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火影同人)危险的气味 作者:魅郎 完结-第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很讨厌这个味道,这种香水的味道他没来由的讨厌,但是这样说也不太对,应该说,这个香味他很熟悉,因为在执行这项任务的几天里,他们小队都一直闻到这种味道,虽然现在的这只玉瓶子里传出的味道没有那麽强烈难闻,但他还是很讨厌。

「你叫什麽名字呢?」馆主对鸣人露出了抹让人厌恶的笑容。

「我、我叫鸣子。」鸣人学著女孩的羞涩模样,低著头但却又不敢抬起头的样子。

「很不错的名字,你……看起来好年轻,不晓得你几岁了?」馆主有一点疑惑的问。
几、几岁?

才第一个问题就问倒了鸣人,刚才他们弄昏的女人是几岁?
 24楼 
2009…4…23 19:02   回复 



朴雪露   答案:他连女人的样子都没看见到就把人放进收纳这身贵重和服用的编织篮子里了。
而佐助对鸣人的反应也一阵无奈,看样子鸣人这家伙根本就不晓得这个问题怎麽回答。

他在心里暗骂鸣人:『超级大白痴!不要愣在那里,随便回答就行了!』

「我……我十七岁。」可恶!既然如此我就随便说吧!反正这个馆主说我看起来还很年轻。

「十七岁啊……」馆主摸了摸下巴,他的眼睛直直盯著鸣人看,身体也慢慢向他靠近。

鸣人下意识缓缓地往后缩,他对於这中年男子身上的味道和样子感觉恶心,泛青著脸,勉强地挤出微笑,道:「怎、怎麽了吗?馆主?」

「嗯……没有什麽事,艺妓是你这样的年纪好,漂亮又有才能。」他又朝鸣人一笑,目光埽过他全身视线便停留在鸣人怀里的三味线,然后又说:「听说你的三味线让馆里的客人十分赞赏,先前我也是听闻首席太夫提过的,你就先奏一曲给我听听。」

「弹、三、三味线?」全身又犯起一阵疙瘩,鸣人觉得这个馆主比起他们的委托者要来得难应付,怪不得那个加藤会被他给比下去。

「是啊!」馆主点点头。

躲在另一处的佐助也开始替鸣人紧张了,不晓得这家伙是不是能用其他的方式应付,对这家伙的演技感到无力又无奈,佐助他露出早已无所谓的表情,低声念著:『快随便想什麽办法引开他的注意力,白痴!』

鸣人运用自己脑里浅薄的知识开始想,但他想尽了法子却也无法弹奏出美妙动人的乐曲,於是,他便采用别的方式来让这个难缠的馆主转移关於才艺这部份的注意力。

「馆主,那个小小的瓶子是什麽东西?」指了指榻上的粉色玉瓶,鸣人开始企图从对方那里套话。

「这个啊!」馆主的视线从盯著鸣人看,然后转移到这只玉瓶子,他忽然又露出猥亵的笑容,伸手拿起玉瓶子。

鸣人猛然感到一阵恶心的恶寒,身上的疙瘩频频犯起,发麻的感觉直逼头顶,这种感觉一直从刚刚这男子进来时就未停止。

「你很想知道吗?」小心翼翼的拿起这个玉瓶,馆主似乎很宝贝这样东西。

「嗯……」状似娇羞的点点头,鸣人觉得自己就快要掀牌了。

「这个是香水,是我今晚选择你做为本馆第一席太夫的助兴礼喔……」馆主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上了鸣人的囧色囧诱之术的当是一样。

鸣人在心里暗咐:『哼!这家伙真好骗,他这个样子和好色仙人简直一模一样!』

「这个香水我没有见过,它的……香味好特别喔!」脸上露出娇羞的笑容,鸣人却在心里呐喊:『这个味道哪里好闻了,真搞不懂他们为什麽要抢这瓶香水?』

「这是我从某个家伙那里拿过来的,这可是稀世珍品,传说以前的贵族都喜欢拿来送给他们最亲密的爱人,它有一种很特别的功效,据说很多人难以抗拒。」馆主一边解说却也一边逼近鸣人。

看著鸣人向后退,他又更往前,馆主又兴奋的讲著:「今天我回来勘查这批制造好的香水,也顺便去把装箱的成批的货物运送出去,这香水可是有很多人都想的,我花了好多的钱请人来研究这玩意儿……」

「这、这要给我?」指了指那瓶香水,开口打断男子的话企图再次转移话题,鸣人依旧不停向后退。

功效?不过就是女生在用的香水,还能有什麽功效啊!

「是啊!你一定会很喜欢,不如……我现在就送给你。」馆主很大方的把刚才宝贝的东西放在鸣人手上。

握到那只色泽温润光滑的玉瓶子,鸣人知道自己成功了,他非常确定,这就是他们要找的东西。

现在,只剩下被研究出来的香水配方了!

鸣人微微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但是馆主却忽然对鸣人说:「鸣子,你把瓶子打开来看看,里面的香水是我叫人调过的,味道很好闻,你会喜欢的。」

鸣人抬头看了那馆主,那男子像是在等待什麽,脸上堆满了一种隐忍难耐的表情,当然,他下意识认为这可能不会是好事,所以自己的动作也迟缓了些,但馆主仍是催咐鸣人,想让他快点打开那瓶玉瓶。
   
只不过就是个香水,打开来应该不会有什麽事吧……可是我很讨厌这个味道!
犹豫一会儿,鸣人伸出另一只手拉开封住瓶子的软木盖。

像是即刻的发生的,香水的味道霎时弥漫开来,那浓郁的气味确实就如馆主所讲的,没有自己印象中的难闻,甚至有一种让自己渐渐被吸引的感觉,那是一种幽幽清淡的清香味……对了!这就像是迷囧药或是能让人犯瘾的毒药。

「你喜欢吗?」馆主握住了鸣人的手,低低笑出声音,然后他抽起鸣人手上的那瓶香水,接著,微微倾倒那小小的玉瓶子便往鸣人身上滴下几滴气味浓郁的透明液体,

「我可是非常喜欢喔……鸣子。」

「唔嗯……」很讨厌的感觉,脑子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他现在的脑子昏沉沉地,动作也开始迟钝起来,那种香气很难去解释它像什麽样的味道,但是闻了之后却让鸣人觉得很热燥,「可恶!你这恶心的家伙,还给我……」

想伸手拿取那瓶被人抽走的玉瓶,但是身上被抹了那种香水,浓郁的香气让他连脑子都开始变得沉钝晕眩,而那馆主将抽走的玉瓶子重新封上瓶盖,接著把那瓶香水收回刚刚的木盒子里。

可恶!我受不了了!

鸣人豁了出去,用力的大喊:「你还在看什麽,佐助你这个混……」可话还没喊完,鸣人的腰身环上了有力的臂膀。

猛然回头,鸣人便看见佐助蹙著眉,而且不知何时,他的另一只手里已经拿到了那盒装了香水的木盒子,显然这家伙也讨厌这个味道。

「你有没有事?振作一点,鸣人。」佐助低头对怀里的人说道。

「哼……我很好,我当然没事!」身体不知为什麽总有点虚而无力的,鸣人用力扯下头顶上的沉重假发,钝重闷声响起,也伴著上面零零散散的饰物传来细碎的声音。
男子被眼前忽然变卦的一幕吓到了,他跌坐在地上,抬起手,指向鸣人和佐助并且颤巍巍地说:「你、你们这些人,是谁派你们来的?」

「看样子你得罪很多人,不用我们说,你就已经知道我们是有背景和目的,怪不得你会顾用这麽多忍者,真是贪财怕死的家伙。」佐助不耻地哼了一声,眼里的冷酷显尽自己的无情。

「可恶!这个任务根本就不轻松,纲手奶奶又骗我!」鸣人恨恨地说著,他拼命扯著身上厚重的衣物,扯开了腰上的衣带将繁重的和服一件件脱下。

他稍嫌粗鲁地扯下身上繁重的衣物,鸣人拿起最外层的绸缎就往脸上一阵胡乱擦拭,他拼命想拭除那层覆盖面颊肌肤的颜料,可当他发现脸上的感觉是越擦越不舒服时便低低咒骂了一声。

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的摆设,当搜寻的视线落到某一点时,接著鸣人没有犹豫的走到一处摆饰点,他伸手就拿起珍贵的骨瓷花瓶将里面含苞待放的一剪绯樱抽出,倾倒出里面的清水为自己擦拭容颜。

「哼!超级大白痴,你这家伙也不是第一次自动跳进五代目下的圈套。」立刻讥讽鸣人,佐助瞪了被他自己拭红的面容,没好气的讲。

那中年男子的视线一直盯著那名擦拭面容、但口里却又溢出咒骂的女孩,后来又看著她开始动手脱下和服的动作,就在这时,这名娇艳的金发女孩站起身,手上比了个印的手势忽然解开了术,一阵烟雾弥漫,正待白雾消去后,原来玲珑有致的女性躯体变回男性平板建硕的身体。

男子看见这一幕,忽地泛白了脸色,他大叫:「来、来人啊!快……来人啊!」
但是很不巧的,他已经将身边唯一的守卫忍者给驱散了,现在的状况可是求救无门。
鸣人回过头瞪著那个发出惨叫的男子却猛地瞠大了双目,他的神情像是忆起了什麽讶异的事物。

「……啊啊!我想起来了,你这家伙!刚才我的头重得抬不起来根本就看不清楚你的样子!」很突然地,鸣人伸手指向那男人叫了一声,他气愤的咬牙,又道:「就是你这家伙,想到我就一肚子火,以前我和好色仙人来这里的时候都是你这家伙怂恿好色仙人住下这一馆的,每次都害我的钱被好色仙人花得一毛都不剩,而且还被他赶到最下面的烂房间住。」

当年,鸣人跟著自来也一起修行的时候曾来过这里,那时候不知为什麽,有人认出了自来也就是传说中的三忍之一,当这消息一传开,这里的馆主立刻谄媚的安排最高级豪华的房间请求自来也留下,而且还找了几个漂亮的大姐姐陪他吃喝玩乐从黄昏到天明,但是自己却被赶到最下面的房间住,吃的东西、用的东西都是最烂的。

「太好了!我老早就想找你这家伙算帐了!好色仙人每次经过这一带就一定会进来找你安排住宿和漂亮的大姐姐玩,最后我的钱马上就被他花光。」鸣人折响自己的指节,露出了气愤的眼神与恶作剧般的邪恶笑容。
他绝对会把这家伙打个半死才能气消,而且这好色的家伙刚还把他当成女生一样的轻薄。
 26楼 
「唔咿……你这小鬼,是那时候跟在自来也大人身边的小姓!」哀号了一声,显然男子是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