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女儿心-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人注目看她,听到她说起宜姑,猛然回答说:“哦,我记起来了!你便是当
日的麟趾小姑娘!小姑娘,你怎么会落在他手里?”
  “你先告诉我宜姑现在好么?”
  “她么?我许久没见她了。自从你走后,兄弟们便把宜姑配给黑牛,黑牛现在
名叫黑仰白,几年来当过一阵要塞司令,宜姑跟着他养下两个儿子。这几天,听说
总部要派他到上海去活动,也许她会跟着去罢。我自那年入军队不久,过不了纪律
的生活,就退了伍。人家把我荐到郭大官的烟土栈当掌柜,我一直便做了这么些年。”

  麟趾问:“省城也能公卖烟土么?”
  “当然是私下买卖,军队里我有熟人容易做,所以这几年来很剩些钱。”
  “黑牛和他的弟兄们帮你贩烟土,是不是?”
  “不,黑司令现在很正派,我同他的交情没有从前那么深了。我有许多朋友在
别的军队里,他们时常帮助我。”
  我很想去见见宜姑,你能领我去么?”
  “她不久便要到上海去,你就是到广州,也不一定能看见她?”
  “今晚,就走,怎样?”
  “那可不成,城里恐怕不到初更就要出乱子,我方才就是来对大官说,叫他快
把大门、偏门、后门都锁起来,恐怕人进来抢。”
  “他说出城迎接军队去了,不晓得什么时候能回来。或者现在就领我去罢。”

  “耳目众多,不成,不成。再说要走,也不能同我走,教大官知道,会说我拐
骗你。……我说你是要一走不回头呢?还是只要见一见宜姑便回来?”
  “我一点也不喜欢他,那天我在城隍庙踏索子掉下来,昏过去,醒来便躺在这
屋里的床上。好在身上没有什么伤,只是脚跟和手擦破,养了十几天便好了。他强
我嫁给他,口里答应给我十万银做保证金,说若是他再娶奶奶,听我把十万银带走,
单独过日子。我问他给了多少给黄胜,他说不用给,他没奈何他。自从我离开山寨
以后,就给黄胜抢去学走江湖,几年来走了好几省地方,至终在这里给他算上了。
我常想着他那样的人,连一个钱也不给黄胜,将来万一他负了心,他也照样可以把
十万银子抢回去;现在钱虽然在我的名字底下存着,我可不敢相信是属于我的,我
还是愿意走得远远地。他不是一个好人,跟着他至终不会有好结果,你说是不是?”

  廖成注视她的脸,听着她说,他对于郭大官掳人的事早有所闻,却不知便是麟
趾。他好像对于麟趾所说的没有多少可诧异的,只说:“是,他并不是个好人,但
是现在的世界,那个是好人!好人有人捧,坏人也有人捧,为坏人死的也算忠臣,
我想等宜姑从上海回来,我再通知你去会她罢。”
  “不,我一定要走。你若不领我去,请给我一个地址,我自己想方法。”
  廖成把宜姑的地址告诉她,还劝她切要过了这个乱子才去,麟趾嘱咐他不要教
郭太子知道。她说:“你走罢,一会怕有人来,我那丫头都到前院帮助收拾东西去
了,你出去,请给我叫一个人进来。”
  他一面走着,一面说:“我看还是等乱过去,从长慢慢打算罢,这两天一定不
能走的,道路上危险多。”
  麟趾目送着廖成走出蕉丛外头,到他的脚音听不见的时候,慢慢起身到妆台前,
检点她的细软和首饰之类。走出房门,上了假山,她自伤愈后这是第一次登高,想
着宜姑,教她心里非常高兴,巴不得立刻到广州去见她。到墙的尽头,她探头下望,
见一条黑深的空巷,一根电报杆子立在巷对面的高坡上,同围墙距离约一丈多宽。
一根拴电杆的粗铅丝,从杆上离电线不远的部位,牵到墙上一座一半砌在墙里已毁
的节孝坊的石柱上,几乎成为水平线。她看看园里并没有门,若要从花园逃出去,
恐怕没有多少希望。
  她从假山下来,进到屋里已是黄昏时分,丫头也从前院进来了。麟趾问:“你
有旧衣服没有?拿一套来给我。”
  女婢说:“奶奶要旧衣服干什么?”
  “外头乱扰扰地,万一给人打进家里来,不就得改装掩人耳目么?”
  “我的不合奶奶穿,我到外头去找一套进来罢。”她说着便出去了。
  麟趾到丫头的卧房翻翻她的包袱,果然都是很窄小的,不合她穿。门边挂着一
把雨纸伞,她拿下来打开一看,已破了大半边。在床底下有一根细绳子,不到一丈
长。她摇摇头叹了一声,出来仍坐在窗下的贵妃床,两眼凝视着芭蕉。忽然拍起她
的腿说:“有了!”她立起来,正要出去,丫头给她送了一套竹布衣服进来。
  “奶奶,这套合适不合适?”
  她打开一看,连说:“成,成,现在你可以到前头帮他们搬东西,等七点钟端
饭来给我吃。”丫头答应一声,便离开她。她又到婢女屋里,把两竿张蚊帐的竹子
取下捆起来;将衣物分做两个小包结在竹子两端,做成一根踏索用的均衡担。她试
一下,觉得稍微轻一点,便拿起一把小刀走到芭蕉底下,把两棵有花蕾的砍下来,
割下两个重约两斤的花蕾加在上头。随即换了衣服,穿着软底鞋,扛着均衡担飞跑
上假山。沿着墙头走,到石柱那边。她不顾一切,两手擅住均衡担,踏上那很大铅
丝,一步一步地走过去。到电杆那头,她忙把竹上的绳子解下来,圈成一个圆套子,
套着自己的腰和杆子,像尺蠖一样,一路拱下去。
  下了土坡,急急向着人少的地方跑。拐了几个弯,才稍微辨识一点道路。她也
不用问道,一个劲儿便跑到真武庙去,她想着教黄胜领她到广州去找宜姑,把身边
带着的珠宝分给他一两件。不想真武庙的后殿已经空了,人也不晓得往那里去了。
天色已晚,邻居的人都不理会是她回来,她不敢问。她踌躇着,不晓得怎样办,在
真武庙歇,又害怕;客栈不能住;船,晚上不开,一会郭家人发觉了,一定把各路
口把住,终要被逮捕回去。到巡警局报迷路罢,不成,若是巡警搜出身上的东西,
倒惹出麻烦来。想来想去,还是赶出城,到城外藏一宿,再定行止。
  她在道上,看见许多人在街上挤来挤去,很像要闹乱子的光景。刚出城门,便
听见城里一连发出砰磅的声音。街上的人慌慌张张地乱跑,铺店的门早已关好,一
听见枪声,连门前的天灯都收拾起来。幸而麟趾出了城,不然,就被关在城里头。
她要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去躲一下,但找来找去,总找不着,不觉来到江边。沿江除
码头停泊着许多船以外,别的地方都很静。在离码头不远的地方,有一棵斜出江面
的大熔树。那树的气根,根根部向着水面伸下去。她又想起藏在树上,在枪声不歇
的时候,已有许多人挤在码头那边叫渡船,他们都是要到石龙去的。看他们的样子
都像是逃难的人,麟趾想着不如也跟着他们去,到石龙,再赶广州车到广州。看他
们把价钱讲妥了,她忙举步,混在人们当中,也上了船。
  乱了一阵,小渡船便离开码头。人都伏在舱底下,灯也不敢点,城中的枪声教
船后头的大橹和船头的双桨轻松地摇掉。但从雉堞影射出来的火光,令人感到是地
狱的一种现象。船走得越远,照得越亮。到看不见红光的时候,不晓得船在江上已
经拐了几个弯了。
  
                                   六

  石龙车站里虽不都是避难的旅客,但已拥挤得不堪。站台上几乎没有一寸空地,
都教行李和人占满了,麟趾从她的座位起来,到站外去买些吃的东西,回来时,位
已被别人占去。她站在一边,正在吃东西,一个扒手偷偷摸摸地把她放在地下那个
小包袱拿走。在她没有发觉以前,后面长凳上坐着的一个老和尚便赶过来,追着那
贼说:“莫走,快把东西还给人。”他说着,一面追出站外。麟趾见拿的是她的东
西,也追出来。老和尚把包袱夺回来,交给她说:“大姑娘,以后小心一点,在道
上小人多。”
  麟趾把包袱接在手里,眼泪几乎要流出来,她心里说若是丢了包袱,她就永久
失掉纪念她父亲的东西了。再则,所有的珠宝也许都在里头。现出非常感激的样子,
她对那出家人说:“真不该劳动老师父。跑累了么?我扶老师父进里面歇歇罢。”

  老和尚虽然有点气喘,却仍然镇定地说:“没有什么,姑娘请进罢。你像是逃
难的人,是不是?你的包袱为什么这样湿呢?”
  “可不是,这是被贼抢漏了的,昨晚上,我们在船上,快到天亮的时候,忽然
岸上开枪,船便停了。我一听见枪声,知道是贼来了,赶快把两个包袱扔在水里。
我每个包袱本来都结着一条长绳子。扔下以后,便把一头暗地结在靠近舵边一根支
篷的柱子上头。我坐在船尾,扔和结的时候都没人看见,因为客人都忙着藏各人的
东西,天也还没亮,看不清楚。我又怕被人知道我有那两个包袱,万一被贼搜出来,
当我是财主,将我掳去,那不更吃亏么?因此我又赶紧到篷舱里人多的地方坐着。
贼人上来,真凶!他们把客人的东西都抢走了。个个的身上也搜过一遍,侥幸没被
搜出的很少。我身边还有一点首饰,也送给他们了,还有一个人不肯把东西交出,
教他们打死了,推下水去。他们走后,我又回到船后去,牵着那绳子,可只剩下一
个包袱,那一个恐怕是教水冲掉了。”
  “我每想着一次一次的革命,逃难的都是阔人。他们有香港、澳门、上海可去。
逃不掉的,只有小百姓。今日看见车站这么些人,才觉得不然。所不同的,是小百
姓不逃固然吃亏,逃也便宜不了。姑娘很聪明,想得到把包袱扔在水里,真可佩服。”

  麟趾随在后头回答说:“老师父过奖,方才把东西放下,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