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火影同人)危险的气味 作者:魅郎 完结-第2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对於佐助现在的举动完全是摸不著头绪,鸣人无可选择,他挣扎了一会儿才不情愿地顺著佐助的姿势环抱他的肩、靠在他身上,最后也只好依著对方的动作让他抱著自己,他发冷而颤抖的身体实在是无力得站不住了。

可此时此刻,佐助却立刻在鸣人提问的话语后面接著说:「忍著点。」
 
「什麽?」鸣人蹙起眉头,面露疑惑,他猛然间觉得,佐助这莫名奇妙的话简直有种在迫害他感觉,他想立即由佐助的颈肩处抬起头,紧接著鸣人却发出哀嚎,环抱在佐助身上的双臂猛然收紧,他张口立刻要咬住佐助的肩头。

「你没办法自己上药吧……鸣人。」佐助的语调确实窘迫,他将手潜入鸣人的衣摆下毫无预警的将右食指探入他的后囧穴,他很清楚鸣人发烧而不舒服的原因是这个关系。

「啊……呜啊!混帐佐助!你这家伙我一定会杀了你!快放开我,佐助!听见没、呃!」鸣人刷红了脸,脑子里一片空白,没办法立刻反应动作,疼痛的感觉直叫他的面部扭曲了几分,颤抖的身体泛出些微的抽搐,他隐约知道放松身体会好过一点,但这简直是难以做到!

不一会儿时间,鸣人开始展动身体,他想要立刻挣脱佐助的怀抱和正在直捣体囧内的指尖,但这种姿势让他无法顺利动作,他现在的身体重力与支撑力全放在佐助身上,佐助这家伙老早就箝制住他的身体了!

他一开始可是完全没想过佐助会这样做,正确地说来,他对佐助完全没有防备心,有的只是愤怒、难堪与懊悔。

佐助这家伙为什麽会以这种面对面的姿态抱著他,鸣人终於知道,为什麽佐助会无视他的挣扎以及两人之间尚存的尴尬与嫌隙把他给抱了起来,简单说来,佐助这家伙的目的是为了方便替他处理那难以启齿的伤处!

「……放松一点,鸣人。」佐助抿著唇,似乎在刚才就想脱口而出对鸣人说声道歉的话,可他知道,若是鸣人听到了一定会更加愤怒,因为那种道歉的话无疑是在提醒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

现在他们只能将那件事作为「顺其自然的意外」,并且慢慢忽视或是淡忘。

「呃嗯……不要、啊!该死的!佐助,你这家伙放开、呼嗯……慢、好痛……」鸣人的语气削弱了,他目前也只能发出颤抖并且抓紧佐助,随著那种异样的疼痛他的呼吸急促起来,鸣人却也无从感觉到佐助加快的心跳。

放慢动作,佐助加入第二指轻轻在那处炙热而紧实的甬道抽囧动,鸣人因为难以忍受的疼痛无意地将他的动作给箝制,随后他只好在那炙热无比的体囧内微微弯曲指节撑开那处,让里面的白色秽物与污血跟著他的动作流出并让清澈的溪水带走。

「鸣人,放松……」他也感到莫名的紧张,佐助紧蹙起眉头,因为鸣人这家伙抽搐的身子不断缩紧,他晓得他一定很疼,但鸣人的双臂也跟著收紧,让他难以呼吸。

「呜……闭嘴!可恶啊!啊、呃呜……」他也不是没有放松身体,但是那种尖锐的疼痛难以言喻,这好比被苦无刺入胸口,然后恶意转动苦无并将伤口给捣烂,这种感觉既恶心又疼痛的让人难以忘怀,接著原本要挣脱的动作立刻被击溃。

佐助根本就不打算放开他,这时他却想挣脱现下的情况,可是自己疼痛而抽搐无力的身体只能暂且仰赖佐助这家伙,随后鸣人的眼眶泛红了起来,他抓紧佐助背部的衣料将头低了下去,泛著冷汗的额面抵在自己的手臂上,鸣人闭上双眼,强忍著难过的感觉与近似悲切的心情承受那种异常的疼痛感。

移动视线并落在自己颈侧的湿润金发上,鸣人的身体渐渐放松,他口中飘出的声音只剩下短促的喘息与闷哼,但是这家伙身体抽搐的次数却增加,佐助在确定鸣人炙热的体囧内没有那些黏腻的东西时,他便轻缓地将手指退出鸣人体外。

「喂!鸣人……」佐助似乎是觉得有些难堪,他随后止住了自己的话语,他并不晓得自己这种状况下应该要对鸣人些说什麽。

「呜……」那是很细微的声音,像是鸣人的泣声。

「你这家伙……」你该不会是在哭吧?

虽然觉得不大可能,但他确实想要这麽说,不过佐助却把话止住,这时鸣人已经没有展挣的动作了,身体只剩下明显的颤抖和冰冷。
 97楼 佐助懊恼的抱著鸣人,他环抱在鸣人身上的手臂收紧了,随后他移动脚步往岸边那棵向溪水延伸生长的茂密树木下前行,溪水流动的速度湍急,抱著怀里没有动静鸣人他的脚步似乎又变得急躁了。

毫无预警地,鸣人松开环抱在佐助颈肩上的双臂接著使力一推,佐助也没料想到鸣人贸然的举动,恍然间鸣人整个人落入溪水中,他们之间溅起了很大的水花。

「白痴,给我安分点!」他的耐心忽然消失了,佐助伸出手迅速抓起鸣人白里和服的颈后领缘,并直接在溪水里拖曳著躁动不已的家伙往刚才前行的树荫底下前进,而水底下的鸣人抓著他的手臂立刻挣扎起来。

鸣人展挣的动作让他在水里载浮载沉,当他露出水面时他深深吸了口气随后却又沉入水底,没多久,鸣人立刻被人狠狠的从水里拉了起来并且被压在溪岸上。

猛然睁开眼睛,鸣人就看见正在怒气边缘的佐助。

佐助单手拉起鸣人的前襟倾身上前,并以自己置於上方的重力将他压制在地面上,而鸣人水蓝色的双眼露出坚决且气愤的眼神,似乎很难找到刚才因难过而有哭泣的神情,鸣人的双手也抓起佐助胸前的衣料表示他难以释怀的愤怒。

他们对视了几秒,佐助腾出左手伸向自己将药瓶衔在嘴边,下一刻他松开压制鸣人的右手连著刚才意图空出来的左手迅速扣上鸣人双手的腕处,这时候鸣人立刻抬起上身想以头击去冲撞佐助。

紧接著,鸣人的视线里却望进一片血红,他的时间似乎只过了一秒,待他回过神,双臂的下膊被交叠困绑著并置於头顶上方,而困绑他的东西是原本系在腰间的衣带。

「佐助!宇智波佐助!」鸣人简直不敢相信,佐助那家伙用了瞳术!

「吵死了,鸣人,你这家伙实在是很难照顾。」佐助的语调微微颤著,那是强忍不耐烦的怒意而有的语调。

「我有说过要让你照顾了吗?混帐!放开我、快放开我,你听见没有,白痴佐助!快住手,我可以自己上药……」鸣人的脸色泛白了,他望见佐助将药瓶倾倒,里面湿黏的药水沾染了佐助的掌手及指尖,鸣人明白佐助要做什麽,以至於他先前想谩骂的话全都堵在喉咙里。

这时佐助抬起他的双腿置在自己腰侧两旁,他抬眼看著鸣人说道:「这话应该是我要说的吧!白痴,你这家伙能够自己上药吗?鸣人你可是在发烧,连站著都成了问题,少说笑了!」下一刻,佐助将沾了药物的手指探入他红肿的内里,而鸣人立刻呼出了惨痛的呻吟。

鸣人闭起双眼,他咬紧牙,疼痛的呻吟闷在喉间,鼻息间溢出了闷哼,他看上去呼吸困难,喘息加重了起来,鸣人的身体不停颤抖,弓起的背脊无法放松。

「鸣人……」佐助的脸色别扭,低著头却又抬眼望向鸣人,他想叫鸣人放松身子,但是他却也只能等待鸣人适应他突如其来的动作。

「该死的!我已经在配合你这家伙了,混帐佐助!」鸣人猛然睁开眼,他难以忍受的破口大骂,忽然间,凝聚在眼里的雾气顺著眼角滑落下来。

望著鸣人因难堪气愤而落下的泪水,佐助怔了一下,他收起视线,又试著将指尖推进鸣人收缩炙热的内里,而那种感觉很真实,他的情绪感染了鸣人承受难堪的愧愤感。

被人侵犯的感觉又再次升起,鸣人却只能别开视线尽量放松自己的身体,他晓得佐助是想对他做点什麽,况且就如佐助所说的,他说不定没办法自己上药,而他会发高烧的原因就是那处的伤造成的,若是不好好处理会使伤口恶化,就算他的恢复力神速,那也会拖上几天时间让自己苦不堪言。

佐助将指尖沾染的药抹入柔软炙热的内壁,在退出时他的指尖上染了些许的殷红,这时佐助抿紧了薄唇,感觉难堪了起来,他又再度倾出药瓶里的药水重覆地为鸣人做上药的动作,直到那些殷红的颜色被药物的颜色取代后,佐助才停下这些上药的进退动作。

这对他们双方来说,简直就像是酷刑一般的难熬,鸣人的冷汗早已布满面容及胸口,而佐助的样子也没好到哪儿去,他的额间也沁出汗水,紧张而窘迫的气氛让他们的呼吸不太稳定,尤其是鸣人,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气息,疼痛与难堪让他无力再反抗佐助企图替他上药的心意。

鸣人回过头望著佐助,他面色苍白,抿著双唇,而佐助没有移开视线,他也望著鸣人,但他的表情却显得漠然。

眼里显示过度的疲惫与虚弱,鸣人忽然说道:「佐助,你这家伙一直都很讨厌我,对吧?照你这家伙的作风应该会把我丢下不管!」

「哼!我确实这麽想过。鸣人,你可是不计代价和艰困的帮助『同伴』,我自然也不能让你有任何的困难并且照顾你,你说对吧?」佐助听闻鸣人的话却莫名恼怒,他对鸣人如此报复性的讽刺,就在鸣人未打算接话时,佐助却又放下强硬的语调,说:「鸣人,你不会想见到……小樱他们担心你吧?」

这时候鸣人愣了下,他听得出这麽说话的佐助也担心他,接著手上的束缚被松开了,鸣人坐起身将白里和服拉拢,当他抬起头望向前方时,佐助已经起身走向他放置背包的位置。

难受的动了动僵硬的身体,鸣人小心翼翼的不想因此扯动伤处,他缓缓地从地面站起身,忽然有一套衣物落在他的脚边,那套衣物是黑色的,是腰间需要绑著绳带的一套衣物,而上衣的领缘处有枚宇智波的家纹。

「把衣服换上。」佐助淡淡的说,他将视线投射到鸣人犹疑的脸上,又道:「你不是还想穿著那件白里和服吧?」伸手指了指鸣人,意指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