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杀人动机by 穆卿衣 (虐心+阴谋推理+推荐,可以不要当虐文看)-第2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李信如的妈本身就是个不好相处的,她选的这个媳妇,只怕比婆婆还要厉害三分!” 
这时琉璃核对完了户口,走过来把它交给我:“没问题。” 
然后她在我旁边坐下,和我一起听。 
“……从前李信如还没做大律师那会儿,李家不算富裕,我和他妈,妯妮间是有些小磨擦,但还是断断续续的有往来,那会儿我可是把信如当自己亲儿子样的来疼,过年过节准忘不了给信如买件新衣服啊,给个红包啊什么的。后来信如工作了,能挣钱了,再到他家去,他妈的脸色就不太好了。你说这应该吗?皇帝也还有个穷亲戚呢!再往后等信如的媳妇过了门,那可是当面对着我们冷嘲热讽的,就在昨天,她干脆把我和大成挡在门外头!你说这是做晚辈的样子吗?那一次我气不过,和她就在家门口大吵一架!我说那个李梅也是恶有恶报,和信如结婚差不多十年了,连个一儿半女也生不下来!”她一脸不屑,嘴里哼哼着什么“不下蛋的母鸡”之类的。好象她作为一只下了蛋的母鸡,身份倍感崇高,可以傲视群鸡。 
“到底是因为什么事,让你们家和他们家这样不和呢?” 
“那女人心肠坏,挑拨得我们亲戚不和,就一门心思让信如向着她家的亲戚,她的爸爸啊妈妈啊,他们拿李信如的钱拿得可是肥起来了。她别以为我不知道,就在信如死前不久,信如还拿了好大一笔钱给她家买了房子呢!她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李红霞愤愤的说:“信如小时候我那么疼他,长大了有出息了孝敬一下我们老一辈难道不应该吗?娶了媳妇以后就变成了白眼狼!这个女人不简单啊!她只知道找信如要钱要钱,我敢说,她当初就是看到信如能挣钱才嫁给他的,要不然,她那个炼钢工人爸爸,哪辈子修来的福气住在那种高级地方?……” 
我明白了,还是因为钱的事才弄得两家不和。 
李信如象一块肥肉,谁都想咬一口,蹭蹭油。根本就没人在乎他的感受。每一个人都只是向他要钱。不过李红霞说,李梅完全是看在钱的份儿才和李信如结婚的,那是不公平的。毕竟李信如是个美男子,应该有他的魅力。 
我不想再听她和李梅之间为了钱产生的恩怨,于是打断了她的控诉:“你刚才说,你知道谁是凶手?” 
“我知道!”她谈兴正浓,两只眼睛亮晶晶的瞪着你,嘴角泛着白沫,斩钉截铁的说:“这事一定是李梅做的,一定错不了!” 

这件事一直到现在为止,我们都尚处在摸索阶段,通过一层层推理锁定多个怀疑对象,还从没有明确的提出某个疑犯目标。 
眼前的这个女人如此肯定的指出李梅的名字,也许正是本案的一个突破。 
我和琉璃交换一下眼神。但我们都不露声色。 

“你要明白,你现在正在提出一项可怕的指控。”我慢条斯理的说:“你的意思是说,李梅杀害了自己的丈夫?” 
“我知道,我知道。”她使劲点头:“我和我老公也商量过这件事,他也认为最大的可能是李梅。” 
“你知道,如果你的怀疑是错的,李梅可以告你诬告。”我加重语气,以防她是为了报昨天李梅和她吵架之仇。 
不安的神情在她脸上一闪而过,但转眼间她又笃定的说:“我觉得一定是她,错不了。” 
“你的理由?”琉璃说。 
“有一次我上门去找信如,那一次是为了我家大成念重点中学赞助的事。我想找信如帮帮忙,大成可是他的亲表弟。结果正碰到信如他们两口子吵架,我在门外听到这女人的声音,她在威胁信如,她说,我要杀了你,我总有一天要杀了你!” 
“吵架的气话并不能代表什么。”琉璃说。 
“这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我问。 
“很久了,几年前吧。”她说,但又补充:“这说明这女人包藏祸心!后来又有一次,我上他们家去,信如正好在家,他和我聊天。这时候这个女人从楼上下来了,我看到她,她看起来真吓人啊,无声无息的走下来,象鬼一样,一双眼睛盯着信如。信如背对着她,看不到,我可看得一清二楚。当时我看到她的样子心里都发毛。我和她打了个招呼,信如回过头,她才把眼睛移开了,就象没事儿人一样,自己到厨房倒水喝去了。我后来跟信如说这事儿,让信如小心他老婆,信如只是笑笑,根本没当一回事儿。你看,后来果然不就是出事儿了?” 
这倒有点意思。我用圆珠笔头轻轻敲着桌子。 
“这又是多久以前的事?” 
“大半年……快一年以前吧。”她说,“那后来我就没再去过信如家。直到昨天,我想去找信如,帮我家大成安排一下工作。我想他认识的人多,门路多……没想到,没想到……”她长长的叹了口气。这一次的悲哀是真诚的。大约是想到她家大成工作仍无着落吧! 
大半年,快一年以前,那时候,李梅是不是已经发现李信如和她妹妹的私情了呢?她居然一直隐忍不发,这女人细想起来也确实有点可怕。 
“非常感谢你提供的情况。” 
最后我说,“我们一定会认真核实,查明真相,把凶手早日捉拿归案。” 

送走了那个女人,琉璃转过头来看我。 
“你怎么看?” 
我象背书一样回答她:“决不冤枉一个好人,也决不放过一个坏人。” 
琉璃笑了:“我倒觉得李梅挺可怜的。这个女人真是个泼妇。和她打交道一定很恐怖。” 
我表示同意。 
“不管怎么说,我们应该马上把这事向头儿汇报,看他怎么说。毕竟,这最大的嫌疑人浮出水面了。” 
琉璃突然问我:“陈子鱼,你中了彩票吗?” 
“什么?” 
“为什么你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 
“容光焕发,对不对?”我嘿嘿的笑:“是不是终于觉得我很帅了?” 
“我觉得你看上去象回光返照。”她回答。 

16) 
  “我想我们应该重点调查李梅。”听了我的汇报,蒋胖子提议。 
  头儿沉吟着说:“再等等吧。孙刚已经去了的士公司,看看小孙那时能不能打听到什么消息。” 
  既然头儿这么说,我们也只好同意。 
  结果等到下午,孙刚还没有回复任何消息,在李梅楼下监视的警校生小赵倒打来报告。 
  他说他撞到李梅收拾了行李,来到楼下打车,看样子好象要出门。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很兴奋。我们都有一种蛇终于忍耐不住,爬出洞口的感觉。 
  头儿指示小赵立刻拦下李梅,把她带回局里调查。 
   
  想不到这么快,我们又再见面了。 
  是对手,总会相逢。 
  当李梅脸色苍白的坐在我的面前时,我忍不住这样想到。 
  眼前的她,还是一样的憔悴,柔弱,秀丽。不过同样的外表,给予人的感觉完全不同。苍白背后好象藏着阴冷,秀丽背后也许呲着毒牙。 
   
  这一次的问询绝不会象上一次那样轻松。 
  我紧盯着她。严厉的,穿透性的目光往往很有效。它会让凶手觉得在接受X光的透视,在这种情况之下,凶手也许会做一些无意识的小动作,也许会说错话,透露出某些询息,这一切都很有意思。 
  “你收拾行李,是要往哪里去?”我问。 
  “我想回娘家住几天。”李梅说。 
  “不是打算逃跑吧?” 
  如果换了李染,大概会理直气壮的回答:“谁打算跑?!”或者“胡说八道”之类的。 
  但李梅只是温驯的低着头:“不是。” 
  “为什么会突然想回娘家?” 
  “不是突然,我想了几天了。一个人住……太孤单了。”她说。 
  “你完全可以让你的亲人来陪你住几天,比如说,你妹妹。不是吗?”我刻意提到李染。 
  听到她妹妹,她有些慌乱的抬起头望了我一眼,跟着又低下头,摇了摇。 
  “为什么不呢?”我问。 
  她咬着嘴唇不说话。 
  “这里有一个疑点,记得第一次我给你录口供的时候,我曾经问过你,你和你丈夫感情如何,你回答我说很好。可是这几天我们的调查结果并非如此,你怎么解释呢?” 
  她不说话。 
  “为什么要对我们说谎?” 
  她还是不说话。 
  “一个人说谎话,不会没有目的吧。你的目的是什么?” 
  “……” 
  我没办法,放缓了口气,换了个问题。 
  “这几天夜上,睡得还好吗?”我看着她的黑眼圈问。 
  她有些意外的看了我一眼,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关心起她来了。 
  她还是不敢看我,只摇了摇头。 
  “为什么睡得不好呢?”我问:“你在思念你丈夫吗?” 
  她好象整个人都僵硬着。 
  “或者是,”我语气一转:“做了什么坏事,在心惊肉跳呢?” 
  一直到此时,她突然地抬起头来,直视着我。 
  “我没杀人。”她说。 
  “但是已经有人对你提出指控,说你曾经威胁说要杀死李信如。”我说。 
  她露出一种很吃惊的表情。 
  “我没有杀他。”她说。 
  “你承认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吗?要杀死他之类的?” 
  “我……我没……”她露出好象要哭的样子:“我不记得了。” 
  “那就是有罗?” 
  “我记不得了!” 
  “你是不是一直都有这种念头,直到那天夜里,李信如外出寻欢归来,你终于按捺不住,用西瓜刀做凶器,杀了他?” 
  “我不知道。我一直在睡觉,我不知道他有出去,我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她哭着说。 
  这时她显得很激动,脸一时红一时白,擦着泪水的手指发抖。 
  琉璃轻轻的碰了我手臂一下。 
  她抽了几张纸巾递给李梅。 
  “好了好了,别哭了。”她柔声说,“只要你真的没杀人,总会弄清楚的。你好好的配合我们的工作,别哭了。” 
  查案就是这样,特别是对女人,不能一味的穷追猛打。有些时候实在需要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这一招有时会取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