。

  方艾对她而言,无处不在。

  回想起来,她对方艾那种依赖,或许是比爱情更加深刻的羁绊吧。

  “对了,反正没什麽事,昨天的睡前故事,现在我们继续吧。”李启明在俞翡身旁坐下,觉得五人间气氛实在有些尴尬,於是笑着提议。

  “好啊。”薛白赞同,顺手扯了扯身边的王宕,“今天你讲。”

  她期待王宕的故事,已经很久很久了。

  “……好吧。”向来好说话的王宕端正了坐姿,清咳几声整理思路,“反正,这件事在我心里憋的也挺难受,就讲给大家听吧。”

  “大家还记不记得,一年前S大学发生的诡异案件,最後被警方封锁消息的那个?”王宕的目光扫过其余四人。

  “记得记得,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李启明接话,“当时听小道消息,说整个学校的师生都死绝了,而且死因超出常识之外。”

  “没有死绝。”王宕苦笑了一下,“实际上,我就是S大学唯一的幸存者……一年前,我是S大学的助教。”

魂溃(三)

  三、至死不渝

  “王老师早。”

  “王老师早!”

  S大学,王宕挟着教案匆匆朝办公室走去,一路上耳畔不时传来学生们欢快的问候声。

  然而这些快乐的问候声,完全不能让他此刻的心情感到欢愉轻松。

  推开办公室的门,只见他的同事,辛铭芳和邬千里,两个人正挨在一起吃早餐。

  辛铭芳今年二十五岁,算不上很漂亮,但是她皮肤白,人又瘦,打扮装容得体,就显得非常出挑有气质。

  邬千里和辛铭芳同年,瘦高的个子,干净儒雅,戴一副金丝眼镜,和辛铭芳坐在一处,两人十分相衬。

  王宕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旁,不声不响坐下,用眼角余光注视着两人,心里有些苦涩的想,这两个人本来也是应该相衬。

  毕竟再过一周,这两人就要结婚了。

  一年前的夏天,他和辛铭芳、邬千里分别毕业自三所院校,来到这所大学当助教。那个时候,他和邬千里同时展开对辛铭芳的追求。

  结果自然毫无悬念,邬千里和辛铭芳成了一对。毕竟论到外型,邬千里不知甩了矮胖的王宕几条街。

  尽管胜负早定,但王宕此时此刻,看到辛铭芳笑着擦掉邬千里嘴角的蛋糕渣时,心里还是觉得刺痛难耐。

  其实王宕因为外型的关系,一直都比较自卑,二十五年的生命中,辛铭芳是他追求的第一个女孩子。他是真的很喜欢辛铭芳,到现在也还都很喜欢。

  “啊,王老师,你什麽时候进来的?”

  王宕坐了好一会儿,沈浸在甜蜜中的两人才发现他的存在,不情不愿的分开坐了。辛铭芳有些害羞的低了头,邬千里则有些尴尬的和王宕打招呼。

  “刚进来没多久。”王宕干笑一声,不想和他们多话,拿出自带的餐盒,在面前打开。

  里面是他自制的凉面,红的甜椒,青的黄瓜香菜,白的豆芽,配上棕色的酱汁,色香味俱全。

  他喜欢吃,亦懂得做,这是他始终瘦不下来的原因。

  王宕用筷子挑起几根凉面,放进嘴里咀嚼,心中无比悲凉。

  真的很好吃。可惜女人都在看到他外表时就敬而远之,至今没女人懂得欣赏他的内在和优点。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一个健壮英俊的男孩子从外面跑进来,高高兴兴的朝王宕喊,“王老师早!”

  “哟,冼河,又来找王老师了?”邬千里和男孩子打招呼。

  “是啊。”冼河笑的一脸阳光灿烂,在王宕对面坐下,径直拿过王宕手中的筷子,夹起餐盒里的凉面就吃。

  三五口吞完凉面之後,冼河又端起餐盒,把里面的酱汁喝的干干净净,然後满足的叹息,“好吃。”

  冼河伸出红舌,舔去唇畔酱汁。王宕看着这样的冼河,只觉得头脑一片空白,怔怔发愣。

  “老师,放学後我等你。”冼河见状微笑,眯起眼睛长长看了王宕一眼,起身离去。

  王宕实在是讨厌他脸上的笑容,却又无可奈何,在位置上枯坐了一阵子,拿起餐盒筷子、软布洗洁精,走到洗手池处冲洗,心里阵阵慌乱。

  冼河是他选修课的学生,快毕业了,比他也小不了两岁,成绩中等,体育很强,在女生当中似乎颇受欢迎,但从前他并未多加留意。

  直到两周前,冼河在无人的走廊强吻了他,并拍下照片要挟,他才明白了这个学生的可怕。

  之後冼河对他,时时处处纠缠,他想躲想逃想避开,却没处诉说,怎麽也甩不掉。旁人看起来,还以为冼河对他很是依赖信任,他们师生感情很好。

  不是没有听说过,同性恋这种事,但他不是同性恋。而且他是个既锉又矮的胖子,就算是同性恋也不会看上他吧。

  他确信,冼河是在恶意的整他。

  可是为什麽要这样呢?他虽然长的不好看,但从来没做过什麽坏事,平时教学也很用心,辛铭芳不选他就算了,为什麽就连他的学生,也要这样欺侮他呢? 

  如果这个不公平的世界,能够消失掉就好了……王宕这样想着,指间忽然传来一声脆响。

  不锈钢的餐盒,竟生生从中间断成了两截。

  王宕错愕了片刻之後,只觉得自己今天倒霉到了极点,顺手将刚洗净的餐盒丢进垃圾桶,长叹一声离开。

  ********************

  当王宕手拿教案,走进教室时,原本三五成群聊天的学生们渐渐安静下来。

  “同学们,今天我们讲的是文化遗产第五章,请大家打开课本。”王宕知道冼河就坐在第一排,并不往下方看,直接拿起粉笔,开始板书。

  教室里基本还算安静,但後排还是有几个学生正在小声聊天。王宕背对着他们,仍旧听的清清楚楚。

  他的课常常有学生这样做,他也习以为常,并不在意,反正他的课并不重要,有学生感兴趣肯来听,他已经很满意。

  他的板书写到一半,背後的声音忽然消失。

  王宕手中的粉笔停在了半空中。

  他已经习惯了背後学生的聊天声,声音骤然消失,反而令他感到诡异。不……不止是聊天的声音消失了,就连学生翻书本、记笔记,那些微小的沙沙声,也霎时消失了。

  他的背後,是一片死寂。

  王宕犹豫着转身,望向学生们所在的地方。

  早晨的阳光透过宽大玻璃窗,将整个教室映照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