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王晋康] 太空雕像-第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当我在广袤的太空背景下用肉眼看见那辆清道车时,心里甜丝丝的,有一种归家的感觉。李先生急不可耐地在减压舱门口迎接我:“欢迎你,可爱的小丫头。”

    在那之前我已经同他多次通话,已经非常熟稔了。我故意嘟着嘴说:“不许喊我小丫头,玛格丽特姐姐已经认我作妹妹,你也要这样称呼我。”

    李先生朗声大笑:“好,好,有这样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妹妹,我也会觉得年轻的!”

    我刚脱下太空服,就听见响亮的警报声,李先生立即说:“又一块太空垃圾!你先休息,我去捕捉它。”

    在那一瞬间,他好像换了一个人,精神抖擞,目光发亮,动作敏捷。电脑屏幕下打出了这块太空垃圾的参数:尺寸230×54毫米,估重2。2公斤,速度8。2公里每秒,轨道偏斜12度。然后电脑自动调整方向,太空车开始加速。李先生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回头简单解释说:“我们的清道车使用太阳能作能源,交变磁场驱动,对环境是绝对无污染的。这在40年前是最先进的技术,即使到今天也不算落后。”他的语气中充满了自豪。

    我趴在他身后,紧紧地盯着屏幕。现在离这块卫星碎片只有两公里的距离了,李先生按动一个电钮,两只长长的机械手刷刷地伸出去。他把双手套在机内的传感手套上,于是两只机械手就精确地模拟他的动作。马上就要与碎片相遇了,李先生虚握两拳凝神而待,就像虚掌待敌的武术大师。

    我在他的身后不敢喘气。虽然清道车已经尽量与碎片同步,但它掠过头顶时仍如一颗流星,我几乎难以看清它。就在这一瞬间,李先生疾如闪电地一伸手,两只机械手一下子抓住那块碎片,然后慢慢缩回来。它们的动作如此敏捷,我的肉眼根本分辨不出机械手指的张合。

    我看得目醉神迷。他的动作优雅娴熟,巨大的机械手臂已经成了他身体的外延,使用起来是如此得心应手。我眼前的李先生不再是双腿萎缩、干瘪瘦小的垂垂老人,而是一只颈毛怒张的敏捷的雄狮,是一个有通天彻地之能的宇宙巨人。多日来,我对他是怜悯多于尊敬,但这时我的内心已被敬畏和崇拜所充溢。

    机械手缩回机舱内,捧着一块用记忆合金制造的卫星天线残片。李先生喜悦地接过来,说:“这是我的第13603件战利品,算是我送给麦琪的生日礼物吧。”

    他仍是那样瘦弱,枯槁衰老的面容藏在长发长须里,但我再也不会用过去的眼光看他了。我知道盲人常有特别敏锐的听觉和触觉,那是他们把自己被禁锢的生命力从这些孔口迸射出来。我仰视着这个双腿和心脏萎缩的老人,这个依靠些微食物维持生命的老人,他把自己的生命力点点滴滴地节约下来,储存起来,当他作出石破天惊的一举时,他那被浓缩的生命力在一瞬间作了何等灿烂的迸射!

    面对我的专注目光,李先生略带惊讶地问:“你在想什么?”我这才从冥思中清醒过来,没来由地羞红了脸,忙把话题岔开。我问,今天是玛格丽特姐姐的生日么?老人点点头:“严格说是明天。再过半个小时我们就要经过日期变更线,到那会儿我就给她打一个电话祝贺生日。”他感叹地说,“这一生她为我吃了不少苦,我真的感激她。”

    之后他就沉默了,我屏息静气,不敢打扰他对妻子的怀念。等到过了日期变更线,他挂通家里的电话。电话铃一遍又一遍地响着,却一直没人接。老人十分担心,喃喃地重复着:“现在是北京时间早上6点,按说这会儿她应该在家呀。”

    我尽力劝慰,但心中也有抹不去的担心。直到我快离开清道车时才得到了确实的消息:玛格丽特因病住院了。在登上太空摩托艇前,我尽力安慰老人:“你不用担心,我一回地球马上就去看她。我要让爸爸为她请最好的医生,我会每天守在她的身边——即使你回去,也不会比我照顾得更好。你放心吧。”

    “谢谢你了,心地善良的好姑娘。”

    回到X…33B,索罗船长一眼就看见我红红的眼睛,他关切地问:“怎么啦?”我坐上自己的座椅,低声说:“玛格丽特住院了,病一定很重。”索罗和奥尔基安慰了我几句,回过头驾驶。过了一会儿,船长忽然没头没脑地骂了一句:“这些混蛋!”

    我和奥尔基奇怪地看着他,他沉默了很久才说:“听说轨道管理局的老爷们要对太空清道车实行强制报废。理由是它服役期太长,万一在轨道上彻底损坏,又要造成一堆太空垃圾。客观地说,他们的话不无道理,不过……”

    他摇摇头,不再说话。

    回到地球,我就不折不扣地履行了自己对老人的承诺,但医生们终于未能留住玛格丽特的生命。

    弥留的最后时光,她一定要回到自己的家。她婉言谢绝了医护人员的照拂,仅留我一人陪伴。在死神降临前的回光返照中,她的目光十分明亮,面容上蒙着恬静圣洁的柔光。她用瘦骨嶙峋的手轻轻抚我的手背,两眼一直看着窗外的垃圾山,轻声说:“这一生我没有什么遗憾,我和太炎尽自己的力量回报了地球母亲和宇宙母亲。只是……”

    那时,我已经作出了自己的人生抉择,我柔声说:“麦琪姐姐,你放心走吧,我会代你照顾太炎先生,直到他百年。请你相信我的承诺。”

    她紧紧握住我的手,挣扎着想坐起来。我急忙把她按下去,她喘息着,目光十分复杂,我想她一定是既欣慰,又不忍心把这副担子搁在我的肩上。我再一次坚决地说:“你不用担心,我一旦下了决心就不会更改。”

    她断断续续地喃喃说:“真……难为……你了啊。”

    她紧握住我的手,安详地睡去,慢慢地,她的手指失去了握力。我悄悄抽出手,用白色的布单盖住她的脸。

    第三天,她的遗体火化完毕,我立即登上去休斯敦的飞机,那儿是轨道管理局的所在地。

    秘书小姐涂着淡色的唇膏,长长的指甲上涂着银色的蔻丹,她亲切地微笑着说:“女士,你和局长阁下有预约吗?请你留下姓名和电话,我安排好时间会通知你的。”

    我笑嘻嘻地说:“麻烦你现在就给老邦克打一个电话,就说小丫头徐放想见他。也许他正好有闲暇呢。”

    秘书抬眼看看我,拿起内线电话机低声说了几句,她很快就放下话筒,笑容更亲切了:“徐小姐请,局长在等你。”

    邦克局长在门口迎候我,慈爱地吻吻我的额头:“欢迎,我的小百灵,你怎么想起了老邦克?”

    我笑着坐在他面前的转椅上:“邦克叔叔,我今天可是来兴师问罪哩。”

    他坐到自己的转椅上,笑着把面前的文件推开,表示在认真听我的话:“说吧,我在这儿恭候——是不是李太炎先生的事?”

    我惊奇地看看他,直率地说:“对,听说你们要强制报废他的太空清道车?”

    邦克叔叔耐心地说:“一点儿不错。李太炎先生是一个虔诚的环境保护主义者,是一个苦行僧式的人物,我们都很尊敬他,但他使用的方法未免太陈旧。我们早就计划建造一至二艘太空扫雷舰,效率至少是那辆清道车的20倍。只要有两艘扫雷舰,两年之内,环地球空间不会再有任何垃圾了。但是你知道,绿色组织以那辆清道车为由,搁浅了这个计划。这些只会吵吵嚷嚷的愚不可及的外行!他们一直叫嚷扫雷舰的激光炮会造成新的污染,这种指责实际上并没有多少科学根据。再说,那辆清道车已经投入运行近40年,太陈旧了,一旦彻底损坏,又将变成近百吨的太空垃圾。还有李太炎先生本人呢!我们同样要为他负责,不能让他在这辆危险的清道车上呆下去了。”

    我抢过话头:“这正是问题所在。在40年的太空生活之后,李先生的心脏已经衰退了,已经不能适应有重力的生活了!”

    邦克叔叔大笑起来:“不要说这些孩子话,太空医学发展到今天,难道还能对此束手无策?我们早已做了详尽的准备,如果医学无能为力,我们就为他建造一个模拟太空的无重力舱。放心吧,孩子!”

    来此之前,我从索罗船长和其他人那儿听到过一些闲言碎语,我是窝着一肚子火来找老邦克干架的。但听了他合情合理的解释,我又欣慰又害羞地笑了。邦克叔叔托我劝劝李先生,不要太固执己见,希望他快点回到地球,过一个温馨的晚年。“他能听你的劝告吗?”他笑着问。我自豪地说:“绝无问题!他一定会听从我的劝告。”

    下了飞机,我没有在北京停留,租了一辆车便直奔玉泉山,那里有爸爸的别墅。我想请爸爸帮我拿个主意,把李先生的晚年安排得更妥当一些。妈妈对我的回家真可说是惊喜交加,抱着我不住嘴地埋怨,说我心太狠,四个月都没有回家了:“人家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你还没嫁呢,就不知道往家里流了!”爸爸穿着休闲装,叼着烟斗,站在旁边只是笑。等妈妈的母爱之雨下够一个阵次,他才拉着我坐到沙发上:“来,让我看看宝贝女儿长大了没有。”

    我亲亲热热地偎在爸爸怀里。我曾在书上读到过一句刻薄话,说人的正直与财富成反比。也许这句愤世之语不无道理,但至少在我爸爸身上,这条定律是不成立的。我自小就钦佩爸爸的正直仁爱,心里有什么话也从不瞒他。我咭咭呱呱地讲了我的休斯敦之行,讲了我对李太炎先生的敬慕。我问他,对李先生这样的病人,太空医学是否有绝对的把握。爸爸的回答在我心中划了一道阴影,他说他知道有关太空清道车即将报废的消息,恰巧昨天太空署的一位朋友来访,他还问到这件事。“那位朋友正是太空医学的专家,他说只能尽力而为,把握不是太大。因为李先生在太空的时间太长了,40年啊,还从未有过先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