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火影同人)危险的气味 作者:魅郎 完结-第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咦?不、不是,小樱,我没有住在这里过……啊、不对,我每次都和好色仙人住在不一样的地方!」看见小樱有些阴狠的表情,他立刻反应过来,冒著冷汗解释,都过了好几年的时间,鸣人哪会不知道这里是什麽样的地方?

鸣人想寻求其他同伴的救援,但卡卡西一副事不关己的对他笑,而佐助也冷冷的笑了一声,就像这件事跟他没有太大的关系,没必要为此受到波及。
不待鸣人解释,小樱本就不想理会他,即刻动用私刑。

「好吧!我们准备开始行动了。」卡卡西低声吩咐,他们小声的回应,接著四人便各其所司的散开来。

很小心的将身体靠在阴暗处,鸣人带头而佐助跟在他身后,他们观察四周想要避开其他人的注意,尽量完成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没人!」对身后的人比了简单的手势要他跟上,鸣人立刻跳出刚才藏身的阴暗处,接著在一瞬间又落到另一处点藏匿气息。

「你这家伙到底有没有来过这地方?我们已经在同一个地方绕了第二遍了,白痴!」佐助开始不耐烦起来,他现在一点都不相信鸣人有来过这里。

「都过了那麽久的时间了,我又不是常常来这里,常来住这一馆房间的是好色仙人,又不是我!」鸣人不满地抬眸回首瞪著佐助,对方也一样不耐烦。
叹了一口气,佐助没再说话,就依著鸣人的印象与自己的观察慢慢找出这馆内负责人的房间。
 19楼 
2009…4…23 18:53   回复 



朴雪露   绕了不晓得几回,他们终於找到馆内极隐密、最上层的一个房间,依据馆里服务员出入的人来看,这里是最崇高的地方。

他们打听到今晚正好是馆内负责人回来验货的日子,除了勘查地下研究室及出货的货单,再来就是选出馆内首席的花魁。

每几年为一期,这座艺妓馆会推选出馆内的一位女子作为人选,就算是刚成为艺妓的低阶层女孩也有可能被馆里的人推选。

让一位被指定的女人进入馆主的房内,由馆主亲自鉴赏,一是品赏女人的艺能,二是品尝女人的躯体。

所以在找到馆主的房间之前,他们先去找了那名被指名的花魁,并用小樱所给的药物将那女人薰昏再藏於房间内的隐蔽处,接著拿了女人今晚专用的衣饰妆点,这状况摆
明了鸣人和佐助有一人要伪装成这位将被鉴赏的女人。

他们躲在角落,鸣人如往常一般,自信满满地开口对佐助说:「喂!佐助!现在就跟我猜拳吧!」

想要接近戒备森严的馆主房间,他们两个为了伪装成被评鉴的艺妓而僵持不下,最好的方法就是一决胜负,但是碍於没有时间没有地点互相较量,於是最简单最快速的猜拳便列入考虑范围。

首次,两人平手,接著,简单的猜拳也变得有挑战性。

第二次,依旧是平手,鸣人的心跳渐渐加快。

第三次……胜负揭晓。

佐助出拳为布,鸣人出拳为石,谁输谁赢是想赖也赖不掉。

「不会吧!」鸣人暗暗地哀号,看著对方侥幸的表情,他恨起了自己的右手。
难以置信的泄了气,他很想为自己忿忿不平。

为什麽自己会出石头呢?

「快进去吧!白痴!」佐助指了指地上摆著的华丽和服和妆点脸上的颜料,示意鸣人立即扮上它。

「可恶!佐助你这家伙给我闭嘴!」心不甘情不愿的,鸣人开始慢慢褪下自己的外衣,套上了华美繁重的和服。

但是他不太懂得女人的衣裳要怎麽穿,这种纤细光滑的绸缎他弄得很凌乱,身上的服饰也系错了 位置,沉重的假发饰物他更是连戴都不想戴上。

「这到底是什麽东西啊?」拿起腰上的细绳与宽带,鸣人完全弄不清楚这要放在身上的哪一处。

佐助闲暇的站在旁边看著鸣人有点滑稽的模样,他不自觉地露出笑容,有一点取笑的意思,但没有太大的恶意,反到有一种玩味的感觉。

弄了许久,鸣人仍是没有弄好身上的妆扮,正当他思考著这麽多层的衣服哪一层要套在哪一层时,这时候,一双手便忽然摸上他的身。

鸣人讶异的抬头,双眼瞠得很大,可那蔚蓝色的曈眸却显得异常光鲜剔透,漂亮极了。

没有理会鸣人的错愕神情,佐助盯著他的双眼看,双方的距离很近,视线也连接在一起,他手里的动作却在是帮他整理身上的衣裳,佐助仍是看著鸣人,没有刻意移开视线。

可是,鸣人却忽然从对方深邃的眼里回过神,他低下头有些尴尬的说话:「喂!佐、佐助,既然你会弄这种东西,为什麽你不自己来扮啊?」不知为什麽,鸣人觉得自己的脸会是红的,而且很突然也很莫名其妙,他从没想过佐助会帮弄这种东西。

「因为是你猜拳输给了我。」没有犹豫,佐助很直接地给鸣人答案。

「哼!那是你这次运气好,下次我绝不会输给你!」这是完全不服输的口气,鸣人却觉得身上的衣服是越穿越厚了,而且佐助动手系上他腰间的衣带也越缠越多。

他忽然纳闷起来,问道:「嗯?佐助,为什麽你会用这种女生的东西?」

「……」一时间不晓得如何回答,佐助露出短暂的沉默,他回答:「这种东西看几次就能够明白,连书籍上都有记载这种传统的东西。」

「看几次就明白?」鸣人歪著头眼里尽是疑问,他又问:「木叶有这种书吗?」

「哼!你这种家伙也会去翻木叶的书籍吗?」对鸣人的提问置若罔闻,佐助藉机反问。

「喂!佐助,你这家伙说的话很让我火大,我只不过就是问你为什麽会弄这种女生的东西而已啊?」很不愉快的谈话,鸣人还是想问问对方,他想知道这样的佐助什麽时候对这东西这麽了解了?

 20楼 
2009…4…23 18:57   回复 



朴雪露   
可是佐助没有给他很明确的回答,就算鸣人现在一直对他提问,他也是答非所问,鲜少详答,自然话少,讲解不多。

「喂!鸣人,你应该要先改变身体的样子吧?」替人穿衣的动作忽地停顿了下来,佐助突然念了念鸣人,语气透出些许嫌恶,而鸣人也一脸莫名其妙的看著他,「你这种样子哪一点像是被指名的花魁,这缠上去的宽带反而……一点都没有女人的样子。」

「哪种样子啊?可恶!佐助你这家伙真的很烦!」鸣人说归说,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或许以女人而言,自己是高了一点,就连腰身也没如同女人纤细欲折似地,他是个男人,有的只是健硕的腰身,看样子又得要重弄了。

听闻鸣人的抱怨,佐助握紧了拳掌,压下自己的怒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啧!怎麽这麽麻烦啊?早知道会这样,我就应该要先拜托小樱了来扮了。」鸣人呶呶嘴,知道对方也和他一样不耐烦的耗著时间,他简直快要发狂似的。

「动作快一点,你要比那家伙早进去那房里,如果再继续浪费时间的话,我们就前功尽弃了。」佐助瞪著鸣人,用力抽出刚缠上鸣人腰间的宽带,将手环於胸前等待他施术。

咬著牙,鸣人已经不想再去管装扮的事了,他不耐烦腾出手,作出结印的手势,然后一阵烟雾腾起、散开,一个甚是丰满的金发女孩、带点暴露性感的模样就著样呈现在佐助眼前。

这下子,变得纤细的腰身让才刚穿上身的和服显得更为宽松了。

佐助忽然轻笑了一声,有一种挑衅的意味,这是明显的嘲弄,鸣人顿时暴怒,他叫道:「混帐!你这家伙以为我喜欢在这种时候扮成女生啊?」

「哼!很适合你,真像个白痴。」毫不在意的,佐助伸手拉低鸣人肩上的襟口,刻意露出他纤细的颈部,接著便重新将衣带慢慢系上。

「可恶啊……」逃不开的输局,低声的哀号,鸣人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闭嘴……快点穿上,等一下还要化颜料。」眯著眼,蹙著眉,不耐烦到极点的佐助尽量不搭理鸣人。

「啊啊……我的头好重啊!」嘴里满是抱怨,鸣人也渐渐想让自己快点习惯这种沉重不便的装扮。

藉著微微的灯光,两人就在隐蔽的角落即时而努力地研究女人的妆扮,佐助虽然不太

清楚这些东西要怎麽妆点,但他却凭著记忆里所见过的东西慢慢帮鸣人做起打扮。

拿著手里的画笔蘸上鲜红的颜料,佐助在鸣人身上完成最后的一道步骤,替他在唇上画上鲜红色的颜料做为女人必备的魅力色彩。

不知怎地,佐助慢慢觉得有些新奇,若是有面镜子,鸣人这家伙绝对不认为现在这种打扮的样子会是他自己,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心里觉得好笑却也含了一种复杂的成分,似乎有一种不想让这家伙走出和自己共处这个空间的异样感觉。

鸣人总觉得自己脸红了,皮肤的感觉也很热,除了佐助盯著他的视线,还有这个狭小的空间硬是要待上两个人的关系,当然包括身上那一层一层厚重的服饰。

微微抬起眸子猛地瞪著佐助,想在他那嘲弄自己的脸上烧出一个血洞,鸣人想在这时候说点话,但是他却很难直起自己的颈子,头顶的假发和饰物让他不得动弹。

佐助的脸上仍是有一种笑容,很淡很淡地在唇边勾起了弧度,有点狂傲,是那种让鸣人看起来不太舒服的笑容。

鸣人蔚蓝色的眸子明亮而有生气,他的眼里印上佐助微微扬起的唇,对方就像是露出不自觉的笑意,其中有挑衅的意味、有戏谑的意味、有玩弄的意味,还有,诧异般的赏识意味……

就在这淡淡的微光之下,那样幽冥深邃的眼神中露出了不可置信的光采。

「……这就对了,就是这种眼神,鸣人。」这话意味不明,佐助伸出指尖轻轻拂过鸣

人如艺妓似露出的纤细颈肩,他低下了首,贴近鸣人与他平视,「等会儿去房里的那
个男人一定会对你很感兴趣,尤其是这种会把人给牵引住的双眼。」

「闭嘴!佐助你这家伙给我闭嘴!」脸上的热气一直消不下去,眼前的佐助看起来和平常不太一样,似乎比平时更加恶意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