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火影同人)危险的气味 作者:魅郎 完结-第2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蚜四疽叮谰墒钦怊岬叵搿

只不过多年后,在鸣人他们的坚持不懈之下带他回归木叶,他淡淡地察觉自己对鸣人所认可的心情似乎有一点不同於以往,那感觉彷佛是界定不同於任何人的价值之上,完全不同於小樱或是卡卡西,但那份心情除了鸣人那家伙,更不可能会是木叶之中的任何一个人。

他一直都以为自己已认定了鸣人就正是他唯一所认同,也是最有价值的朋友,也可能自己也将他当作了亲人……当作,向鼬一般的存在。

以前他曾想过,除了鼬这样的血亲,就绝不会再出现第二个,但是,鸣人这家伙改变了他对血缘至亲的想法。

鸣人也曾对他说过,他就是他的亲人,而单非朋友之间这样的羁绊,鸣人将他当作了亲兄弟一样的存在,而他自己曾经有家人、曾经有长兄,所以他出生以来都清楚那种亲兄弟之间的情谊。

虽然,他一直以来,都是这麽想的,就像鸣人说的那样,他和他之间那种总是无法彻底斩断的羁绊便是友情,甚至是亲情。

可近几年、不!事实上,在不知何时,他开始对他们之间的情谊定义而感到怀疑。

自己又为什麽执著的看著鸣人那家伙露出那种不愿服输,却又带著脆弱而倔强的样子?

这是从什麽时候开始的?
 77
   现在的他比起小时候还更加善於挑衅鸣人、看那家伙极具生气活力的模样,如此他便莫名地心情大悦,也有的时候,他会想静静的和鸣人待在一起、听鸣人说一些和以前一样的梦想,一样天真却非常实在的话。

当他们双方较劲实力的时候,他偶而也万分庆幸鸣人和第七小队仍旧在自己身边,没有被他抛弃、被他遗忘,或者是放弃了他。

那种证明了自己存在价值的感觉似乎也因鸣人而起,那份执著的心情很强烈,一日比一日的强烈,就是那份执著的心情似乎和他自己所想的不太一样。

到底,是谁在追逐著谁?

一直以来,不就是鸣人这家伙追著自己的脚步?

佐助抓著自己落在前额的黑发,微微晃了晃头部,接著他懊恼地闭上双眼,接著脑海中的画面暗了下来,然后,他倏地屏息了,心跳的声音变得不稳定,那种感觉很奇怪,但他就是知道了那种被自己所怀疑的心思,这一刻,他清清楚楚地知道了那份令他疑惑不解的情谊是什麽。

现在,到底是谁在他的后面追逐著,还是……现在追逐的人变成了他自己?

他想好好的确认,不管花多少时间,他总得厘清这种复杂矛盾的感觉。

霍地站起身来,佐助看了看鸣人一眼,嘴里含糊的低咒一声,他移动脚步至鸣人身边尔后蹲下身,他背对著火光,灰黑影子几乎笼罩在睡得不甚安稳的鸣人身上。

他悄悄地探出手,指尖轻轻落在鸣人的发顶上,仅仅如此佐助却感觉到他正发出微颤,他将手移了位置掌心便覆在鸣人略微沁汗的额面上。

这时,佐助略为显示了他不悦的心情。

鸣人这麻烦的家伙,居然开始发烧了!

偏偏这时候他们跟小樱及卡卡西失联了。

他淡淡地蹙起眉头,伸手拿起自己被火烤乾的上忍背心覆盖在鸣人身上,但这不能起得了太大的保暖作用,佐助旋身面对那烧得几乎只剩下星火的一团火簇再次添了剩馀的材薪进去。

他抬眼将视线投射到岩洞出口并且烦恼地思付,此时天色还未亮起,现在出去找回一些他们所需的东西似乎不甚妥当,但是他却没有别条路可以选择,他们的背包里有小樱调制的伤药与其他治疗药物,而鸣人与自己都需要那些东西。

佐助又再次伸手探向覆在鸣人身上的上忍背心,他打开其中一个收纳卷轴的口袋从中抽出了一卷和笔管一样粗细的卷轴握在手心。

这时候,他的视线无意地扫过鸣人虚弱的脸庞,佐助却忽然愣了愣,随后他略微抿紧了自己的薄唇,又再次定住自己的视线不再移动,他冷情的面容看不出他此刻的心绪变化。

佐助停顿下了自己原先该要起身的动作,他转而低头盯著鸣人的脸蛋看著,然后悄悄地探出左手以指尖轻轻地滑过鸣人的面颊,徐徐拨开了滑落在他额上的几缕金发将自己的唇印了上去。

那是很轻描淡写的吻,但是包含了他的疼惜。

唇瓣传来的温度是灼热的,鸣人额头上的温度让他紧紧地蹙起眉头,佐助低语道:「鸣人,你这家伙不是这麽弱吧?」

佐助是故意这麽说的,他知道鸣人这家伙并没有真的沉沉睡去。

不一会儿,鸣人有了一点反应,他微微睁双眼,眼睑之下的蔚蓝色眼瞳无法准确地对焦,可是他却清清楚楚、断断续续嘶哑几句细微的话:「闭嘴……佐助、你给我等著瞧……」

「哼!我早说过,不如等你有那份力气之后再来和跟我较量。」佐助轻轻笑了下。

「可恶……你这个混帐!」意识模糊之中,鸣人又缓缓地闭上双眼,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和佐助说了些什麽,他的身体目前也只能做出这样简单的反应,现在的他必须充分的休息才行。

佐助起身走往岩洞之外,他回头面对了那座卧的岩块,接著迅速拉开了手中握著的那份卷轴,长长的一段纸面凭空扬起,佐助伸手对著上面的封印轻触了下,一瞬间,那个透出微光的岩洞忽然像是被人用画笔抹去了一样,洞口就这样消失不见了,此时这里看上去只有一大片平板的岩壁而已。

抬起首看了灰黑不明的夜幕,佐助呢喃:「我必须在半个时辰内回到这里。」

 
何况,天色就快亮起来了,希望小樱与卡卡西他们也能平安无事才好。




好乾燥的感觉,身体也好热,现在是什麽时候了?我现在在哪里啊……

真的好渴……好热……

「唔……」身体感觉很不舒服,鸣人微微睁开了双眼,眼前只有一片模糊蒙胧,脑子的记忆乱成一团。

「呜……好、好想吐……」紧接著鸣人猛然翻身,伸手掩著嘴,另一手撑著地面,然后他抬头深呼吸企图缓下那种恶心欲呕的感觉,但是他张开嘴还是「哇啦」一声。

没有东西可以吐,甚至连水也都吐不出来,鸣人嘴里尝到的尽是苦涩的味道,可是他的胃部还是断断续续的做出压缩的动作,而身体却发出微微的抽搐,他也就只是不停乾呕而已。

嘴中的唾液滑落唇角,鸣人试著顺了顺自己的呼吸,当那种恶心的感觉不再强烈时,他抬起下膊抹去嘴角涎下的液体缓缓坐起身,可这一刻,鸣人也慢慢感觉到身体的疲乏与疼痛。

「啊……痛死了!好痛啊……」鸣人紧蹙了眉头,眯起双眼,他龇牙裂嘴地难以忍受这样的疼痛感。

为什麽全身都在泛疼,没有一处肌肉是松懈的状态,就连关节也都无法顺利弯曲或舒开,当然,他的骨头也都跟著隐隐发出一种酸疼感,这副身体无力而疲乏地颤抖。

晕眩感忽然袭来,眼前也阵阵发黑,鸣人伸手撑住自己的头部,他的脑子现在一片空白,亦且沉重而泛疼,额角处与后颈筋紧绷而无法纾解。

空气中有些冰凉,但是并不寒冷刺骨,甚至有一种细微的烟烧粒子在空气里飘荡,那种极度乾燥的味道好像让鸣人隐约地想起了什麽。

啊……可恶!

这样在心底狠狠咒骂一声,鸣人立刻抬头寻找脑海中猛然浮现的那道人影。

「佐助!」他的嗓音微哑,可却能如此嘶吼出一个名字。

这一处只有他的回音,接著那道回音逐弱了,突地只剩冥寂震荡。

身处这岩洞之中,鸣人来回巡视,眼中尽是暗红相容的色彩,这处小小的空间是冰冷的岩壁包围著他,而他身边只有一团热烈的火簇,那团火簇不时发出细微的爆响并跳出星星点点的火花。

佐助那家伙不在这里!

鸣人咬紧了牙,低下头去,他双拳紧握,瞠大了蔚蓝色的瞳仁,神情就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他的眼窝因疲惫而泛出淡淡的黑影,这更突显了那双琉璃一般透彻的水蓝色眼瞳,就彷佛像是镶上去的宝石一样美丽而清透,可同时也溢出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忿怒色彩。

「怎麽会这样……为什麽会变成这样?」鸣人显得有些失神,绷紧了下颚喃喃低语,甚至连他自我呢喃的声音都有一些颤抖,那种不可置信的感觉是很不真实的,他甚至怀疑当时那样子的佐助是否也是虚幻的。

那是一场荒唐的梦魇!

此时鸣人留意到自己的手腕上有著淡淡的瘀痕,他伸手拉开了白里和服的袖子并将整条臂膀J囧赤囧裸囧裸地露出,这下子他知道了手臂上的瘀痕可不只在手腕处才有,就连手臂上膊也都可怜不堪。

这些布满他手臂上的红紫痕迹是佐助留下来的掐痕,那麽如此看来,在他身上的伤痕就不只有这一些。

鸣人无法停止颤抖,那是不甘与愤怒,并且还参杂了尴尬难堪的情绪,但他有什麽理由能够这样发怒,仔细回想,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他只能气他自己罢了!

「该死的!可恶!」抿紧了唇瓣,他倏地拉下袖子,鸣人像是不愿意再看到那些刺目而斑驳的痕迹,何况,那些令人遐想的痕迹还是在自己的身上,他简直气得发抖,却更加地不愿意想起那些意外之事。

鸣人的眼角凝聚雾气,随后他立刻抬手拭去,他气得无法抑制自己激动的情绪,他很不甘心、非常非常的不甘心,亦且羞怒不已,这种事情不是说不在意便能立刻从记忆中消去。

鸣人自己知道,他连累了佐助,让他遇上一连串难以解释的麻烦,他也知道,他为难佐助如此迁就他、更救了他并且照顾他,他知道,佐助想狠狠揍他一顿,也知道那时的佐助刻意远离他,但他却自己找上门,他更知道,其实佐助有几次简直想要杀了他。

可他并没有因此痛恨佐助那家伙,但是他却想狠狠打自己一拳!

只不过,说他自己不气佐助,那却是个欺骗自我的谎言,他的确也想狠狠的痛扁佐助一顿,虽说事出有因,可其因却出於他自己,鸣人简直不知该怎麽做才好,现在是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