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飞读中文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火影同人)危险的气味 作者:魅郎 完结-第2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刚才在他还在岩洞里烦恼的时候,他却觉得可能不是自己所想的这样,说到底他还是不知道佐助在想什麽,那眼神里没办法对他说出来的感觉是什麽,佐助一直没有对他表明。

只不过,现在他知道到了,佐助说讨厌他,或许佐助回来木叶后依旧是没有把他当成夥伴一样的看待,但是他却依旧和以前一样,他很喜欢佐助,因为他是他的目标、是他认可的最强的男人,佐助一直都是他所追寻的目标,佐助和他都是第七小队最重要的夥伴。

看见鸣人没有做出什麽反应,那家伙脸上的表情却像是无法接受他所说的话,这样的鸣人让佐助别扭的别过头去,他还以为鸣人会和以前一样不在意他说的话,接著反抗他、对他叫嚣,但鸣人现在却露出一种类似被伤害的难过表情。

其实这情况让他有点讶异,佐助也不晓得自已为什麽会对鸣人说这种话,但他就是无法止住心里的烦躁,鸣人有时候会让他觉得很烦燥,那种不断心悸的感觉让他烦燥到厌恶无比,无法遏止下来。

鸣人显得欲言又止,他不晓得该问佐助什麽,更何况该问的他都问了,而佐助也回答了,但他却觉得有哪里不太对,所以他无法接受佐助说讨厌他的话。

他们正各有所思,刚才白热化的战火更是倏地降至极寒冰点。

忿忿地哼一声,佐助蹙起眉头,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又看向鸣人,接著他拿下背包并在里面摸索出药瓶,对那个看似发怔的人喊道:「喂!鸣人!」

抿著唇,鸣人抬头又向佐助瞪了一眼,这时佐助朝他丢过一瓶药瓶,他立刻伸手接住,看仔细后,他知道那是小樱调制药物所使用的药瓶,佐助真的特地回到海港附近拿了伤药回来。

佐助这家伙……刚才明明还挑明了话说讨厌他。

「喂!白痴,你到底把东西放在哪里?我根本找不到,那份伤药是卡卡西的,劝你还是快用吧!你刚才不是还说想要找我算帐的吗?身上带著伤还发烧,果然只会说大话啊!鸣人。」佐助淡淡地笑,神情却没有这种无情话语的冷酷感觉,他展露出的眼神是他的关心。
 89楼   看样子,鸣人的多少是恢复了体力,这家伙就是那种人的恢复力与坚毅不移的信念最令他感到不可置信。

「可恶!佐助你这个混帐!」就是就种眼神,刚刚还是很讨厌他的,但现在却这样包容他,佐助那家伙什麽时候这样不乾脆,他到底是在想什麽啊?

不愉快地轻哼一声,他不再理会鸣人,这时佐助又背起背包朝紧靠岩洞后方的那大片森林离去。

「喂!佐助,你到底要去哪里啊?」鸣人朝佐助离去的方向大喊,但是那家伙并没有回过头理会他,「可恶!佐助那家伙真的是个混帐!」咬牙切齿的说著,鸣人却立刻追赶过去。



抵达了这座明显的地标,卡卡西就站在座落海岸边的巨大岩石上方,他的视线向四方探了探,最终留在他脚下的岩石。

卡卡西往下跳跃,他双脚一碰触地面时微微屈膝却又立刻站立起来,身手俐落得毫无多馀的动作, 回过身,他身后就是片漆黑而像个怪物一样大张血口似的岩洞。

向前走了几步,他人就站在岩洞的入口,卡卡西又回过头望了海面上刚升起的太阳,橘红而透明的光就在海平面上延伸,他眯了下眼,适应那开始变得强烈的光线,接著,他伸手探向岩壁,便立刻察觉到他想找的东西。

「有了。」卡卡西藉著阳光刚升起的光线窥伺洞穴内,他现在能在这布满烟硝气味的空间里找到淡淡的残馀香气。

但是卡卡西的脸色似乎有点凝重,甚至是有一种怀疑的感觉。

这里还有另一种……

不好,这种气味……

「卡卡西老师!」小樱随后赶了上来,她站在卡卡西身后将视线投入漆黑的岩洞空间。

卡卡西立刻转过身,对一脸担忧且疲惫的小樱露出安慰语气,道:「别担心了,小樱,看样子那鸣人和佐助两个家伙昨天就待在这里,他们身上的香水气味还留在这处洞穴里,虽然很淡,但还是留下了踪迹,我想他们大概是没事了吧!」

「……太好了!」闻言,小樱叹了口气,眼眶微微泛红起来。

「只不过现在那两个家伙不晓得又跑去哪儿了?总之,至少能够确定他们是安全的。」他率先步出岩洞入口的地方,接著小樱也立刻跟上卡卡西的步伐。

对於小樱露出放心的表情时,卡卡西暗自松了一口气,他立刻走向沙滩上寻找一点蛛丝马迹。

忍者会留下讯息给同伴,那是只有夥伴才能知道的讯息。

卡卡西现在站在沙地上的某一处,他回头看见小樱正从那座地标垫高的堆积岩跳落沙滩上,他所站的地方正是岩洞口折角四十五度的地方,并距离那座岩石约一百五十步左右的距离,他脚下,一定留有他们的讯息。


『卡卡西老师,我们分开行动后,要留下怎样的讯息?』他们在那晚讨论任务时,鸣人对他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嗯……』左手支付自己的下颌,对於鸣人的提问,卡卡西在脑子里想了想。

不一会儿时间,卡卡西抬起头,对他们三人说:『我们到时候分散时,必定要选一处可以隐蔽气息的藏身处,而且还是要容易辨认的地方。』

『容易辨认的地方?这是什麽意思,卡卡西老师?』鸣人微歪了头,表露不解,『容易辨认,那这样不就没有隐藏踪迹的意义了,这样对方受雇的忍者也能找到了不是吗?』

『所以,鸣人,我要你运用忍者常识和多年执行任务的经验。』卡卡西无力的叹了口气,他又接著说:『忍者可以隐藏踪迹的技巧有很多,但是选择的地方不一定是要不易察觉的隐蔽之处,懂了吗?鸣人。』

『意思是说,可以运用结界或是变身术,也可以用其他的忍术来扰乱敌方的方向与目的。』佐助简短的说明,他却又若有似无的对鸣人冷笑了一声,『再者还有很多技巧,只要能从这世上将气息消失的方法也是很多的。』

『啊啊……』鸣人听闻佐助的冷笑后,他便知道佐助后面说的那些话是针对他的,『佐助,你这家伙简直让我火大得很!怎麽消失啊?你说啊!是不是说我可以宰了你这家伙吧!』

『哼!白痴,你把话说反了吧!』佐助又是挑衅的对鸣人冷笑,这时鸣人立刻伸手抓起他的衣襟。

『混蛋……』鸣人瞪著那淡淡皱眉的佐助,小樱的拳便随后便落在他头顶上。

安安静静地整完秩序之后,小樱露出微笑,说道:『卡卡西老师,请接著说吧!』

『唉唉……』好累啊!

拿出城镇的地图,卡卡西指点了几处明显的地方开始说明。
 90楼  选择一处可以藏身的地标或是明显的地方,利用敌方不会想去寻找的明显之处做为藏身地点,接著用运高级的忍术扰乱敌方或是将自己的气息隐藏,只要达到目的之后,便在藏身处切入四十五度角的方向朝前方一百五十步的距离留下讯息,这就是他们辨认夥伴留下讯号的方式。

看样子,他们两个选择扰乱敌方的方向及目的,他们所使展的忍术像是一面镜子,照得到实体,但却是种幻术,镜子里的影像永远都不会是实体,是个不真实的影像,是一种结界屏障的忍术,而且结界范围很大,是运用幻术及忍术的高阶术。

所以凭帕克的嗅觉来论,它还是能够找到鸣人和佐助,只是一开始他们的方向就错了,他们被自己人的忍术给扰乱了原有的方向。

蹲下身,卡卡西伸手在脚下的沙地上掬起一把细沙,他集中体内的查克拉,接著手上的沙像是被风吹拂开了,彷佛有拥有了自我意识一般,渐渐的那把细沙便往茂密的森林里随风吹拂而入。

「是那里吗?」小樱站在卡卡西身后,视线慢慢随著那白色的沙移入森林里。

「错不了,小樱,我们走吧!」疲惫的捏了捏僵硬的肩部,卡卡西觉得疲劳感似乎又增加了。

鸣人那家伙从以前就会找麻烦,他以那种状况和佐助待在一起不晓得发生什麽事了?

卡卡西确定了,刚才怀疑的感觉渐渐地被他的肯定取代,其实岩洞里还有另一种气味,那是一种带著淡淡血腥的……煽情气味。

望著那座茂密绵延的森林,卡卡西和小樱只能投掷希望在那座森林里头,那是最后一个线索了,鸣人和佐助的所在之处,这次可错不了了。






危险的气味 (佐鸣) 13
建档时间: 1/31 2009     更新时间: 01/31 2009



这座森林里有一条溪流,溪水清澈连底下的石块都能看见,步入溪水走到中央,水深及达腰处,水流并不是很强劲,但却能立刻带走身上的污秽物。

将肩上的背包放下,佐助褪去鞋与上衣缓缓步入溪水里,他伸手拨起及腰的清澈溪水冲刷身上的沙尘与脏污,接著执起手里的药瓶将里面的药蘸在手指上,探手便往自己的背后抹去。

阳光折射的水光留在他身上,彷若闪耀般的点点星光点缀在他夜黑似的发上,佐助本就白皙的肤色却像是女人才配拥有的,但那身体微微隆起却又陷下的线条均匀地分配四肢及躯干,毫无保留地展现了刚毅而强健男性体魄。

涂抹伤药的伤处有一种清凉刺辣的感觉,不是很疼,另外还有一种瘀伤时的疼痛感,他的背部受了一点创伤,那是被猛烈的海潮冲上岸时,为了护住怀里的鸣人,他以背部去抵挡即将要撞上的暗礁。

话说回来,那家伙似乎安静许多。

佐助回头望了距离自己身后不远处的影子,鸣人就坐在溪岸边,他低著头,肩膀微微颤抖,身体随著呼吸而起伏,但是却非常不稳定,很难过的样子,他还是把药瓶紧握在手里,没有多馀的力气分心使用里面的药来涂抹自己的伤。

「唔……」眼睛热热辣辣的,这一定是发高烧了,可恶!

感觉好疲惫、好想睡,但是这种时候绝不能睡著,否则他又会麻烦佐助来照顾他,他不想再这样子欠那家伙人情,他并不想在佐助表明是讨厌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