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末班车上的小女王-第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在哪里可以喝到水?人类喝的,透明的水?”
“抱歉,这里没有那种东西,我们所喝的所有的液体都是那红色的海水,那是我们的生命源泉。海水的话,离WOMB很近,可以给那里提供水分。但是离城镇很远,有一条小河通向城镇,可是那里经过魔女城堡,也不知道魔女对那水做了什么,等到了城镇,水也就变成很贵重的东西了。你所说的巴可耶娃小酒馆什么的,也就只在城镇了,你去那里也没什么用,东西也要消费。而且很远,没什么去的必要才是。”
“可是我刚去过巴可耶娃小酒馆啊……”
泪子一句话突然噎住了右边的嘴,她得意的舌头慢慢伸回来,迟疑了三秒后,她回答:
“没关系,因为不能随意走动,所以我们知道的东西也不是太多,关于这点原谅我们吧。”
左边的嘴不屑地接茬:
“把‘们’字去掉。”
“啊,那么你知道为什么独它要选择你来改变这个世界吗?”
右边的嘴突然问道,泪子不知如何回答,想了想,摇摇头,很诚实地回答自己不知道。
“想知道的话,去那个荆棘里拿点钱给我好吗?”
右边的嘴无耻地提出这个要求,泪子瞬间僵住了。原来说了这么多,还是想要她拿钱给她么,想到刚才走过的路,泪子小腿的伤口就隐隐作痛。泪子摇摇头,打算转身就走。
“钱的话,不想从荆棘里拿也没关系,你可以去那个悬崖,那里也有一箱子钱,虽然面值是稍微小一点,但是我也不想让你有那么多痛苦,我也是为你好,那么,拿到并想要知道下一步怎么做的话就去悬崖那边拿钱并带下来,就是这样,你看好不好?我这也是为了帮你……”
两张嘴笑得嘴角上扬,笑得口水都流下来了,下边的眼睛也笑得眯起来。
泪子不知怎么回答了,她现在有点崩溃,不但知道一些对自己没什么太大用处的情报,反倒是把她自己弄得晕晕乎乎的,现在泪子只想逃开,只想离开这里,赶紧到悬崖或者是什么个其他的地方。她迷迷糊糊地答应下来,转头就朝着楼梯的方向跑了上去,应该说是逃上去的。
跑到楼梯大概到一半的位置,直到泪子听不到那两张嘴的笑声,她回过头看看那张“吉普赛”脸,两张笑得狰狞的嘴,笑得口水直直流下。和下面一只眼角都眯起来的眼睛,从远处看上去——就像一张脸,在哭……

这条路还真是有点长,当泪子走到尽头后路又拐上去了,整个楼梯呈“之”字形,前面的墙壁上有个断臂,断口处流着蓝色的浓稠液体,手左右随着节奏挥舞着什么,当泪子想稍微靠过去看看时,手停下来了,对泪子指指那边上去的路,示意她要上去走那边。
泪子仔细看看,那手的手背上有一张嘴,还哼哼地唱着什么,那调调仿佛在哪里听过,但是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在哪里听的了。
那断臂指的路有点窄,但是也是通向上边的唯一的路,泪子看到那么窄的路就不想过去,看着非常危险……不过鱼人都说了在那里能看见整个地区,那就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泪子背靠着墙壁,紧紧扶着后面,脚步非常谨慎地朝阶梯的上面走……
作者有话要说:画了个苦逼的人设,没见过的以后会说




、第六章 眼高手低的蚂蚱

泪子小时候曾经有一次去上音乐课,音乐课的那个教室是在三楼,从里面进不去,要从外面的铁质楼梯上去,旁边是一个不高的护栏,那天快上课了,泪子不想进去,因为老师不在的话那群男生又不知道会怎么做……
泪子的胳臂正好能架在护栏上——因为不高,不知怎的,泪子想看看前面那个学校锅炉房里面在干什么,她抓住护栏,把自己架起来,看着前面锅炉房里什么东西冒着白烟。
突然一双手猛地推了泪子的后背,毫不知情的泪子整个重心全部向前移,在上身完全要坠下去的时候,泪子下意识地用右腿圈住护栏的竖杆。膝盖的内弯卡在横竖栏杆交界处,但是上身几乎都在外面了。
泪子吓得睁大了眼睛,三楼的高度对于小学生的她完全是致命,那瞬间俯视地狱的场景深深地烙印在她心里,泪子双手紧紧抓住栏杆,耳边能听到一群小男孩震耳欲聋的笑声……
咚咚咚……
铁质的楼梯传来跑的脚步声,两双手同时扶住了几乎在外面吊着的泪子——是音乐老师和来找其他同学的班主任老师,赶来的时间也算巧了。两个人全力地把泪子抱了上来,浑身颤抖的泪子都没有知觉了,班主任一看不好急忙通知家长。可是那时候泪子的父亲因为泪子母亲跟别的男人上床的事情被他知道,两个人都不想管这个“失败的结晶”,最后泪子先被送到了保健室……
那时候对于高度的恐惧还没有消除,何况这条路这么窄,泪子扶着后边的墙艰难地走着,别说往下看了,就是睁眼看着前面灰色的天空和暗绿的森林都是一种症候。无奈地,泪子只得深呼吸,然后继续摸索着朝上走……
向右看,马上要到尽头了,泪子一鼓作气直接快步地走了上去,到了上面又是一个平台,那里放着一箱子钱,是灰色的,上面印着英国欧元。那嘴说的大概就是这箱子钱了吧。泪子看了看,毕竟没有走到最上边,应该还有不多的路了。
转过弯,这里的楼梯稍微宽一点了,不过墙上有长长一排牙齿,连着红色的牙床长在墙上,延伸到上面,朝外面疵着,占了一小部分空间。虽然比较宽,但楼梯每一节都比较高,大概膝盖那么高,登上去比较累。泪子试着爬了几个楼梯阶就有点喘气了,手下意识地搭上了旁边的牙齿。
“呜——”
牙齿竟然被按下去了,还发出风琴一样的低声。泪子吓了一跳,注视那牙齿几秒钟,又伸出手尝试地在那颗牙齿上按了一下。
“呜——”
还是风琴的声音,就像教堂里那种很有意境的音乐一般。泪子看看这颗牙,再看看那颗牙,也试着按了旁边那颗。
“呜——”
还是风琴的声音,不过音调稍微高了一点。泪子继续朝上走,走几步就试着按按那牙齿,每次牙齿都像松动一般往下拐出十度的角,发出越来越高的音调,到上面都变成了高音。
“依——”
逐渐觉得不枯燥的泪子没怎么感觉就到了上面,再最后一个转弯,就可以看见悬崖的缓坡了,那里有一些小灌木,被海风吹得枝叶都朝向背对大海的方向。最前面是一棵大树,枝叶也被海风吹得朝自己的方向伸展,不过……那树上好像吊着什么东西。
泪子走进看看,那是一个人形的东西——是一个人上吊在树上,树枝伸展成一个歪脖树,正好下面吊着那个人。那个人闭着眼睛,嘴虽然小但是两颗虎牙大得都伸出来了。看的出来是个少年,穿着没有袖子的衬衫,领带打得歪歪扭扭的,他有四个手臂,又细又长,长得都到脚腕了。腿也不粗,看上去没什么力量似的,但是尾椎后面有一个椭圆形很长的东西——那看上去是昆虫的腹部。
看他吊在树上,是不是已经死了?泪子这样想着,还是尝试性地咳嗽了一下。
那闭着的眼睛立马睁开了,又大又黑跟蜻蜓的眼睛似的,大眼睛眨了眨,看看泪子,问道:
“朋友,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泪子打量了下少年,不解道:
“你为什么吊在树上?用我帮你放下来吗?”
本来打算问他为什么你没死,泪子突然觉得有点不太礼貌。
“不必,我习惯了,说来还真是个很长的故事。在我们刚会走的时候,我以前看别的同伴,总是蹦蹦跳跳地在地上找草吃。我觉得自己就应该跟他们不一样,我长得比他们帅身材也比他们好,我不该吃地面上的东西,我应该吃更高的东西,于是我爬到了树上,结果被这棵‘歪脖树’挂住了脖子……”
泪子四下看看,这树确实奇怪,有一些树枝像葡萄藤似的有一些卷卷的枝干,有的形成一个圈儿,少年脖子上的树干就是那样的。
“我记得我是一只蚂蚱,我本来以为我会被树吊死,不过过了很长时间我才意识到我的呼吸器官好像不在上半身,所以到现在都没死,不过还好,我现在可以够树叶子吃,虽然到冬天真是好难熬。朋友,怎么称呼你?”
“我叫泪子,你想不想下来?或许我可以帮你。”
“谢谢,可能我觉得自己还是待在树上比较好,因为过了那么多年,我的两双手臂只会够树叶了,估计下来后连走路都不会了,泪子,帮我拿点草好吗?我没吃过草的味道……”
泪子赶忙回头,在灌木丛里找找有没有花草。最后找到了一撮干枯到快死的草,给了蚂蚱人。他拿起枯草,放进嘴里嚼了嚼,竟然笑了。
“千篇一律地吃树叶子,哪怕是美味的垂帘树我都腻了,还是这个好。”
垂帘树?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泪子想了想,好像是垂帘树的种子什么的……哦,是在巴可耶娃小酒馆里他们吃的那种红眼球果子。
“这棵树是垂帘树吗?”
“是,垂帘树是两性植物,分公母的,所以在一块才能长出果子,那果子很好吃,但因为垂帘树林离魔女的地盘很近,所以果子很贵的。也不知道怎么的这里就长出垂帘树了。对了,我能知道你从哪里来么?”
泪子低下头,两手攥在一起扭动着大拇指:
“我是……独它带来的人类。”
“啊,王什么的么,我听说过,怪不得独它要这么做,现在魔女那边独裁得有点乱七八糟了,你要是可以成为女王的话,请把那群魔女制止掉,不然整个世界都要随着他们变得乱七八糟了……”
魔女?选“王”什么的,就是要制止魔女?要说魔女的话,他们不是说困曼就是魔女吗?
“请问,你说的魔女,指的是困曼吗?”
“也不完全是,困曼确实是魔女,但是又和那些一大群魔女不一样,嗯……怎么说呢,听说他经常治病救人,但是困曼经常飞过来把我嘲笑一通再飞走,所以我很讨厌那家伙。”
这岂不是和下面那些嘴说的完全不一样吗?
“真的吗?可是我看他人缘很好啊,又是有猫又是那两张嘴说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