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末班车上的小女王-第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岂不是和下面那些嘴说的完全不一样吗?
“真的吗?可是我看他人缘很好啊,又是有猫又是那两张嘴说的……”
“他们是不是称赞困曼的时候让你拿钱了?”
蚂蚱人突然很着急地问,被吓到的泪子后退一步急忙点点头。看见泪子点头蚂蚱人悔恨地深深叹气,随即摇摇头:
“他们就靠那张嘴吃饭,当然吃的就是钱,所以他们会不顾一切地让你拿钱给他们吃。至于他们夸困曼当然因为困曼是魔女,他能飞过荆棘给他们拿钱,自然就会扒着这个财神不放喽!别信他们的!”
“不是吧,刚才他们还让我给他们拿钱呢!不行!我要去问问他们!”
泪子不顾一切地,朝着楼梯的拐角跑去,吊在树上的蚂蚱人急忙大喊:
“别理他们啦!从悬崖可以走下去到莎士汀森林,别找他们了白费功夫!”
但是下面已经传来碰碰地砸地声音和按“牙齿”的风琴声音了……

看到那狭窄的小道,泪子索性面对着墙壁,扶着墙走了下去。当她走到那只流着蓝色液体的手臂,边哼哼边挥舞的那只时她又后悔了,其实忘了他们继续走也可以,但是就是……还要回去走那条小窄道,早知道就不发那么大脾气了,可是呢……那张脸还真气人,竟然为了钱骗自己……
都走到这一步,泪子有些气呼呼地下楼,那只手上长着的嘴还在哼着歌,泪子好像想到她听过这歌,歌词是什么来着?到嘴边上竟然说不出了……
走到悬崖底部,那两张嘴很高兴地对泪子调侃道:
“回来了啊小姑娘,给我带多少钱啊?”
右边的嘴尤其兴奋,甚至伸出肠子舌头摆动几下。
“没带一分钱。”
泪子说的很坚决,右边的嘴很差异,而左边的嘴露出轻蔑的一丝笑——他吃过了。
“唉唉?为什么呢?你不想知道回去的方法和生存的方式吗?”
提到这个泪子就生气。
“不要!才不要!你们说的都不对!都不真实!我才不需要你们!”
几乎是气愤大喊完毕的泪子现在只想离开,但是上去又觉得不值得,但是楼梯那边的荆棘又密,泪子只得从刚才——离那讨厌的怪脸旁边的荆棘那边回去。泪子不想待在这里一秒钟,几乎是用跑的,她朝着脸旁边的路逃去。
一瞬间,左边的嘴突然伸出舌头推了泪子一把,弄得她险些摔进荆棘丛里。泪子急忙踉踉跄跄地平稳自己,随后她很是生气地瞪了眼那张脸——两张嘴还在欠扁地笑,宝石色的眼睛也高兴地眼角弯起看着泪子这边。
“用得着就问用不着就走么?抱歉你喂我们吧,不然你就上去,不然走那条荆棘道去。不是逼迫你,我们也要吃饭啊!”
正在气头上的泪子突然感觉到那舌头绕过自己,另一嘴也伸出舌头,把泪子困在中间,他们的舌头仿佛系上一个紧紧的扣,把泪子“抱在”中间的位置上。不论泪子她突然蹲下还是挣扎,舌头都不放开她,看样子是缠上她了,早知道就听蚂蚱人的话不来找麻烦就好了!
泪子转过身,使劲拉动那舌头,打算解开那个结,但是两张嘴也不放开她……完了,这次是掉进虎穴狼洞了,泪子急的都快哭了,可是她越挣扎,两个嘴笑得越大声。
突然,泪子脑子里想到了那歌,流着蓝色液体的断手,上面的嘴哼哼的那曲调,一瞬间她想起那歌词了——
风儿呦
你能看见什么?
你是不是能看见两个北非的男人,从喉咙里拽出他的肠子?
如果你觉得伤心,就潜进荆棘之中吧,因为在那里,肠子不是光滑的。

泪子不知哪儿来的勇气,抓起两个肠子舌头就朝着荆棘丛里跑,她紧紧抓着打结的两头,像推土一样的动作把舌头像盾牌似的朝荆棘里按。
“不要!啊!!疼啊!”
嘴突然大叫,想抽回舌头,但是疼痛让他们变得迟缓,泪子更加不顾地朝前推去,有些荆棘划破了她的小腿和胳臂,她也不顾那么多了。死命地朝着荆棘里面冲。
“不!!!要!!!啊!!!喝………………额………………”
当泪子跑进荆棘丛中间的时候,两张嘴叫声和形状几近扭曲。左嘴忍着痛苦尝试要咬断自己的舌头,但是疼痛太多让他难以合上嘴。原来眯着笑的眼睛现在也惶恐地看着两张嘴巴。两张嘴现在口水不由自主地流下,看上去像个惊慌到流泪的脸。泪子脚踏上没有荆棘的平地时,肠子拽不动了。
不知怎的,泪子就是想把那拽不动的肠子再使劲拽出来。她用拉车似的劲儿,用力地拉了一下手里的肠子,趁着脚下没荆棘的时候,拼出最后的力气,把力量全部放在拽那肠子舌头上。
惶恐的宝石色眼睛瞬间睁大,血丝也集中到了极致。下一秒,眼球“啵——”地消失了,在里面转了一百八十度。眼球后出现在两张嘴之间的皮肤后面。泪子被眼球的突然抽出弄了个踉跄,“轰”地一下跪趴在眼前的钱箱子上,力量之大把钱箱子都压塌了。就是摔倒的一瞬间,泪子的身体牵动了肠子舌头,结果眼珠子顶破了两嘴之间的棕色皮肤,带着粘腻的液体蹦出,倒在地上……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那墙的情况,我还是画出来比较直观




、第七章 垂帘树和守卫者

爬起来的泪子第一反应就是皮肤上传来的剧烈疼痛,泪子讨厌疼痛,非常讨厌,刚才只是小腿,现在连手臂,大腿都有划痕。荆棘丛对面的棕色皮肤墙上,两张嘴之间已经破了,牙齿无力地垂下,眼睛的地方也是空的,一个暗灰色眼珠子静静地躺在地上,后面连着两个粗大的神经,穿过荆棘,最后是在泪子的手上——原来那两根肠子舌头是和眼睛的后面连着的……泪子疼痛到不想站起来,只是坐在那里,把手里的肠子拉过来,打算看看怎么了。肠子拉过来时可以看到外部已经被荆棘刮烂了,内部还有黄色的筋没有断掉。这两根不是很好拉,因为大眼球在荆棘里不是很好通过,最后泪子把眼球拉到自己眼前时,眼球也被荆棘划烂了,有透明的液体流出来。
泪子虽然觉得那个烂了的眼球恶心,但是看到那宝石色瞳孔还是忍不住想碰一下——因为那里没被划烂掉,好像那真的是一个宝石!泪子小心翼翼地拿出那瞳孔,瞳孔前面是钻石顶端的样子,后面是一个十字的栏,中间固定着一个沙漏。沙漏外面不是金色的铜镶嵌的,而是看似黑色石英的物质,四个角有四个雕刻花纹的柱子,中间是沙漏的玻璃。玻璃里面装的是朱砂,最中间从上到下连通还有一个时针形状的玻璃管儿,看着就像古代骑士的掷剑,中间最细的部位也就是沙漏中间的细腰,玻璃里面还有一个玻璃,很奇怪的造型。更奇怪的是,沙漏里面细管外面是朱砂,而细管里面是红色的像血一样的液体。
泪子不想在乎那么多,她伸出手,把沙漏扔在地上,但是沙漏一点也没坏,现在的泪子身上疼痛已经无法忍耐了,要不出去,要不呆在这里。
看看,这里是荆棘的最中间,放钱箱子的空地。泪子刚才来过这里的,现在再踏着荆棘出去,岂不是伤上加伤了。泪子拿起沙漏,还是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拉上拉链。原地躺下,把身体蜷缩在一起——在家里经常这样子……
躺着更疼,而且还有点风,感觉似乎有点冷,泪子把自己蜷缩在一起,更紧了,但是那个沙漏很咯,泪子又放松一点,放松却能感觉疼。现在泪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刚才那风还有变猛的趋势,感觉更像是小旋风似的围绕在泪子旁边,一瞬间又消失了。
泪子觉得她身后有人,是伴着刚才的风来的……
一只冷冰冰的手摸上了泪子的脖子,吓得泪子不敢呼吸了。手慢慢地滑动逐渐地摸上了泪子的脸,那手细嫩而冰冷,感觉就是女人的手。虽然冷但泪子感觉很舒服,慢慢地,整个神经都松弛了。不知怎么的,泪子睡着了……

风儿呦
你能看见什么?
你是不是能看见……

童谣一般的歌声戛然而止!
泪子猛然睁开眼,眼前是陌生的一个地方。是树林,比刚才更深了,地上那些像手一样花瓣的植物也开得遍地都是。泪子试着坐起来,很是奇怪——伤口都愈合了,哪里都没有疼,但是还可以看见细细的一丝伤口。
难道刚才的都是梦吗?
泪子爬起来把裙子上的灰尘抖下去,然后下意识地拍拍衣服上的尘土……
?!
双手碰到口袋的时候,好像碰到了硬硬的东西……
颤颤巍巍地把手伸进口袋里,泪子从里面拿出一个东西——沙漏,黑色石英做的。
原来之前的不是梦吗?
泪子四下看看,这里自己也不认识,也没走过……这里没有一个可以成为路的地方,四周都是森林。树皮不一样不是白色上面有眼睛的,而是……皮肤黄色或者浅黄色,有的还有微棕色,树皮不总是一个颜色,是不同颜色的皮肤缝起来的,成为一个杂色的树。
有的树,树根像是屁股或者肩膀的形状,凸出来呈奇怪的形状。大多数的树枝叶茂盛,在凸出的枝干上,有的小干就像是葡萄藤一样,卷了两三圈……好像在哪里看过?
泪子想起来了,是缠住蚂蚱人的那棵树!他说那是垂帘树……不是吧,难道这些都是垂帘树吗?泪子走到一棵树下面,朝上面看了看。
她能看见一片油绿的茂密树叶之间,赫然有一个血红色的心脏,连着血管,还在砰砰砰地跳动,没等泪子惊讶的时候,突然一簇枝叶横着挡过来,隔断了泪子对“心脏”的视线……
刚才那是什么东西?
一棵有心脏的树?
泪子觉得刚才那树枝突然横着挡住她的视线不是有什么生物在树上操控,感觉树上根本没有任何生物在那里,除了泪子自己这里都是植物的世界一般……
地上也有那种像手打开一般的植物存在,小小的,但是很茂密……
现在朝哪里走呢?泪子四下看看,全是树木,也看不出什么东西,天上就是灰蒙蒙的乌云。按照鱼人的说法,只要朝高处走,就能看见更远的东西……现在只能破罐子破摔,泪子朝着地势稍微高一点的地方走去……
四周的树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