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女儿心-第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的意思是指麟趾。
  老黄急了,紧握着手,回答他说:“你说什么?那个人是你的?”
  “那女孩子是我捡的,自然属于我。”
  “你要,当时为何不说?那时候你说耍猴用不着她;多一个人养不起,便把她
让给我。现在我已养了好几年,教会她各样玩艺,你来要回去,天下没有这个道理。”

  “看来你是不愿意还我了。”
  “说不上还不还,难道我这几年的心血和钱财能白费了么?我不是说以后得的
财礼分给你吗?”
  “好,我拿钱来赎成不成?”老杜自然等不得,便这样说。
  “你!拿钱来赎?你有钱还是买一只羊、一只猴耍耍去罢,麟趾,怕你赎不起。”
老黄舍不得放弃麟趾,并且看不起老杜,想着他没有赎她的资格。
  “你要多少呢?”
  “五百,”老黄说了,又反悔说,“不,不,我不能让你赎去,她不是你的人,
你再别废话了。”
  “你不让我赎,不成。多会我有五百元,多会我就来赎。”老杜没得老黄的同
意,不告辞便出庙门去了。
  自此以后,老杜常来跟老黄捣麻烦,但麟趾一点也不知道是为她的事,她也没
去问。老黄怕以后更麻烦,心里倒想先把她嫁掉,省得老杜屡次来胡缠,但他总也
没有把这意思给麟趾说,他也不怕什么,因为他想老杜手里一点文据都没有,打官
司还可以占便宜。他暗地里托媒给麟趾找主,人约他在城隍庙戏台下相看,那地方
是老黄每常卖艺的所在。相看的人是个当地土豪的儿子,人家叫他做郭太子。这消
息给老杜知道,到庙里与老黄理论,两句不合,便动了武。幸而麟趾从外头进来,
便和班里的人把他们劝开;不然,会闹出人命也不一定,老杜骂到没劲,也就走了。

  麟趾问黄胜到底是怎么回事。老黄没敢把实在的情形告诉她,只说老杜老是来
要钱使,一不给他,他便骂人。他对麟趾说:“因他知道我们将有一个阔堂会,非
借几个钱去使使不可。可是我不晓得这一宗买卖做得成做不成,明天下午约定在庙
里先耍着看,若是合意,人家才肯下定哪。你想我怎能事前借给他钱使!”
  麟趾听了,不很高兴,说:“又是什么堂会!”
  老黄说:“堂会不好么?我们可以多得些赏钱,姑娘不喜欢么?”
  “我不喜欢堂会,因为看的人少。”
  “人多人少有什么相干,钱多就成了。”
  “我要人多,不必钱多。”
  “姑娘,那是怎讲呢?”
  “我希望在人海中能够找着我的亲人。”
  黄胜笑了,他说:“姑娘!你要找亲人,我倒想给你找亲哪,除非你出阁,今
生莫想有什么亲人,你连自己的姓都忘掉了!哈哈!”
  “我何尝忘掉?不过我不告诉人罢了,我的亲人我认得,这几年跟着你到处走,
你当我真是为卖艺么?你带我到天边海角,假如有遇见我的亲人的一天,我就不跟
你了。”
  “这我倒放心,你永远是遇不着的。前次在东莞你见的那个人,便说是你哥哥,
楞要我去把他找来。见面谈了几句话,你又说不对了!今年年头在增城,又错认了
爸爸!你记得么?哈哈!我看你把心事放开罢。人海茫茫,那个是你的亲人?倒不
如过些日子,等我给你找个好主,若生下一男半女,我保管你享用无尽。那时,我,
你的师父,可也叨叨光呀。”
  “师父别说废话,我不爱听。你不信我有亲人,我偏要找出来给你看。”麟趾
说时像有了气。
  “那么,你的亲人却是谁呢?”
  “是神仙。”麟趾大声地说。
  老黄最怕她不高兴,赶紧转帆说:“我逗你玩哪,你别当真,我们还是说些正
经的罢,明天下午无论如何,我们得多卖些力气。我身边还有十几块钱,现在就去
给你添些头面。我一会儿就回来。”他笑着拍麟趾的肩膀,便自出去了。
  第二天下午,老黄领着一班艺员到艺场去,郭太子早已在人圈中占了一条板凳
坐下。麟趾装饰起来,招得围观的人越多,一套一套的把戏都演完,轮到麟趾的踏
索,那是她的拿手技术。老黄那天便把绳子放长,两端的铁钎都插在人圈外头。她
一面走,一面演各种把式。正走到当中,啊,绳子忽然断了!麟趾从一丈多高的空
间摔下来。老黄不顾救护她,只嚷说:“这是老杜干的”,连骂带咒,跳出人圈外
到绳折的地方。观众以为麟趾摔死了,怕打官司时被传去做证人,一哄而散。有些
人回身注视老黄,见他追着一个人往人丛中跑,便跟过去趁热闹。不一会,全场都
空了。老黄追那人不着,气喘喘地跑回来,只见那两个伙计在那里收拾行头。行头
被众人践踏,破坏了不少:刀枪也丢了好几把;麟趾也不见了。伙计说人乱的时候
他们各人都紧伏在两箱行头上头,没看见麟趾爬起来,到人散后,就不见她躺在地
上。老黄无奈,只得收拾行头,心里想这定是老杜设计把麟趾抢走,回到庙里再去
找他计较,艺场中几张残破的板凳也都堆在一边。老鸦从屋脊飞下来啄地上残余的
食物;树花重复发些清气,因为满身汗臭的人们都不见了。
  黄胜找了老杜好几天都没下落,到郭太子门上诉说了一番。郭太子反说他是设
局骗他的定钱,非把他押起来不可。老黄苦苦哀求才脱了险。他出了郭家大门,垂
头走着,拐了几个弯,蓦地里与老杜在巷尾一个犄角上撞个满怀。“好,冤家路窄!”
黄胜不由分说便伸出右手把老杜揪住。两只眼睛瞪得直像冒出电来,气也粗了。老
杜一手擅住老黄的右手,冷不防给他一拳。老黄哪里肯让,一脚便踢过去,指着他
说:“你把人藏在那里?快说出来,不然,看老子今天结束了你。”老杜退到墙犄
角上,扎好马步,两拳瞄准老黄的脑袋说:“呸!你问我要人!我正要问你呢。你
同郭太子设局,把所得的钱,半个也不分给我,反来问我要人。”说着,往前一跳,
两拳便飞过来,老黄闪得快,没被打着。巷口看热闹的人越围越多,巡警也来了。
他们不愿意到派出所去,敷衍了巡警几句话,便教众人拥着出了巷口。
  老杜跟着老黄,又走过了几条街。
  老黄说:“若是好汉,便跟我回家分说。”
  “怕你什么?去就去!”老杜坚决地说。
  老黄见他横得很,心里倒有点疑惑。他问:“方才你说我串通郭太子,不分给
你钱,是从那里听来的狗谣言?”
  “我还在我面前装呆!那天在场上看把戏的大半是郭家的手脚,你还瞒谁?”

  “我若知道这事,便教我男盗女娼。那天郭太子约定来看人是不错,不过我已
应许你,所得多少总要分给你,你为什么又到场上捣乱?”
  老杜瞪眼看着他,说:“这就是胡说!我捣什么乱?你们说了多少价钱我一点
也不知道,那天我也不在那里,后来在道上就见郭家的人们拥着一顶轿子过去,一
打听,才知道是从庙里扛来的。”
  老黄住了步,回过头来,诧异地说:“郭太子!方才我到他那里,几乎教他给
押起来。你说的话有什么凭据?”
  “自然有不少凭据。那天是谁把绳子故意拉断的?”老杜问。
  “你!”
  “我!我告诉你,我那天不在场,一定是你故意做成那样局面,好教郭太子把
人抢走。”
  老黄沉吟了一会,说:“这我可明白了。好兄弟,我们可别打了,这事一定是
郭家的人干的。”他把方才郭家的人如何蛮横,为老杜说过一遍。两个人彼此埋怨,
可也没奈他何,回到真武庙,大家商量怎样打听麟趾的下落。他们当然不敢打官司,
也不敢闯进郭府里去要人,万一不对,可了不得。
  老杜和黄胜两人对坐着。你看我,我看你,一言不发,各自急抽着烟卷。
  
                                   五

  郭家的人们都忙着检点东西,因为地方不靖,从别处开来的军队进城时难免一
场抢掠。那是一所五进的大房子,西边还有一个大花园,各屋里的陈设除椅、桌以
外,其余的都已装好,运到花园后面的石库里,花园里还留下一所房子没有收拾。
因为郭太子新娶的新奶奶忌讳多,非过百日不许人搬动她屋子里的东西。
  窗外种着一丛碧绿的芭蕉,连着一座假山直通后街的墙头。屋里一张紫檀嵌牙
的大床,印度纱帐悬着,云石椅、桌陈设在南窗底下。瓷瓶里插的一簇鲜花,香气
四溢。墙上挂的字画都没有取下来,一个康熙时代的大自鸣钟的摆子在静悄悄的空
间的得地作响,链子末端的金葫芦动也不动一下。在窗棂下的贵妃床上坐着从前在
城隍庙卖艺的女郎,她的眼睛向窗外注视,像要把无限的心事都寄给轻风吹动的蕉
叶。
  芭蕉外,轻微的脚音渐次送到窗前。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到阶下站着,头也
没抬起来,便叫:“大官,大官在屋里么?”
  里面那女郎回答说:“大官出城去了,有什么事?”
  那人抬头看见窗里的女郎,连忙问说:“这位便是新奶奶么?”
  麟趾注目一看,不由得怔了一会,“你很面善,像在那里见过的。”她的声音
很低,五尺以外几乎听不见。
  那人看着她,也像在什么地方会过似地,但他一时也记不起来,至终还是她想
起来。她说:“你不是姓廖么?”
  “不错呀,我姓廖。”
  “那就对了,你现在在这一家干的什么事?”
  “我一向在广州同大官做生意,一年之中也不过来一两次,奶奶怎么认得我?”

  “你不是前几年娶了一个人家叫她做宜姑的做老婆吗?”
  那人注目看她,听到她说起宜姑,猛然回答说:“哦,我记起来了!你便是当
日的麟趾小姑娘!小姑娘,你怎么会落在他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