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杀人动机by 穆卿衣 (虐心+阴谋推理+推荐,可以不要当虐文看)-第1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似乎在观察我,我的一举一动。 
  我也看着他。我们谁都没有说话。 
  侍者微微示意之后准备离去,他很熟练地将一张钞票塞进侍者的掌心:“谢谢你。” 
  然后他的注意力回到我身上。透过他的金丝眼镜,我觉得他有些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其实我自己坐在这种地方也挺尴尬的。就象琉璃和那种三流小饭馆不搭调一样,我这身打扮和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也根本不搭调。 
  所谓五星级的酒店,总之就是极尽奢华地营造出一种富贵荣华的,与现实生活完全脱节的虚幻效果,竭尽全力让你感到作为客人身处其中的确品味不凡,高人一等,所以它昂贵的价格完全物有所值。 
  程明在这种环境中倒是怡然自得。在他的办公室里还不觉得,在这种地方看到他,我实实在在的感觉到,我和他,和李信如,的确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的人。 
  “刚下班吗?”他问我。 
  “对。”我点点头。 
  “还没吃饭吧?”他温和的问我。 
  “没错。”我不想虚假的客套:“正打算找个地方吃饭呢,你的传呼就来了。” 
  他微微侧过身,向不远处的侍者做了个手势,那个训练良好的大男孩子立即迅速地走过来。 
  “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请拿菜单来看看,我们叫点东西吃。” 
  “好的。”他立即把他手上抱着的菜单本递给程明,也递了一份给我。 
  我装模作样的看着菜单,觉得有点头疼。我对西餐是一窍不通,只记得从前看过一个名为《新西游记》的故事,讲唐僧师徒一行到美国取经,猪八戒进了美国的餐馆,看不懂英文菜单,就按顺序叫了菜单上前十个菜,结果来了十种不同的汤。他好不容易喝完了这些汤,不死心,就倒着叫了菜单上的最后十个菜,结果来了十种不同的饮料。那天吃饭老猪喝了一肚皮的水。 
  眼下我手里的这份菜单虽是中文的,但是我看上去还是跟看天书差不多。 
  程明也在看他自己手中的菜单,他一边看,一边用他温和的低音给我推荐:“这里的龙虾汤不错,凯撒沙律也不错。嗯……它的香草煎羊扒值得试一试,今天的蠔不知道怎么样……”在他身边的侍者立即乖巧地回答:“非常好,很新鲜,是才从澳洲空运过来的。” 
  他看着我:“那我们试试好不好?” 
  “好啊。”我笑了。他说话的语气非常高明,丝毫也不会让你觉得困窘。到底是大律师,讲话的技巧掌握得如此圆滑。 
  我合上菜单:“你做主好了。” 
   
  “李信如……”等那个侍者离开后,我突然开口说出这个名字。 
  “怎么?”他看了我一眼。 
  “你不是说有关李信如的事要跟我谈吗?现在我们可以言归正传吗?” 
  他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香烟,一只金色的细长的打火机,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你抽烟吗?”他将烟推给我。 
  “谢谢。”我不客气的点上了一根。 
  “到底是什么事呢?”我问。 
  “你知道李信如是我的好朋友。他突然遇害,我难免也很关心。” 他吸了一口烟,慢悠悠的说:“所以很想把负责这个案件的警官多谈谈,我也想多了解一下关于他的这个案子。” 
  “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 
  “就为了这个事?” 
  “我也说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他又用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看我。 
   
  侍者来到我们的身边,手脚麻利的打开一瓶红酒,把它倒入一只花瓶一样的容器,然后用雪白的方巾拖着花瓶口,倒了一点点在一只红酒杯里,把它递给程明。 
  “请试一试。” 
  程明心不在焉的接过它摇了摇,试了一小口,然后把它还给侍者,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他的目光又回到我的身上。 
  侍者在杯中斟上小半杯红酒,摆在程明的面前,又另外斟了小半杯,摆在我的面前。然后把剩余的红酒,摆在另一张台上。 
   
  我正想着说点什么的时候,他也突然开口想说什么。然后我们谁都不说话了。 
  不知怎么的,气氛有点紧张。 
  “还是先喝点酒吧。”他拿起酒杯:“祝什么好呢?” 
  我拿起我的酒杯碰了碰他的杯沿:“就祝警民合作愉快吧。” 
  他笑了。 
  “对了,你刚才想说什么?”他问我。 
  我愣了一下,已经忘了刚才想说什么废话了。于是我说:“你先说吧。” 
  “嗯……你当警察多长时间了?” 
  “六,七年了。”我算了算:“我高中毕业以后读了警校,在警校呆了三年……算起来差不多七年了。” 
  “你二十八岁了?”他微微有点诧异。 
  “我看上去不象二十八岁吗?”我嘿嘿一笑:“我知道我有点显老,谁叫生活压力大呢。” 
  “不,不,我的意思是,你看上去好年轻,象刚毕业的大学生。” 
  他这么说让我实在有点不乐意。说谁谁谁看起来年轻的话,一般情况下是对女人和那种扭住青春不放手的老头子说的。 
  “我倒不觉得。”我深沉的说:“我倒是觉得自己看上去挺成熟的。别人都说我看上去至少四十靠边儿了。” 
  他也不和我争辩,换了个话题:“今天和你一起来我办公室的那位女警官,是你的女朋友?” 
  “当然不是。你怎么会这么想?” 
  “她是个美人。”他耸耸肩:“除了电影里,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女警官。” 
  有个念头在我心里一动。莫非他看上琉璃了? 
  这小子八成是想在我这里探听点琉璃的消息。难怪找借口把我叫出来。 
  “我还以为她是你女朋友呢。”他接着说:“你们看上去挺般配的。” 
  “琉璃,她还没交男朋友。”我说:“象她那样漂亮的女孩子,自然追求者众。不过她是个纯洁的好女孩,不会随随便便与人交往。” 
  我是在暗示他,如果有兴趣,就要抓紧啊!人家可是俏货不怕没人要。 
   
 








杀人动机穆卿衣  


    这时我们要的生菜沙律已经上来了。 
  我把叉子拿起来,从右手递到左手,又从左手换到右手。 
  我实在搞不清楚哪边刀哪边叉,只好偷望一眼程明。 
  他用一只手拿着叉,右手,已经开始大口大口地吃生菜了。我立刻有样学样,也用右手抓住叉子,叉起生菜往嘴里送。 
  吃了一口我就皱起眉头。我实在不喜欢吃生的东西。我又不是一只兔子,喜欢生吃胡萝卜。 
  程明倒是大口大口吃得很好。 
  我索性放下叉子,点了一根烟。 
  “你倒很喜欢吃这玩意儿。”我说。 
  “喜欢说不上。”他回答:“只是习惯了。有一段时期我什么都不吃,天天吃这些东西。” 
  “为什么?” 
  “减肥啊。”他冲我挤了一下眼睛。 
  我差点没笑出声:“减肥?” 
  “我在大学的时候打过一段时间的蓝球,毕业后停止了运动,肥肉一下子就堆出来了。后来我报名参加了健身俱乐部,再配合饮食,好不容易才变回现在这个样子。” 
  他的坦率让我对他有了几分好感。 
  “既然李信如是你的好朋友,他遇害了,为什么你一点都不难过?”我也决定坦诚一点。所以开门见山的问他。 
  “你怎么知道我不难过?”他微笑着说。 
  “你说过他是一个很成功的律师。所谓同行是冤家。他是你的强劲对手吧?” 
  “算是吧。” 
  “从前念书的时候呢?你们也是对手吗?” 
  “你想说什么?” 
  他放下叉子,不紧不慢地用餐巾擦了擦嘴。 
  “从前念书的时候,李信如是个怎样的人呢?”我改变了一下问题。 
  他看了我一会儿,我几乎有一种错觉,他的眼光疏离起来。有一种很遥远的神情出现在他的眼睛里。 
  “很聪明,很优秀,很受女孩子欢迎,全身都充满着年轻人的热情和野心。”他回想着,但又一笑:“十八九岁的时候,谁不是这样呢。” 
  “你那时和他是朋友吗?” 
  “是的。” 
  “你在他身边的时候,有把自己和他做过比较吗?” 
  他想了想:“我不敢说完全没有。” 
  “有那么出色的朋友,会觉得有压力吗?” 
  “不会。”他说:“我会觉得很骄傲。” 
  “为什么?” 
  他坦然的说:“因为我也很出色。” 
   
  谈话中断了。 
  侍者送上龙虾汤,很及时的掩盖了我一时无语的窘态。 
  “我知道你在暗示什么。”他拿起红酒喝了一口:“这样的推理我也很拿手。” 
  然后他侃侃而谈。 
  “李信如和我是好朋友,但我们同时也是对手。对不对?也许这种情结在我们大学时代就已经坦下阴影。我折服于他的才能与光华,所以和他成为了朋友。但是他的出色也让我产生了某种自卑的阴影,这种阴影深深的埋藏在我们的友情之下,成为某种危机。然后工作以后,各方面的利益冲突更强烈了,也许我会在某种利益的驱使下,始于青年时代的自卑感转化为杀人的动机。你说对不对?” 
  他的从容与自信让我语塞。我提醒自己不要忘记是在和本市一位属于顶尖级的律师谈话。 
  “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如果我为了铲除自己事业之路上的绊脚石,那么杀李信如就好了,为什么我要杀周洁洁呢?我没有理由杀她。” 
  “如果并不是为了事业,而是因为……”我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因为情杀呢?” 
  “情杀?” 
  “也许你根本也是周洁洁的仰慕者之一,”我说:“但是李信如捷足先登了?或者周洁洁本来与你有染,但是却移情别恋李信如,这些,都可以构成杀人的动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