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火影同人)危险的气味 作者:魅郎 完结-第2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佐助露出了一点表情,显然他也觉得很生气,他的眉间紧紧地蹙起了来,细黑的眉也微微上扬,接著,他冷笑了一声,此刻鸣人大吼了起来。

「放开我,佐助!」鸣人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近了,他都能嗅到佐助身上的清冷气息,「可恶!你到底有没有听见我说的话,我说放开我,佐助,你这个混帐!」

「闭嘴!吵死了,鸣人!」佐助的语气少了刚才的忧虑,但是却含了沉著的怒意,那种不耐烦的表情因为鸣人的关系又回到他无情的面容上。

鸣人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他破口大骂:「佐助、该死的你这家伙、你这家伙居然把那种东西留在……」但他却猛然地遏止了自己的声音。

双方间原本打起的火药味浓厚,鸣人的声音也大肆怒吼,但他又意外的禁声让这个地方又恢复了一会儿宁静的气氛。

这种前所未有的耻辱简直叫他难以启齿!

又一会儿,佐助表露了一种淡淡的笑容,那上扬在唇边的一勾弧度是种挑衅。

鸣人瞠大了眼,无法置信也无可接受佐助那家伙恶意的态度。

啊啊……

可恶啊!他绝对不会饶过佐助这家伙!











危险的气味 (佐鸣) 12
建档时间: 1/21 2009     更新时间: 01/21 2009



天色慢慢地亮了起来,天边露出了皎白的光线,刚才幽明交错的黎明色彩早已不复,此时的明亮淡淡幽幽地并不刺眼,四面八方的景物轮廓渐渐地被这道阳光勾勒清楚。

弥漫四周的雾气缓缓地消散而去,眼前模糊的感觉也变得清晰明澈,然而这个地方有某一种压抑的气氛也开始变得尖锐起来,那彷若杀机一般的气息渐渐地让人不由自主的想逃脱开来。

「告诉你,我的心情也不是很好。鸣人,你最好别再惹我。」佐助沉下了那一抹挑衅的冷笑刻意这麽说。

他就知道,刚刚那一拳攻击对佐助根就不足以构成一定的威胁,因为他的力气还有些使不上来,就连佐助对他的束缚他也没法儿像以前那样立刻逃离或是挣脱,鸣人正强迫自己运用体内的查克拉来提升自己的体力,说不定,他等一会儿就能够恢复平时的水准了。

他很了解自己的身体,毕竟还有『九尾』那家伙在他的体内,他若是想复元伤势只不过就是时间上的问题,那麽恢复体力是迟早的问题,他已经休息够了,虽然身上带伤又发烧,这对他漩涡鸣人来说,只不过就是小事……

啊啊……只不过,他的头真的好痛,身体也好难过,小樱现在到底在哪儿啊?

体力虽然有逐渐恢复的迹象,那种小伤就不用提了,但情况不佳的是他在发烧,而且那该死的身体疼痛像是从骨子里泛出来的,这样的疼痛中附带著又酸又麻的感觉简直叫鸣人想立刻昏了过去,他全身上下都无法适应这种异样的感觉,那种诡异的身体疼痛是眼前这家伙造成的!

鸣人觉得现在身体发烧的情况下他宁可让小樱一边揍一边给他治疗,起码不用在这里和佐助这家伙争论那件难堪的问题,毕竟他现在的情况正位居下风,没有胜算,实际上,以他现在的状况说来甚至是有点看不清楚佐助的影子,那家伙的声音听起来也有点飘渺无实。

鸣人的反应又慢了下来,脸色也不大好,接著,他低下头,僵硬挣扎的身子松懈了下来,一会儿,佐助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松开了手上禁锢鸣人的力道。

猛然之间,佐助将手掌挡在自己腹部前,随后有一股强劲的力道撞击在他的手掌上,他整个人便被那猛劲的力量往后推。

「鸣人!」佐助无法忍下他的愤怒了!

「哼!我也要告诉你,我早就很火大了!」就在刚才他鼓足了气,抬起腿踢了对方一脚,身形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鸣人得意的笑了笑,「还有,你凭什麽这样嚣张,何况我还要跟你算帐,白痴佐助!」

紧接著,鸣人将上身微微向前倾,并且以他目前身体所能做出的最快速度向佐助冲了过去,此刻佐助眯了双眼紧盯著朝他攻击过来的鸣人。

鸣人狠狠的向佐助击出右拳的同时,佐助却也以相同的招式回敬他,就在身体相触的一瞬间两人皆架出抵挡的防御动作,就在一瞬间,鸣人的攻击被佐助顺利地接下,而佐助击出的右拳也被鸣人成功地抵御开来,他们展开的招式与动作几乎一模一样,就连速度上也都分秒不差。

只不过,佐助这时却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那笑容邪恶得令鸣人发出警觉,他的身体本能地往后退去,只不过他刚挥出的右拳被接下并紧扣在佐助的左掌里无法脱困,霎那之间,佐助顺势将他的身体拉了过去更是很狠地挥出一拳,紧接著在猛迅的撞击声响起的同时,鸣人立刻弓起身子口里溢出沉闷的惨痛声音。

「啊……呜呃!」鸣人单手压著腹部跪在地面上,模样痛苦不堪。

「哼!鸣人,你这白痴总是爱逞强,你这种样子还能找我算什麽帐?」佐助顺著对方刚才的话反将鸣人一棋,他又笑了笑,比起鸣人,他的笑意显然是位居上风,这时候佐助又握紧了鸣人的右拳掌将他从地面拉了起来,他无情的说:「我刚才好像跟你说过了,我的心情不是很好吧?鸣人……」

   
这家伙果然让人意外,每次以为鸣人好不容易安份下来了,但却能在下一刻反抗他,这表示他并没有放弃任何可以挣脱束缚的机会,就像不久之前,他认为鸣人在那当下会乖乖地、安分地顺从他,但他却企图朝他脸上挥出一掌,他那时真的没想到那家伙还有力气能够反抗他。

「咳、咳呃……」好痛啊!

「唔、佐助!你以为只有你心情不好吗?混帐家伙!」鸣人抬起头和佐助对视,那家伙的面容展现平淡无情,眼里却多了几分烦燥与怒意,下一瞬间,鸣人无预警的低下身子,抬起右腿用快速而强劲的力道朝过佐助的下盘扫去。

「什麽?」似乎是没预料到目前身体虚弱的鸣人会在短时间内忍过他刚才的攻击所带来的疼痛,接著,他立刻跳跃起来躲开鸣人的攻势,就在这时,佐助才刚闪过鸣人扫过来的攻击,他却也听见鸣人笑了一声。

他没有松开刚才扣紧鸣人的左掌,所以,当他抬起头时,鸣人那家伙便将自己被攫住的右手臂弓起使力一拉,顺势将佐助朝自己的方向带了过去,随后鸣人击出了左拳狠狠的挥在佐助脸上。

他发出了轻微的闷哼,佐助能体会鸣人的攻击也毫不留情,接著他松开了鸣人的右手,向后退了几步,佐助抬起下膊拭去了嘴角淌下的血痕更是朝鸣人狠狠地瞪了一眼。

听了佐助刚才的话,鸣人忿忿地伸手指向对方,他怒言:「你少这样和我说话,你这家伙明明就对我做了那样的事少表现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了就叫我火大,我向来就有话直说!佐助,你不要以为我没察觉到什麽,你每次都会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我,让我觉得很火大,你这混帐到底在想什麽?」

佐助怔了一下,他不晓得鸣人如何看待自己那种总是不自主对他展露的神情,但现在忽然听闻鸣人充满疑惑的质问,他一下子也不晓得该如何解释,其实仔细说来,就连自己也不太清楚为什麽会那样对待鸣人这小子。

真的觉得很烦燥!那种没办法解释清楚的情感烦躁到他都无法不对自己或鸣人那家伙生气,但这种怒意似乎就是迁怒。

佐助又用一种无情的眼神直视鸣人,他单手叉著腰,只好烦闷地道:「哼!鸣人,因为你这小子让我觉得很厌烦!」

「啊……」鸣人瞠大了双眼,他真的觉得很讶异,心里忽然有种冲击直叫他难过而且莫名生气,他其实不希望佐助讨厌他,可没想到佐助却忽然说讨厌他。

鸣人原本也想和以前一样很理所当然的回佐助一句:『哼!我也是,你这家伙也让我觉得很讨厌。』

他应该要生气的,但是他的声音却突然梗在喉咙里,像是有什麽东西阻止他说出这种话,这有点近似慌乱的感觉很矛盾、很烦燥。

这下子是鸣人怔住了,他低下头,脑海又浮现那句话,其实他并不明白为什麽佐助会对他这麽说,为什麽说讨厌他,他只不过是想问清楚,为什麽要用那种眼神看他而已。

大多时候,佐助这样看他的时候都会说一些让他莫名火大的话,佐助甚至会故意挑衅他,接著在说了一些让他暴怒无比的话之后,那无情的眼神却会溢出一种懊恼及别扭似的感觉,就是后来的那种感觉让他认为佐助还是会重视他这个伙伴。

因为佐助那种复杂的眼神只对他露出,他不明白那神情表达的是什麽意思,如果是讨厌他的话为什麽不早点说出来,为什麽总是要用那种不耐烦的眼神看他?

虽然那种眼神烦燥而冷酷,但里面似乎又透著另一种情绪,鸣人偶尔能感觉到佐助透出的那种情绪,那确实是懊恼的感觉,似乎是因为他的关系让佐助觉得懊恼。

但为什麽会觉得懊恼?鸣人始终不明白。

是因为讨厌他,正是因为在佐助心情烦躁之后却还要容忍他,所以才觉得那种包容似的体贴让佐助感到懊悔,懊悔惹了他生气后却又要容忍他,所以那可能是佐助讨厌他的关系,至少佐助会想要维持夥伴间良好的关系。

若是佐助认可了他这个同伴,那他应该不会露出那种懊悔的感觉,不会在恶意惹他不高兴之后,却露出了做错事一样的懊悔神情才对他体贴,佐助那家伙应该是会像以前那样很乾脆的告诉他说讨厌他,或是说出这种讨厌他的话语他们其实并不会在意,因为这就是他们视对方为对等关系的相处模式。

但佐助现在说出来了,鸣人却觉得有哪里不太对,这种话听起来不会像小时候那样可以毫不在意,现在反到有点刺耳而难以置信,他觉得佐助并不会对他说这种话,那家伙再怎麽对他态度恶劣也应该不会说出这种话,他总觉得佐助不可能会讨厌他,佐助不是那种会持续容忍和讨厌的人相处的家伙。

刚才在他还在岩洞里烦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